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 第543章 家人(二更)

第543章 家人(二更)

    明镜顿了顿,轻声喃喃:“他死了吗?”

    郑青见她这样,心里也不好受,“托你的福,吊着一口气,但跟死人也差不多了。”

    “带我去见他。”

    隔着ICU的玻璃门,明镜看到躺在床上的男人身上插满了管子,仪器不停的发出尖利刺耳的声音。

    曾经那么生龙活虎血气方刚的少年,此刻一动不动,与死神一步之遥。

    “你舅舅已经尽力了,但他伤的太重,能吊着一口气已经是奇迹了。”

    郑青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明镜,你怎么起来了?”薄玉浔听到护士说明镜醒了,第一时间赶过来。

    明镜一眨不眨的望着病房内,“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活他?”

    薄玉浔叹气:“回旋支破裂,冠状动脉大出血,他没有当场死亡我已经觉得是神佛庇佑了,接下来,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他并没有给明镜希望,那一点把握连他自己都不确定,他需要和曲兰亭仔细商量一下。

    曲飞台本身身体素质强大心脏系统健全,以及强大的求生意志,这些因素作用下,加上薄玉浔临危不乱的强大技术手段,才算是为曲飞台拼回来一线生机,但也只是暂时。

    接下来的修补术和搭桥手段相当于走钢丝,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但他不想看到明镜伤心,还是想要搏一把。

    总比躺着等死强。

    “有多少把握?”明镜问道。

    薄玉浔愣了愣,“你……。”

    “我没事,你跟我说吧,手术方案。”

    薄玉浔点点头:“你跟我来办公室。”

    此时是凌晨四点钟,医院静的针落可闻。

    薄玉浔倒了杯开水放在明镜面前,从抽屉里拿出一袋压缩饼干,“你先吃点垫垫肚子,抽了那么多血,人没救到你自己倒先倒了。”

    明镜也没推辞,她现在确实需要食物补充体力。

    薄玉浔讲的很细致,“……因心脏的自身循环系统,必须在三天内进行冠状动脉下缝合手术,回旋支修补搭桥手术,这两项手术风险极高。”

    “成功率有多少?”

    “25%。”

    明镜抿抿唇,“我去和曲先生商量。”

    “我同意薄医生的手术方案。”曲兰亭从门外走进来。

    明镜站了起来,“曲先生。”

    曲兰亭摆摆手:“坐吧,我们都是为了小飞,他既然能撑过这一关,也必定能撑过下一关,我相信他,也相信薄医生。”

    曲兰亭短短时间,整个人仿佛老了五岁,两鬓隐约霜白,眼神也疲惫了许多。

    薄玉浔说道:“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曲兰亭离开后,薄玉浔心疼的看着明镜:“医院里有我,你先回家吧,你外婆在等你,这两天在家好好休养,等身体养好了,小飞还需要你的血救命呢。”

    可以从别的血库征调血,他这样说,只是希望明镜珍惜自己的身体。

    明镜走过去,轻轻拥抱着薄玉浔。

    薄玉浔愣住了,眼神里涌动着狂喜,轻轻环抱着她。

    “不要担心,一切阴霾都会过去的。”

    明镜靠在他怀里,轻轻闭上眼睛。

    “哥哥。”

    薄玉浔怀疑自己幻听了,“你喊我什么?”

    “哥哥。”她重复的喊道。

    薄玉浔哑然失笑:“你越辈了。”

    “我不管,我喜欢喊你哥哥。”

    语气带了一点小任性,天知道薄玉浔有多么喜欢她的任性。

    薄玉浔语气宠溺。“好好,你喜欢喊什么就喊什么,喊爸爸都行。”

    明镜弯起唇角。

    “有家人的感觉,真好。”

    “快回家吧,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吃一顿饱饭睡一个好觉,等你醒来,会有好消息的。”

    明镜不再压抑自己的欲望和感情,她更喜欢现在这样的感觉。

    “你也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小飞的手术,全靠你了。”

    薄玉浔心里很熨帖:“好。”

    明镜离开医院的时候,雪已经停了。

    郑青开车送明镜回薄家,明镜贴着车窗,一直望着窗外出神。

    郑青几次欲张口,都把话吞了回去。

    回到薄家,正堂亮着灯火,隐约传出女子撕心裂肺的求饶声。

    “母亲,我也是受到了蒋春岚那个女人的威胁才骗您的,这绝对不是我的本意,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向葵的腿经过简单的包扎,在她激烈的动作间纱布上沁出了不少血。

    她匍匐在地上,朝主位上的薄老夫人爬去,伸手抓住了老夫人的裤脚。

    “母亲,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您看在这十几年我尽心尽力伺候您的份上,饶了我吧。”

    “不要叫我母亲。”老夫人用拐杖敲打她抓着裤脚的手,向葵吃痛,蓦然松了手。

    “薄家并未亏待过你,你从薄家得到的远比你付出的要多得多,你欺骗我我并不怪你,是我识人不清,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伙同她人毁我薄家,薄家到底哪里对不起你?”

