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殷商玄鸟传 第一〇六章:风骚走位

第一〇六章:风骚走位

    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照得太湖之水如同血色一般。

    这注定是一个杀戮之日。

    千里眼的目光消失了,青天白日之下,他已经失去了作用。

    胥余心有余悸地望了望天上,问道:“他会不会下来?”

    哪吒道:“神是无法横渡太空的。但天庭有可能会派人下来。”

    胥余道:“从天庭过来要多久?”

    “最快也要七日。”

    “看来这次有点草率了。”

    胥余想到上次李靖找了个借口就下令巨灵神将砸毁了一道城墙,死了几千人。

    如果天庭真的下令的话,那么神不杀人的规则就如同废纸。

    因为神并非不能杀人, 只不过杀人违反他们的利益罢了。

    如果现在自己的存在违背了他们的利益,那么他们杀起人来,也就毫无顾忌。

    武乙、帝辛都是这么死的。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现在紧要的,是过了眼前这一关。

    湖上的舟船越来越多,正从四面八方赶来。

    他们不敢靠近胥余的蒸汽船, 都远远地在后面缀着。

    而海东青也从空中发来预警,大队人马正沿湖追击。

    从现在的情形来看, 熊遂起码调动了数万大军。

    看来还是自己装逼装太过了, 以为有了现代武器,就可以吊打一切,带着两百多人就敢深入大陆腹地。

    他掏出地图,让虞姬将现在敌人各方势力的位置全都标注出来。

    对着地图思索了一会,作出了一个决定。

    “加大马力,全速前进。”

    工人们飞快地铲着煤炭,螺旋桨翻涌着水花。

    浓烟滚滚之下,蒸汽船飞速向南航行,很快就将那些原始的舟船甩在身后。

    蒸汽船一路向南,绕过洞庭山,进入姑苏地界。

    在傍晚时分驶入一条水道,向东而去。

    蒸汽船白天冒烟,晚上喷火,根本无所遁形,但它也无须遁形,因为这样的艟艋巨舰,根本就无人敢缨其锋芒。

    但是,天空之中信鸽往来, 吴军用最原始的手段传递着信息。

    水中,岸上,千军万马仗着熟悉地形围追堵截。

    吴军断定,巨舰一定是想东逃入海。

    但是巨舰现在走的水道,却是一条死路。

    震泽(太湖古称)流域水道纵横,九曲十八弯,这些外来者又哪里明白?

    只要骑兵抄近路在水道尽头布防,随后步兵、舟师四面合围。

    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这两条船上的人淹死。

    蒸汽船沿着那条水道航行了一夜,又一天的太阳升起来了。

    他们也终于航行到了水道的尽头。

    前方,是岸。

    岸上,是黑压压的骑兵。

    吴国骑兵狂奔一夜,仗着熟悉道路,终于提前赶到此处,还休息了一个多小时。

    接下来,他们只要围好堤岸,阻止商军舍舟登陆,就算成功。

    数万舟师正在沿着水道穷追不舍。

    数万步兵也正从四面八方合围。

    为了杀死商王箕子,吴侯熊遂已经不惜动用了全部力量。

    就连在东南方防备越国的军队, 都已经被它用飞鸽传书调拨过来了。

    这一战,他誓要杀死胥余, 为父报仇!

    ……

    吴国都城,梅里!

    熊遂镇定地坐在宫殿内的宝座上。

    他剪着一头精干的短发,赤着上身,身上纹着一条狰狞的巨龙。

    他并不像他的父亲周章那样以周人自居,处处行周礼。

    为了更好地统治这片土地,他像他的先祖那样入乡随俗,断发文身。

    各路信鸽络绎不绝地飞来,向他传递着最新的战况。

    “很好,很顺利,各路大军都已经按照计划进行着合围,箕子这次插翅难逃了。”

    “可是箕子那两艘船,实在太过厉害。我们若要杀他,不知要付出多少伤亡代价。”一个大臣担忧地道。

    “只要能杀死箕子,付出多少代价都值。”熊遂斩钉截铁地道。

    只要杀死箕子,我就能获得天庭的重视,而嬴才就会失去靠山,奄国便不足为虑。到时候,整个江南就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而且,自己一旦获得奄国的肥料和粮种。便可以迅速发展壮大,只需十年生聚,便可以拥有和大周分庭抗礼的能力。

    周天子的宝座,本就应该属于自己。

    凭什么你占据锦绣中原,高高在上?

    我就得僻居江南,对你俯首称臣?

    你随手封一个小小的侯爵,我还得千恩万谢?

    熊遂从宝座上缓缓站起来,起身朝大殿之外走去。

    天边,一轮旭日正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

    他感觉,他的事业就像那轮旭日一样,即将腾飞!

    “轰隆!”

