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 第542章 救他(一更)

第542章 救他(一更)

    她离得那样近,脸上的每一根毛孔都清晰可见。

    然而这短短的一寸距离、与他来说,却是咫尺天涯。

    那句话,也许永远无法说出口了。

    他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疼痛,只是冷、很冷很冷……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灵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撕扯,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的流失。

    他要死了吗?

    很奇怪,他一点也不难过,甚至如释重负。

    他六岁那年就该死了,是大哥让枯叶大师为他逆天改命,才挣来这些岁月。

    原来他一直在等这一天。

    欠的债、终究要还。

    他忽然想,如果他死了,她会不会伤心?

    忘了他吧,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可是心底又生出不甘、怎么可以忘了他?他那么努力才走到她的身边……

    世人倾慕她的美貌、艳羡她的智慧、折服她的才情,敬仰她的慈悲,却没有人看到,那日复一日背后的孤独。

    她以佛为名,为自己画地为牢,将自己永远的困在了荒城。

    这人生漫漫长途,也请你自私一回,管它什么清规戒律、四大皆空,请你开心的笑,悲伤时尽情的哭,不必压抑、不必强求,随心所欲、自由自在。

    我想与你去黄山看云海日出,去漠河看极光,去南溪岛看海豚共舞……

    你看这红尘万丈、万里河山、何必困囿一方围城,给自己施加沉重的枷锁。

    生而为人、你没有辜负天下人、却唯独辜负了自己。

    那么多的话,却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周围很乱很噪杂,有人尖叫、有人癫狂、有人崩溃,他听到她在耳边喊:“曲飞台,你不能死,你给我醒过来。”

    巴掌扇在他的脸上,是麻木的。

    “我命令你,不准死,你如果死了我让你永远也投不了胎,永永远远在地府里游荡,做一个孤魂野鬼。”

    有没有人告诉她、她说狠话的时候一点威胁力也没有。

    “你这个傻子,你为什么要替我挡枪?你知不知道,她那一枪要不了我的命,却能要了你的命,你为什么这么傻?”

    因为我喜欢你啊。

    因为我要赎罪。

    因为……

    有什么滚烫的东西落在他的眉心,那一瞬间,仿佛一团烈火席卷而来,燃烧着他即将破碎的灵魂,眼前金光盛放,穿越虚空,阴风阵阵刺骨,猩红的河水之中,无数狰狞的恶鬼游荡期间,画面恐怖如斯。

    桥头有一个老婆婆,在搅拌大锅中的汤水,仔细一看,竟是用人的头骨做汤勺。

    老婆婆佝偻着背,整个人透出一种腐朽般的苍老,她舀了一碗汤递给他,头也不抬的说道:“人间爱恨痴,死后万事空,饮了孟婆汤,来生自由人。”

    那碗汤冒着热气,鲜美异常,却有白骨在汤水间若隐若现。

    “孟婆汤?我死了吗?”

    老婆婆终于抬起了头,看到他的一瞬间,“咦”了一声。

    “分明是早夭之相,看来有法师为你逆天改命了,只是欠的、终归是要还的,喝了这碗汤,去投胎吧。”

    他正要接过汤,只见他的眉间忽然显现出一抹金光,金光太强,老婆婆猛然后退了一步,抬袖遮挡。

    “这……这怎么可能?”

    老婆婆的眼神中透出惊骇,碗掉了,汤水倾洒,转瞬变为皑皑白骨。

    “你……你竟然是……。”

    一阵强烈的金光之中,少年的身影渐渐变的虚幻,直至彻底消失。

    老婆婆摊开手,一颗透明的水珠悬浮在掌心之中。

    “佛女之泪,慈悲之心,可药白骨、可憾山海……。”

    “昙花一现、终归只是孽缘。”

    挥手将水珠洒落大锅之中,瞬间汤水滋滋滚动起来,很快归于无常。

    “听说了吗小冥王要大婚了,届时大婚,整个九幽同庆,又有多少孤魂野鬼趁机作乱,到时候苦的可是咱们。”

    “听说小冥王长的凶神恶煞、残暴无比,真替那女鬼捏把汗。”

    “什么呀,我明明听说的是小冥王俊美无匹,风流潇洒,乃九幽第一美男……。”

    迎面巡逻的牛头马面越讨论越激烈,孟婆敲敲锅沿:“我问你们,小冥王大婚,我为什么没有接到请帖?”