    向葵痛哭失声。

    “是你的贪婪毁了你,你和那个姓蒋的女人是一丘之貉,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走吧。”

    向葵目光倏尔愤恨:“我给你当了十三年的女儿,日日小心伺候,到你嘴里只换来一句识人不清?你这个死老太婆,你分明早就知道我是个假的,你从未拆穿我,还不是利用我抚慰你的思女之情,说到底你对你那个女儿又有多少感情?”

    怀青上去给了向葵狠狠两巴掌:“胡说八道,老夫人的心思也是你能随意猜测的?薄家给了你尊容,你不思感恩,反而携怨报复,世上怎会有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

    向葵脸已经肿的不成样子,怀青再不看她一眼,对门外吩咐道:“把人给李警官送去,告诉李警官,她身上的每一桩命案,薄家会配合他彻查到底。”

    怀青抬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明镜。

    怀青吃了一惊:“明镜小姐。”

    薄老夫人顿了顿,“是明镜回来了吗?”

    两个黑衣人走进来,把向葵托了下去。

    明镜迈步走了进来。

    从向葵的角度,少女头顶是灯火,逆着光,高贵而神圣。

    她心底忽然生出强烈的不甘,路过明镜时,伸手抓住了她的脚腕。

    “你去死吧。”

    明镜垂眸看了她一眼,眼神淡淡的,仿若在看蝼蚁。

    她蹲下身,附在向葵耳边,轻声开口。

    怀青就看到向葵忽然一口血喷出来,双眼不甘又惊恐的瞪着明镜,直挺挺的,被人拖了出去。

    明镜缓缓起身,走过来搀扶起老夫人:“外婆,您累了一天了,怎么不早点休息,这种小事以后就交给我处理吧。”

    薄老夫人拍拍她的手:“好,以后都交给你,外婆颐养天年。”

    明镜送老夫人回房,哄她入睡后,关上房门离开。

    怀青等在门口:“小姐,您的房间在这边,跟我来。”

    向葵住过的那间必定不可能再给明镜住,这是后来又收拾出来的一间厢房,和薄玉浔的房间挨着。

    虽然没有向葵原来住的那间面积大,但采光更好,推开窗,就是后街的一片竹林,若是夏季,必定清凉幽静。

    房间装修的典雅幽致,古色古香,很有书香韵味。

    “时间紧急,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归置,小姐有什么需要告诉我,再慢慢添置,以后这里就是您的家了,只是这种老房子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没有独卫,卫生间在走廊尽头,洗澡和晚上起夜可能不太方便。”

    卫生间是男女分开的,注重隐私性。

    “挺好的,我很喜欢。”明镜走过去拉开衣柜,里边是一些淡色系的大衣和裙子,已经搭配好了,都是温婉的淑女风格。

    明镜选了一条裙子去洗澡,怀青把准备好的洗漱用品和毛巾内衣给明镜送过去。

    一楼住着薄老夫人和薄玉简夫妻,二楼住着明镜薄玉浔和薄莲叶,薄玉浔很少在家住,二楼基本上只剩下她和薄莲叶,倒也没什么避讳的。

    门外脚步声渐渐远去,薄莲叶躺在大床上辗转反侧。

    她拧开灯,从书包里翻出鉴定结果,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再次给赏金猎人打电话,确定结果没有错。

    那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

    薄莲叶百思不得其解。

    她想起那晚怀青的原话——果然不愧是骨子里流着老夫人的血,就是这句话让她先入为主的认为明镜是小叔的孩子,但若明镜是小姑的孩子,这句话依然成立。

    她阴差阳错发现了这个秘密,显然小叔却并不知情。

    薄莲叶拧眉沉思,这中间到底是哪一步出错了?

    明镜明明是小叔的女儿,却又为何冒充小姑的女儿呢?

    总之无论她是谁的女儿,结果同样心塞。

    甚至这个结果可能比真相要更容易接受一些。

    毕竟小姑已经死了,而小叔正是当打之年。

    只要她不说,这个秘密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

    薄莲叶拿出火机,把鉴定书引燃,看着它一点一点被火舌吞噬,眼神渐渐变得幽暗。

    宴会结束之时,纪柔恩有很多话想说,可能受的冲击太大了,最后只有一句明天再说吧,早点睡。

    薄玉简也好不到哪里去,夫妻俩第一次如此默契。

    明镜洗完澡出来,怀青在她房间的桌子上放了一碗杂粮粥,青菜鸡蛋馒头水果,碳水蛋白质维生素全面补充,因着了解到明镜是修行人,食斋,一点点荤也未沾。

    只是怀青很苦恼,明镜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又失血过多,一点荤腥也不占,对身体也不好。

    明镜吃了一顿饱饭,上床睡觉。

    怀青关上房间门,隔壁的门打开,薄莲叶眼神疲惫的走了出来。

    “明镜回来了吗?”