    一声巨响,城墙塌下一大片。

    紧接着,许多穿着花花绿绿的奇怪服装的人冲了进来。

    “护驾,护驾!”

    周围的人都慌了,拼命喊着护驾!

    但那些从四面八方涌进来的宫廷护卫,在一阵密集的炒豆般的声音响过之后,都纷纷倒在了地上。

    他们的身体,冒着血花。

    一个看不见的东西将他们的身体彻底穿透。

    如果后面的人离得近,也会中招。

    城墙上,有人想放暗箭,但还没来得及放出,就纷纷中箭倒地。

    莫阿娜化身巨鹰,载着虞姬在天空中翱翔。

    城墙上的人发现了她,想要朝天上发箭反击。

    但莫阿娜速度奇快,他们休想射中。而虞姬每发一箭,必有一人倒地。

    为了围堵胥余,熊遂动用了全部力量,此时的宫殿之中,只有数百护卫。

    而这些护卫,哪里又是98K的对手,一个照面下来,纷纷死绝。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熊遂提着宝剑,近乎绝望地望着眼前那个三十来岁的男子。

    不用问,这个人一定是箕子。

    “我的大军明明已经将你团团围困,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他们只是围住了两艘船而已,我并不在船上。”

    “你……舍舟登岸?沿湖到处都是我的眼线,为什么没有人发现?”

    胥余扯了扯自己身上黄绿相间的衣服,笑道:“这种衣服,叫迷彩服。只要我们藏好,就能和湖边的芦苇荡融为一体,没有人能发现。”

    熊遂一脸不可置信,他想不透这种奇怪的衣服竟然还有这种功能。

    “那你们是怎么过来的?”熊遂不死心地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根据他得到的信息,箕子等人是绕过洞庭山后进入水道的。

    如果他们是从那里登岸,距离梅里约有百里路程。

    沿湖水道纵横,沼泽遍地,到处都是岔道。

    如果不是熟悉地形之人,根本没可能短短一夜之间,就杀奔过来。

    “因为我们有地图。”

    胥余说着,拿出一件白色的奇怪物事。

    那东西不知何物所造,非丝非帛,并无经络。

    熊遂忍不住问道:“这是何物?”

    “这是纸,用来写字的。”

    熊遂见那纸上,用黑线标着许多线条。

    他虽不识,却并不傻。他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二十年,一眼便认出,这地图上标的,就是震泽附近的山川河流。

    “你怎么会有这么详尽的……地图?”熊遂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

    那地图上还标注了一根红线,从满图黑线之中穿插而过,红线上画着一个箭头,箭头的指向,是一个红叉。

    这个红叉,显然就是自己的都城梅里。

    熊遂现在全明白了,箕子用两艘大船当诱饵,将自己的大军全部调走。

    他却沿着这条小路,一夜奔袭,杀了个回马枪。

    他的目标,竟是自己。

    胥余志得意满地搂着虞姬的腰肢,介绍道:“这个嘛,都是这位美女的功劳。”

    虞姬被他搂着,脸颊绯红,却没有反抗。

    熊遂没想到自己机关算尽,却被人玩弄于股掌,而眼前之人,居然还肆无忌惮地和美人调笑,丝毫没将他放在眼里。

    他被彻底激怒了。

    他提着剑,发出绝望的呐喊,冲了上去。

    他知道自己无法伤害箕子,但他也不愿沦为阶下囚。

    他是吴国的主人,他宁愿死在冲锋的路上。

    “砰!”手中的宝剑被一枪击断,还剩个剑柄。

    女防亲自上前,将熊遂放倒,按在地上。

    “大王,怎么处置?”

    “让他写封信,命令北面防守奄国的大军回来勤王。”

    “我……死也不从。”熊遂恨恨地道。

    “无须你从,虞姬,让他写。”

    子攻从大殿内找来一小块丝绸,放在熊遂面前。

    虞姬控制熊遂,写好了密信,用手一招,从大殿中飞出一只信鸽。

    她温柔地摸了摸鸽子,将密信绑好,嘀咕了几句,便将其放飞。

    白鸽在空中振翅,朝着北面飞去。

    胥余拿出一张纸,自己又写了一封信。

    虞姬把手一招,一只海东青从天上落下。虞姬将信绑好,海东青冲天而起,也朝北飞去。

    胥余望着海东青消失在天际,忽然道:“你有没有发现,春花胖了不少?”

    虞姬叹了口气道:“一天三顿小牛肉,不胖才怪。”

    “你……你想干什么?”熊遂绝望地道。

    “我写了封信,叫嬴才带大军过来,灭你的国!”胥余笑道。


同类推荐: 将军好凶猛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再证巅峰斗罗:不装了,我老婆是千仞雪红楼首辅这个历史聊天群有亿点怪从农家子开始的古代生活罪迹:破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