    牛头呸道:“你一个刷锅的老妖婆,满身晦气,小冥王大婚可是喜事,你去不是添晦气。”

    马面附合:“没错没错,一个万年单身鬼,你还是继续熬你的汤吧。”

    “等等,我这孟婆汤加了佛女泪,鬼神喝了可忆前尘,你们就不想知道你们以前是干什么的?犯了什么事儿才来九幽受役?”

    牛头马面果然心痒痒的,争相作揖:“婆婆,我俩嘴欠,您别往心里去啊,给我们盛一碗吧。”

    “我问你们,跟小冥王大婚的女子是什么来历?”

    两人面面相觑,这可是冥王府的秘密,不过为了这碗孟婆汤,他们也顾不得了。

    牛头说:“听说是一个游荡的女鬼,脾气可火爆了,偶然救了小冥王,小冥王就对她死心塌地,铁了心要娶她。”

    马面打断他:“什么呀,明明是艳鬼勾魂,小冥王中了她的招,有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小冥王也不例外……。”

    孟婆头疼不已,“算了算了,问也白问。”

    一人盛了一碗汤打发走。

    孟婆慢慢搅拌着锅中的汤,想到那日佛女来寻人,天下间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她准备大婚那天去瞧瞧,若能卖佛女一个人情,离她的目标就更进一步了。

    ——

    曲飞台被担架抬走。

    薄玉浔和曲兰亭急急跟了上去。

    明镜双手裙子上沾满了血,她缓缓起身,回头看了眼蒋春岚。

    蒋春岚笑:“这一辈子,你都将活在愧疚之中,我没有输,是你输了。”

    “我一直以为是江蘅的死刺激了你,令你癫狂,后来我才发现,我错了,你天生就是一个疯子,和一个疯子论长短,是傻子。”

    明镜淡淡的立在那里,即使满身沾血依旧不损从容气度。

    “他不会死的。”她斩钉截铁的说道。

    “即使拼劲毕生修为,我也会换他安然无恙,倒是你,等待着你的,将会是无尽的绝望,那些被你戕害之人,将会永远的折磨着你,毕生不得安宁,属于你的报应,才刚刚开始。”

    明镜再不看她一眼,对夜鹰说道:“把她带走吧。”

    夜鹰深深的看着她,押着蒋春岚头也不回的离开。

    李岭走上前去,控制了向葵。

    明镜面向惊魂未定的众人:“今日之祸,皆由我起,明镜在这里给诸位赔个不是,日后定亲自登门赔罪。”

    她转身走到薄老夫人面前,蹲下身柔声道:“外婆,今日毁了您的寿宴,是我不好。”

    “傻孩子,你外婆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吗?跟你无关、无需自责,我知道你心不在这里,这烂摊子我来收拾,你快去吧。”

    明镜微笑道:“好,外婆,我很快回来陪您。”

    “以后日子长着呢,快去吧。”

    明镜看向怀青:“请一定要照顾好老夫人。”

    怀青点头:“您放心吧。”

    明镜抛下满堂宾客,头也不回的离开。

    薄莲叶抿抿唇,眯眼盯着她的背影。

    内心一阵翻江倒海。

    老夫人双手拄着拐,气势威严:“今日情形大家也看到了,是非曲直相信大家心中自有一杆秤,我老婆子的寿宴被毁,我一点也不难过,因为我找回了我的女儿,我的外孙女,她们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今天这个寿宴,我很满意。”

    “大家的祝福我收到了,大家想继续吃席的,留下来,德昌楼大厨的手艺绝对让大家不虚此行,不想留下的,我立即安排司机护送离开。”

    顿了顿,老夫人中气十足的说道:“怀青,开席。”

    怀青应是,走出去吩咐。

    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老夫人还能镇定的继续开宴,这心性实非常人啊。

    两个帮佣走进来,手脚麻利的清理地上的血迹。

    大家看着地上的血,刚才那惊魂一幕历历在目。

    这时候谁还能吃进去,绝对是勇士。

    老夫人喝了口茶:“至于曲家那小子,他是我薄家的大恩人,这个恩情薄家永世难忘,我老婆子愿毕生素斋,换他平安无虞。”

    程夫人说道:“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

    只是她没想到,曲家那小子竟会对这女孩如此痴心,心中升起几分唏嘘。

    程夫人没走,大家谁也不敢先走,遂老老实实的移步回春堂。

    白子瑜冷眼看着秦秋曦:“还嫌丢的人不够?”

