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 第541章 万劫(二更)

第541章 万劫(二更)

    “呸”向葵狠狠吐出一口血水,血水里混着一颗牙齿。

    向葵恶狠狠的说道:“没有人指使我,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薄玉姜走失跟我没关系,我和她是同事,无意间得知她有可能是薄家丢失的女儿,我不甘心,凭什么一个地方出来的,她拍拍屁股去当千金大小姐了,我还要继续在泥潭里打滚,于是我就冒充她回了薄家,至于她的死,更是跟我没关系,是她得罪了人,至于我那前两任丈夫,就更可笑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要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

    总之、绝不可能承认。

    她扭头瞪着薄玉浔,目光深处燃烧着一团热烈的火焰,似能吞噬一切:“薄玉浔,我那么爱你,你却始终对我视而不见,好啊,既然得不到,那我就毁掉,我要毁了你、毁了薄家,毁了所有的一切。”

    向葵像个疯子一样的大喊大叫。

    大家惊呆了,这这这……

    感情是得不到要毁掉的剧本,这样看柳相月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

    薄玉浔更惨,被毒蝎缠上。

    “还有你。”向葵死死的盯着明镜:“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很讨厌你,原来你竟然是她的女儿,她竟然跟冉博文生了你?哈哈哈滑天下之大稽,是她杀了冉博文,她手上沾了多少人命,她死有余辜。”

    没有人看到,曲飞台瞬间惊痛的眼神。

    明镜摇了摇头:“她付出了应有的代价,那么你呢?你背后操控一切的罪魁祸首呢?不要给自己的歹毒找借口,你和她、今天都逃不掉。”

    向葵忽然收起了疯癫,冷笑道:“是我逃不掉,还是你们逃不掉呢?”

    程夫人身体忽然晃了晃,程君泽赶忙担忧的问道:“妈妈,您怎么了?”

    纪柔恩捂着胸口,忽然喘不上来气。

    云墨警觉的嗅了嗅鼻子:“不好,空气有毒。”

    瞬间,整个厅堂的人倒下去一大半,只有身体素质比较好的曲飞台和曲兰亭李岭几人还在坚持。

    谢云惨叫道:“早知道我就不来了,谁知道参加个寿宴还能把命搭进去。”

    向葵哈哈大笑道:“你们今天都要给薄家陪葬。”

    薄玉浔猛然上前掐住向葵的脖子,“你到底动了什么手脚?”

    向葵痴痴的看着他,“你杀了我吧,我死了,她们就全都没救了。”

    明镜第一时间喂薄老夫人服下一颗解毒丸,并扶她在椅子上坐下。

    薄莲叶目光复杂的看着明镜,她想不同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分明是小叔的女儿,怎么又会变成小姑的女儿呢?

    任凭她再聪明,这会儿脑子也有些浆糊了。

    不行、她得好好捋捋。

    “你简直无法无天。”薄玉浔猛然松开手,将她甩到地上,杀了她也怕脏了手。

    牵动到右臂的伤口,向葵疼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云墨扶着曲兰亭:“先生,您没事吧?”

    曲兰亭摇了摇头:“先带悠然离开这里。”

    云墨抱着曲悠然走出去,忽然又一步步的退了回来。

    门帘浮动,风雪飞扬,男人踩着满地积雪,缓缓走来。

    黑夜与他融为一体,身后的黑暗、犹如猛兽的巨口,潜藏着未知的恐惧。

    他从黑暗中走来,不疾不须,嗒嗒嗒,像死神的钟声。

    云墨抱紧曲悠然,将她的脑袋埋入怀中,瞳孔骤缩。

    “夜鹰。”

    手下掀开门帘,男人踏进了门槛。

    当他走进来的那刻,所有人齐齐打了个哆嗦。

    向葵目光一喜:“夜鹰,你快把那个女人给我杀了。”

