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逆风飞翔 第一章 风起时

第一章 风起时

    我们不能改变手中的牌,但可以决定如何出牌。

    ——兰迪·鲍什

    五月的时节,山风打着旋,温柔而缠绵,拂过山清水秀的村庄,然而下一秒,这片宁静就被一声震天的嘶喊打破了。

    “跑!跑!快跑!!!”

    小胖子抱着李凤英骚臭的双脚,喊的撕心裂肺。

    “顺喜,别回头,你快跑!”

    对,跑,拼命地向前跑,不停地向前跑。

    只要跑的够快,就能逃离这一切。

    两条笔直纤细的腿不停倒换,赤裸着的脚飞快奔跑在泥泞的田埂里,山风从耳边掠过,衣服也被吹得鼓起来,远远望去,少女单薄的身体像一只乘风而飞的风筝。

    李凤英尖利的指甲划破孩子细嫩的皮肤,嗷的一声,男孩下意识的撒开手,李凤英趁机摆脱他的纠缠,拔腿又追。那孩子见状,低头一个猛冲,圆滚滚的脑袋死命撞在妇人的后腰,李凤英闪躲不及,脚一歪,失去平衡,下一秒便四脚朝天的躺在土里。但多年农活的操练留给她的不止矫健的身手,还有一副耐操的身板,翻身一骨碌爬起来,伸手擦一把脑门上冒出的汗,干枯老树枝一样的手狠狠地拽住小胖子的衣领,皱巴巴的脸,凑近看显得愈发狰狞,她操着一口浓重的古怪口音。ii

    “刘川歌,个小王八羔子,坏了老娘的好事!”

    “放开我,你个老妖怪,你这是买卖人口,我要去告…告。”男孩拼命挣扎,连咬带踹,使出浑身的劲儿,却怎么也掰不开对方粗砺的手。

    李凤英的脸上又勾起那种讥讽刻薄的笑,松开手的同时,顺带掐了一把刘川歌圆润的手臂,抚着胸口,又骂了起来。

    “告,告,告谁啊,啊?”

    “告…我…我告老师去!”年幼孩子的心中,老师是他有限世界里的最高权威。

    老妇人含着痰的笑,震的人耳膜直痛。

    “哈哈哈,狗逼崽子,回去喝奶吧,还告老师,出息!”

    李凤飞提着鞋,拍拍沾在身上的泥土,抬头瞧见女孩瘦小的身影渐远,自知再追也是徒劳,往地上啐了一口痰,骂骂咧咧的往回走。ii

    长长土路尽头,一排低矮破陋的土坯房,倒数第三间的院门两边斜斜扭扭的贴着一副半褪色的春联,那春联被风摧残的只剩下极少一部分,上面依稀可见“家和兴”几个字。

    李凤英继续往前走着,一个抬头,见刘癞子一瘸一拐追过来,虽然只是从屋里挪到院门,但也多少说明心意。不由心中一喜,约莫事情能成,笑呵呵的摆摆手,皱成一朵凄苦的野菊花。

    “死丫头,不懂事,说是学校老师有事,急的就跑去了。人你也见了,俊吧,身体也好,跑的那老快,绝对能生个大胖小子”

    “俊是俊,可是…”

    刘癞子靠在门边搓了搓手,沟壑纵横的老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这岁数…是不是太小了点。”ii

    “不小了,都十三了,半大闺女了,再说了,你也年轻呐,四十的男人正当年,多衬的一对。等着定了亲,过了聘,嫁过去也十四了,再稍微养一养,十五岁,正好生孩子。

    听她这样貌似有条理的胡扯,男人仅剩的几分犹豫也被驱逐无踪。

    “说的也是哈,那,这事就这么定了?”

    坐在院里还挂着土的板凳上,刘癞子弯腰曲背,从鞋底板掏出一个灰蓝色的布包,小心翼翼的捏出三张皱巴巴的百元纸币,放在矮桌上,卷曲的手搓磨半天,似乎不舍极了。李凤英一把抢过来,眯着眼,迎着太阳,检验钞票的真伪,红彤彤的人头在白日炫目的光中冲她露出若有似无的莫测表情。

    李凤英这才心满意足的笑了。ii

    “这只是定钱啊,过了中秋,就得置办起来了,你可别忘了那三千块的聘礼啊。”

    “忘不了,忘不了。”刘癞子穿起鞋,脸上的纹路也舒展几分。

    送走了刘癞子,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山区里的傍晚,有种空旷的寂寞。

    黑漆漆的厨房里,顾国宏嘴里叼着自己手卷的土烟,蹲在灶火台前,贪婪的吞吐着烟丝燃尽带来的气味,直到抽完最后一口,他才不舍的将烟掐灭。扭头看了好几眼自家老婆,犹豫再三,才吞吞吐吐的闷声道“这事有点缺德吧。”

    李凤英愣了一下,很快就意识到他所指何事,一股怒气滚上心头,将面盆一扔,胡乱在在围裙上擦了把手,白色面粉印记便留在斑驳的围裙上,她反身坐在板凳上,啐出一口浓痰,声调尖锐,像尖指甲划过黑板一般,令人难以忍受。ii