    秦秋曦脸色铁青:“那可是我姐,她们怎么敢……?”

    “你也看到了,她当着所有人面开枪杀人,曲家的三少爷生死未卜,你觉得她还能善了吗?”

    “子瑜,我们夫妻一场,我从没求过你什么,我求你救救我姐好吗?”

    白子瑜冷冷的甩开她的手:“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我劝你老实点,别再想着搞事,不然连我也保不了你。”

    话落转身离去。

    秦秋曦一屁股跌坐在椅子里,狠狠咬牙,抓着包逃离了薄家。

    ——

    明镜出门时,白微宁追了上来:“你给我站住。”

    明镜脚步未停。

    “我让你站住。”白微宁上去抓明镜的手臂,被明镜无情的拂开。

    夜色中,雪花簌簌而落,少女眉目清寒,“滚开,别挡我的路。”

    白微宁被那股大力拂落在雪地里,摔了个狗啃屎。

    明镜素来是温柔的,连说话都不曾大声过,何时见她如此疾言厉色的模样,白微宁一时呆住了。

    明镜头也不回的离开,只留给她一个孤冷的背影。

    白微宁咬牙切齿的咆哮道:“你以为你成了薄家人我就怕你了不成?你别得意,早晚你会有报应的。”

    明镜跳上救护车,救护车在夜雪之中呼啸而去。

    薄玉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现在只是吊着一口气,能不能保住命要看运气。”

    明镜坚定的说道:“一定要保住他的命。”

    到了医院,曲飞台被紧急推往手术室,薄玉浔轻轻拍了拍明镜的肩膀,“我会尽力而为。”

    话落随着护士离开。

    明镜走到曲兰亭面前;“抱歉,曲先生。”

    曲兰亭深深的看她一眼,叹气:“罢了,这都是小飞自己的选择,我又有何立场责怪你。”

    “我不会让小飞有事的。”

    曲兰亭心想,小飞啊小飞,这个女孩真的值得你付出生命牺牲一切去守护吗?

    “明镜姐姐。”曲悠然抽噎着抓住明镜的手。

    明镜蹲下身,将她抱在怀里,“相信姐姐,你小叔会没事的。”

    曲悠然说:“小叔一定很开心,因为子弹打在了他身上,你没有受伤。”

    小小年纪,已经懂了许多道理。

    “所以明镜姐姐,如果我小叔能活过来,你以后能对他好一点吗?小叔真的很可怜,从小没有爸爸妈妈……。”

    “悠然。”曲兰亭沉声喝道。

    明镜笑着点点头,摸了摸曲悠然的脑袋:“好,姐姐答应你,以后会对他好。”

    “那你能嫁给小叔吗?当我的小婶婶?”

    云墨心想,这丫头是趁火打劫啊。

    曲兰亭沉下脸,却没有再苛责,眼角偷偷觑向明镜,显然是在等答案。

    明镜沉默了。

    曲悠然对手指,“没事的明镜姐姐,你不喜欢我小叔,感情要你情我愿才对,强扭的瓜不甜,只要你以后对我小叔好一点就好了,我小叔的命太苦了,他那么喜欢你,你对他好一点,他就会很开心很开心的。”

    明镜的心情五味杂陈,她笑着说道:“我现在不能答应你什么,因为我现在还未成年,但是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小叔的。”

    曲悠然很开心:“没关系,小叔可以等的,只要你不喜欢别人就好了。”

    曲悠然看向手术室门口上的红灯,小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说再多也没用,还是要小叔自己争气,千万要撑住啊,这一关熬过了,以后什么都有了。

    曲兰亭听了明镜的话,松了口气。

    这丫头跟小飞的恋爱脑不一样,她脑子很清醒,小飞的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目前这条路到底能不能续上,还未可知。

    曲兰亭看了眼云墨,两人走到僻静处。

    “我不想再看到蒋家。”曲兰亭负手而立,目光阴沉。

    是他低调了太久,以为他曲兰亭的弟弟可以随意欺辱了吗?