    向葵指向明镜。

    危险的阴影笼罩在所有人心头,直觉这个走进来的男人,不是个简单角色。

    所有人的命、也许都将捏在他的手里。

    程夫人愤怒的质问道:“你要翻天吗?知不知道这么做是在助纣为虐。”

    薄玉浔惊了惊。

    叶影。

    他想到叶青杏用来引他的那枚银锁,他竟然是蒋春岚的人。

    薄玉浔下意识看向李岭。

    李岭对他轻轻摇了摇头。

    夜鹰顺着向葵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灯火辉煌下,穿着旗袍的少女温柔美好的像一幅画。

    他的眸光,忽然间变得温柔。

    像漫天的星河陨落。

    “你还愣着干什么,杀了她,这是夫人的命令。”向葵大喊道。

    夜鹰缓缓掏出手枪,慢条斯理的上膛。

    惊呼声连成一片。

    程夫人赶忙将程君泽的脑袋摁在怀中。

    然后枪口,瞄准了少女的身影。

    然而不等向葵嘴角的笑容咧开,枪口转了一个方向,瞄准了向葵的脑袋。

    向葵脸上的笑尴尬的僵硬住了。

    她气急败坏道:“你疯了不成,夫人让你杀的是明镜。”

    男人扣住扳机,向葵的呼吸猛然一窒。

    “我最讨厌别人命令我。”

    “你……你竟敢背叛夫人,你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砰”一声枪响,整个大厅有瞬间的死寂。

    “啊……。”向葵惨叫一声,摔在地上,右腿膝盖中弹,血肆横流。

    “聒噪。”

    所有人除了恐惧就是震惊,这是什么神奇的走向?

    明镜旁若无人的走到程夫人身边,搀扶着她坐下,让她服下一颗药丸。

    程夫人二话不说吞了下去,立刻感觉好了些。

    她拍了拍明镜的手:“多谢。”

    明镜目光环视一圈,淡淡道:“不过是欢颜花之毒,只能造成暂时的无力,并无性命之忧。”

    众人听了她的话,均是松了口气。

    明镜目光落在角落里那棵掉了颜色的花树上。

    向葵不可置信的瞪着她:“你怎么知道?”

    明镜对候在门口的怀青说道:“取些犀角香来,可解欢颜花之毒。”

    “是。”门外传来一道声音,很快脚步声远去。

    “你又坏我的好事。”向葵咬牙切齿的说道,脸色因至极的痛苦而扭曲,血液的快速流失令她的肌肤异常苍白。

    “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向葵愤恨的瞪着夜鹰:“你竟然跟她是一伙的,亏得夫人那么信任你。”

    夜鹰凉凉的目光越过向葵落在女子身上,“因为她、杀了阿雨。”

    枪口缓缓抬起,这次瞄准的,是蒋春岚。

    尘封的往事被揭开,残酷的真相跃然而上。

    原来那个隐藏在向葵背后的那只手,是她!

    程夫人犀利的目光望向蒋春岚:“原来是你。”

    女子安静的坐着,从始至终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依旧那么的云淡风轻、优雅美丽。

    “你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吧?难为你了,装了这么久。”

    夜鹰摇了摇头:“你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就是杀了她。”

    蒋春岚勾了勾唇,“当年的小雏鹰,翅膀硬了,你是不是忘了是谁救了你,竟敢把枪口对准我。”

    茶杯砸向夜鹰的脑袋,夜鹰并未躲开,砸中他的额角,落在地上,四分五裂,茶汤溅了一脚。

    “我欠你的,早已还清,你欠她的,还不清。”

    蒋春岚冷笑一声,看向明镜:“要为你母亲报仇吗?那你就亲手杀了我。”

    明镜摇了摇头:“我不会脏了自己的手。”

    蒋春岚脸上的面具终于开始一寸一寸的皲裂:“好、好得很。”