    “缺德?!我缺德?她那管生不管养的爹妈不缺德,我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拉扯大,我缺德?从小养到大,老娘哪点不尽心了,那点对不起她了?十三岁的大闺女,多能吃啊,我说什么了吗?苦命哟!你装什么大圣人,一起商量好的事,偏偏你就良心发现,倒显得我丧尽天良,一屋子的死人,就知道张嘴要饭,吃吃吃,卵用不顶!还有虎子的腿,那药是能停下来的吗?没有这刘癞子,你倒是给我出去从风里逮来三千块钱来啊。”

    老汉被她骂的腰都不敢直起来,诺诺点头,不敢再言语。瓦黄闪烁的黄灯泡长长垂下来,照得李凤英脸色屎黄,活像吊死鬼,听着院外噼里啪啦渐起的雨声,她嘴角裂开露出一个令人作呕的笑容。

    “下雨也不回来,哼,有本事死在外面,一辈子都别进门。”ii

    雨势渐渐大起来,凄惨的夜色里,黑茫茫一片,一道惊雷砸下来,闪电划亮半片天空,孤零零的山脚下,一座歪斜的土房子艰难的喘息着。

    暗室陡然一亮,照出猫一样纤细的身躯,少女抱膝蜷缩在土炕的角落里,头埋在膝盖里,一动也不动。多年前废弃的屋子勉强挡着风,对这瓢泼大雨却也束手无策,巴掌大的地方,无一处不漏,雨滴顺着衣领钻进去,冷的人四肢僵直,对于这样的状况,顾顺喜也只是缩了缩脖子,妄图保存一点点的暖。

    吱哑门响,一颗圆滚滚的头探进来,见到角落里的少女,男孩面色一喜,继而撅起嘴来。

    “顺喜,我就知道你肯定在这!”

    转身关上那扇破烂到几乎不起任何遮挡效果的木门,刘川歌快步爬上土炕,抖开手里的塑料布,罩在女孩的头上,霎那间,风停雨歇。ii

    对上顾顺喜略带疑惑的眼,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是从我家塑料大棚上扯下来的,老费劲了,可千万别在我妈面前说漏嘴啊。”

    说完,邀功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馒头。

    “小喜,快吃吧,我趁我妈不注意,往里面加了好几片肉呢。”

    顾顺喜接过还带着体温的馒头,仰头静静看着刘川歌,猫样的一双眼,清澈透亮,瞧得人心疼,少女眼眶微红,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豆大的泪珠终于簌簌滑落。

    空气闷的人发慌,心也揪得紧紧的,莫名的情绪填满胸膛,冲的刘川歌鼻子直发酸,学校里,老师没教过他上过这一课,小胖子手足无措,圆脸蛋憋的通红,绞尽脑汁,终于挤出两句干巴巴的安慰来。ii

    “顺喜,别别哭了,吃馒头,吃饱了,就不难过了。”

    馒头硬邦邦的,肉也冷了,还带着凝固的油,其实是没有几分滋味的。

    十三岁的顾顺喜却觉得,这是她这辈子吃过最好的东西。

    望着屋外的狂风骤雨,刘川歌长叹了一口气。

    “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安老师能不能走了?”

    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去把顾顺喜惊在了原地,连咀嚼动作都停止了。

    “你刚才说什么,谁要走?”

    “你这几天都没来学校,什么不知道,两年的支教期到了,安老师马上就要走了,本来定的是今天晚上六点的大巴车走,可这雨…”

    ii

    他的话还没说完,顾顺喜就如炮弹一般,咚的一声从土炕上跳了下去,向雨幕中冲去。

    “顺喜,你…你去哪?!”

    来不及再细琢磨,刘川歌也拔腿向外追去,可顾顺喜的速度极快,等他追出去时,雨中早已不见女孩的身影。他急的直跺脚,一咬牙,一脚踏进湿滑黏脚的土路中,歪歪扭扭的向村口跑去,可没走多久,就被四处找他的刘大川抓了个正着,一把提着揪回家了。

    等顾顺喜赶到的时候,班车周围已经围满了送行的学生和家长。她踟躇着向前几步,却在安婕的视线即将捕捉到她的一瞬间,躲到了人后。

    顾顺喜想见她,可又不敢见她。抱着这样矛盾的心情,她站在人群中,远远的望着安婕。

    ii

    看着她与众人一一道别,看着她上车,只是在脚刚踏上车的一瞬间,视线中心的安婕突然转过身,在人群中看了又看,似乎在寻找些什么,表情看起来有几分失落和忧郁。

    她是在找自己吗?

    看着安婕离去的背影,顾顺喜此刻只想大哭一场。

    分别的时刻,总是叫人难过。

    两年前,如果不是她,顾顺喜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坐在教室里读书。

    这个人,曾让她的生活中透过光,但是现在,这束光要离开了,难道自己又要重新堕入黑暗中吗?

    安老师曾经帮过我,那么现在,她还愿意帮我吗?

    顾顺喜明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可她控制不住,被压抑了多日的不甘心突然间全部冒了出来,脑子一热,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乘人不注意,绕过人群,借着夜色的掩护,一个闪身,猫着腰偷偷躲进了客车底部左侧的行李舱内。

    堆满了行李的车舱,仅给女孩留下一点容身之处,顾顺喜斜躺着,恨不得将自己缩小、缩小再缩小。

    随着行李舱门的关闭,顾顺喜仅存的一点犹豫也被关闭了。


同类推荐: 全球影帝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极品美女养成系统快穿之盈满蛋王绝品神医逍遥房东封疆大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