    “是,先生放心,证据确凿,她这回跑不了了。”

    曲兰亭提醒道:“程先生欠蒋家人情,他心软下不了手,程夫人可不会心软,你去提醒程夫人一声,把这个毒瘤彻底解决了吧。”

    云墨匆匆离去。

    曲兰亭转身,望着那象征着未知的红灯,一颗心沉沉下坠。

    小飞、你可一定要撑住,以后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大哥再也不逼你了。

    ——

    精密仪器高度运转,薄玉浔一刻也未敢松懈,精准的找到子弹位置,然而紧接着他就蹙起了眉头。

    “薄主任,子弹正中回旋支血管,一旦取出子弹,左冠状动脉破裂,他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一旦动脉破裂,血液会瞬间飙出,大罗神仙也难救。”

    “不取子弹他也会死。”

    助手说道:“伤者稀有血型,血库供血不足,难以为继。”

    薄玉浔深吸口气:“我也是RH阴性血,我给他输血。”

    “不可,主任您还要手术,这场手术难度极大,您若倒下了,我们谁也顶不了。”

    薄玉浔双眸充血,“我顶得住。”

    这时护士跑进来说道:“有血了,外边一位家属也是RH阴性血,她愿意给伤者输血。”

    薄玉浔闭了闭眼:“明镜。”

    他当机立断:“建立体外循环,若发生突发状况,利用自体血回输。”

    薄玉浔看了一眼隔壁,隔着一层帘子,他看到少女躺在了病床上,抽血的仪器开始运作。

    他说:“别怕,舅舅一定不会让他出事的。”

    如此紧张的气氛下,助手和麻醉师同时震惊的抬头。

    薄玉浔平定了一下心神,他曾主刀过那么多大型手术,比之惊险的有甚,这一次,也一定可以的。

    他看着躺在手术台上,双眸微阖,面色苍白却安详的少年。

    “你一定可以撑住的,相信舅舅。”

    待血压稳定,薄玉浔重新拿起仪器,在精密的高速显微镜下,一点一点的找到子弹。

    严重的高压之下,整个手术室有一种令人窒息般的静默,每个人都屏着一口气。

    薄玉浔镇定的操刀,在子弹离体的瞬间,血液飞飙,溅了薄玉浔一脸,薄玉浔淡定的吩咐助手准备抢救,与此同时,旁边的心电监护仪器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代表生命的线条开始趋于直线。

    受到薄玉浔的影响,其他人各司其职,止血、修补、静脉注射,一切有条不紊。

    隔壁病床上,明镜看着她的血液一点点离开她的身体,经过仪器净化后送去另一边,进入曲飞台的身体,为他的生命提供燃料。

    那仪器尖叫的声音是如此刺耳,她突然感觉到眼前阵阵眩晕,身体轻飘飘的犹如漂浮在云端。

    她看到一座巨大的皇宫,巍峨的耸立在皇城之中。

    有一座最华美的宫殿,日月为盖、金玉为砖,世间的奇珍异宝尽在此处,盛烈的阳光也不及那金光耀眼。

    穿越层层幔帐、镜头缓缓推进,象牙拔步大床边,坐着一个盛装华服的女子,云鬓凤冠、玉裳锦绸,极尽光华荣耀,骄傲美丽的犹如九天之上的凤凰。

    女子缓缓抬头,那是一张极美的脸,眼神却充满着淡淡的哀伤。

    明镜猛然睁开双眼,那一瞬间的窒息感令她的心脏不停的跳动,余悸犹在。

    “你醒了。”耳边落下一道担忧的声音。

    明镜愣了愣,发现自己在一间单人病房之中,她立刻坐起来:“小飞怎么样了?”

    话落就要下床。

    郑青连忙拦住她,“你躺好,为了救他你真是连命都不要了,本身身体就营养不良,还一次差点把你全身的血抽尽,你是不是想变干尸啊?”

    明镜重复了一遍:“小飞怎么样了?”

    郑青叹了口气,脸色哀愁。

    明镜呼吸一窒,她猛然抬手捂着心口,面色隐隐苍白。

    “不可能的……。”

    郑青怀疑的打量着她,“我死了你都不定有这么大的反应?你不对劲啊,看来这小子用自己的命,叩开了你的心门。”

    “我不知道。”明镜面色苍白的喃喃:“只是觉得很难受、有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明镜感觉心口微烫,她取出挂坠,那玉石滚烫。

    “还有泪魄,我能救他。”明镜掀被子下床。

    “你省省吧,有这个功夫人家早喝完孟婆汤投胎去了。”

    喜欢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请()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


同类推荐: 轮回乐园原神:旅行青蛙开局带回冰冻果实直播鉴宝:宝友你很不对劲啊木叶:科学改造忍界次元法典中二病的我要拯救世界斗罗之圣银箭弩道主有点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