    她忽然从腰间掏出手枪,枪口直冲明镜,“砰”的一声,子弹射出。

    她的动作太快了,几乎眨眼之间,死亡的阴影密不透风笼罩而来。

    蒋春岚脸上露出一抹阴恻恻的微笑,犹如开在黄泉河畔的曼陀罗花,危险而迷人。

    世人只知蒋夫人的知性优雅,是尊贵体面的贵妇人,十指不沾阳春水。

    却没有人知、她自小在J队长大,是天生的神枪手,枪无虚发,一旦出膛,必沾亡魂。

    她愿赌上性命,换明镜一死。

    这也许是此生唯一的机会了。

    所有的恩怨、就此了结。

    明镜瞳孔倒映着飞速而来的子弹,在绝对的速度面前,任何的动作都将失去意义。

    “明镜……。”这是薄玉浔的声音,撕心裂肺。

    夜鹰瞳孔骤缩,飞扑而去,却终究差了一步。

    薄莲叶呼吸骤然一窒,双手下意识握紧拳头。

    然而下一刻,她不可置信的摇头。

    不……

    一声闷响,子弹没入肌肉,刺破血管、撕碎神经。

    整个世界忽然安静了。

    滚烫的血溅在她的脸上,浓烈的血腥气充盈鼻尖。

    明镜皱眉看着面前的少年。

    “为什么?”

    少年笑了,那笑容却如此的苍白,以及如释重负。

    “太好了,你没事。”

    一张口,便是大口的血喷涌而出。

    曲兰亭想起了枯叶大师的批语,心死身灭、万劫不复。

    视线里,是少年混身染血的模样。

    “小飞。”曲兰亭目眦欲裂,他扭头冲云墨喊:“快打110。”

    一个箭步冲过去,直接抓住蒋春岚的手臂:“你竟敢伤害小飞。”

    夜鹰在发现明镜没事的时候,已经第一时间控制了蒋春岚。

    蒋春岚笑了笑,“她还是没死,也许这就是命。”

    少年身体晃了晃,直直的倒在明镜肩头。

    “对不起。”

    他看向门外,大雪纷飞,夜色如垠。

    他想起了那一天。

    他的罪、万死难赎。

    “别说话。”明镜双手捂住他的伤口,然而那鲜血却源源不断的流出来。

    “曲哥哥……。”白微宁哭着冲过来,“你为什么那么傻,你为什么要替她挡枪。”

    曲悠然抹了抹眼泪,“小叔……。”

    薄玉浔径直冲过来,蹲下身检查了一下,“不好,伤在了心脏,必须立刻手术,千万不能让他晕过去,怀青,让急救车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明镜震惊:“为什么会伤在心脏?”

    蒋春岚本是直取明镜心脏而去,未留任何后手,一击必中。

    但是曲飞台替她挡了子弹,他背对蒋春岚,子弹应该射中的是他的右胸,人的心脏都是长在左边的。

    除非……

    薄玉浔目光沉痛:“他的心脏和常人不同,长在了右边。”

    这样的巧合,几乎要了他的命。

    “他很快会因大脑供血不足而晕厥,五分钟之内会脑死亡,现在必须让他保持清醒的意识,千万不能晕过去。”

    薄玉浔是心外科方面的专家,在国外也做过这种心脏中弹的手术,成功率非常低,这已经不是主刀医生技术的问题了,靠的是伤者的运气以及意志力。

    薄玉浔想到其中一个案例,“还有个法子,很疯狂,但太冒险。”

    明镜抓住薄玉浔的手,目光充血:“一定要救他。”

    “他是我们薄家的恩人,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

    曲飞台倒在明镜怀里,笑着伸出沾满血的手,想摸一摸明镜的脸。

    明镜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任凭鲜血沾在她的肌肤上。

    “有句话……我…不说……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说的很吃力,越来越多的血从他的嘴角流出来。

    喜欢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请()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


同类推荐: 轮回乐园原神:旅行青蛙开局带回冰冻果实直播鉴宝:宝友你很不对劲啊木叶:科学改造忍界次元法典中二病的我要拯救世界斗罗之圣银箭弩道主有点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