    怀青点头。

    “曲少爷怎么样了?”

    怀青摇头:“我也不太清楚。”

    薄莲叶蹙眉,“有小叔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不行,我还是去趟医院吧。”

    怀青勾了勾唇:“对了,有个人,不知叶子小姐认不认得。”

    薄莲叶愣了愣,“什么?”

    怀青转身:“叶子小姐跟我来吧。”

    薄莲叶披好大衣,跟在怀青身后离开,来到一间狭窄的耳房里,这里平时堆放着一些杂物,刚下过雪,阴冷又潮湿。”

    房间的地上,躺着一个女人,穿着薄家的帮佣制服,蜷缩成一团。

    薄莲叶犹疑着走过去,当看清女人的脸,吃惊道:“怎么是表姨?”

    “昨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想必叶子小姐都看在眼里,很难不怀疑薄家有对方混进来的奸细,在排查之后,发现了这位没有登记在册的人,我怀疑她与向葵蒋春岚勾结欲对薄家对老夫人行不轨之事,准备把她移交给警方。”

    蒋春岚彻底倒了,现在只要跟她沾上,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薄莲叶想到母亲背对她打的那些电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心底暗骂母亲糊涂。

    如果真把表姨交给警方,她为自保肯定会把母亲牵扯进来,母亲本就不招奶奶喜欢,若彻底惹了奶奶厌弃,以后薄家哪里还有她的立足之处,同样的,她也不会有任何好处。

    总之,这件事情绝对不能闹大。

    “这是一个误会,表姨怎么可能是蒋春岚的人呢,是我忘了跟您说,表姨她自从离开医院后,找不到工作,又为家人所不容,母亲心疼她,便安排她来薄家做工,怎么也能有一口饭吃,只是事出紧急,没来得及给怀青姐姐打招呼,让你误会了。”

    “大夫人的表妹怎能在薄家做工呢,传出去对大夫人的名声多不好啊,还当她苛待娘家人呢。”

    薄莲叶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了,“表姨她、挺能吃苦的。”

    怀青弯起唇角:“听叶子小姐这样说,那确实是一个误会,既然如此,大夫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叶小姐若实在无处可去,就留在薄家做工吧,薄家总不至于饿着她。”

    薄莲叶勉强说道:“那就谢谢怀青姐姐了,这个恩情我记下了。”

    “我还有事要处理,叶子小姐带这位叶小姐去休息吧,冻了一夜,千万别冻坏了。”

    话落转身离开。

    薄莲叶握了握拳头。

    怀青可以直接交给警方,她却并没有,而是把人交给她。

    她也知道人一旦交给警方,第三方介入,将会对母亲不利,现在这个档口,薄家内斗绝不是明智之举。

    她是在提醒自己。

    薄莲叶看着躺在地上昏迷过去的女人,深吸口气,把人架起来带到了自己房间。

    纪柔恩起床之后,就被女儿叫到了房间,她昨晚没睡好,一晚上脑子都是懵的。

    “你说那丫头她怎么就会是你小姑的女儿呢?不是你说你小姑她怎么就是个假的呢?我以前怎么都没看出来?怪不得你小叔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合着就只有咱们什么都不知道傻乎乎的往上贴,我跟你说这母子俩蔫儿坏着呢,把咱们当外人防着,果然不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一点都不在乎。”纪柔恩嘀嘀咕咕的说道。

    薄莲叶指了指床上:“还是先想想怎么善后吧。”

    纪柔恩走过去一看,忽然一拍大腿:“我怎么把杏儿给忘了呢,昨晚她……。”

    纪柔恩拍醒叶青杏:“杏儿你醒醒,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叶青杏迷迷糊糊转醒,看到纪柔恩立刻委屈的哭了起来:“表姐,我……我差点就见不到您了。”

    纪柔恩心疼的摸摸她的头发:“别哭,表姐给你做主。”

    薄莲叶压下心口的烦躁,“行了,为了圆你们这个谎,未来就辛苦表姨在薄家做一段时间的帮佣了。”

    叶青杏的声音陡然尖利了几分:“你说什么?我做你们家的帮佣?”

    喜欢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请()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


同类推荐: 轮回乐园原神:旅行青蛙开局带回冰冻果实直播鉴宝:宝友你很不对劲啊木叶:科学改造忍界次元法典中二病的我要拯救世界斗罗之圣银箭弩道主有点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