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我竟然成了圣僧 第一百四十二章 神祇们的风花雪夜

第一百四十二章 神祇们的风花雪夜

    广元郡的繁华,在剑南道中也算数一数二。

    可由于它与岭南道的边境只相隔一山一河两郡,上任太守徐芝陵在位时,岭南洪灾,北上流民成患,广元郡便采取了宵禁。

    如今的卓太守也算是萧规曹随,随着岭南生叛,他愈发重视宵禁,哪怕是城内大街上,也有兵卒巡逻守卫。

    一队刚刚完成夜巡任务的戍卫,正在行往城北大营的途中。

    突然间,为首的校尉揉了揉眼睛,随后抬起手臂。

    “且慢。”

    众戍卒齐刷刷止住脚步,立住不动,脸上都浮起惊讶之色。

    只见从不远处的城西方向,飘来一阵夜雾。

    雾气呈青灰色,从半空垂落至地面,竟有百尺之高,宛如一团巨大的帷幕。

    没等为首的校尉再下指令,那阵青雾却突然消失,仿佛融入夜色,飘向远处。

    “刚才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起雾了。”

    “看那个方向,好像是山神庙的方位……你们说会不会是……山神出行?”

    “嘘,别瞎说。就算有山神,那也是藏于深山之中,怎么可能跑到郡府里面来了。”

    “我听家里老人说,卧牛山神庙很灵的,曾经制止过山匪。”

    “我怎么听说最灵验的是那玉清河神庙?”

    “可山神却是一位美妇人……”

    众戍卒还想再说,就被为首的校尉喝止住。

    “没事了,继续走,刚才只是眼花。一个个的净想有的没的,实在憋不住下个月换防可以去醉虹楼里找相好的……别让上官发现就行。”

    闻言,众戍卒眉开眼笑,嘻嘻哈哈,倒也没再提那传言中的山神美妇。

    从远处再度显现青色雾气中,传来一声玩味的低笑。

    不多时,雾气便已飘至城南的城隍庙前。

    一阵凉风卷过,从雾气中,走出一名披着雪豹皮袄的高挑女子。

    眸若桃花,嘴唇丰满? 唯独颧骨略高? 让人看着只觉此女脾气兴许不会太好。

    在她身下有一方八抬大轿,抬轿的八名轿夫穿着绫罗绸缎? 头戴布巾? 却遮掩不住它们颊旁的绒毛。

    “城隍老爷可在?卧牛山萧氏前来拜访。”

    女子通报完后,也不等回应? 便飘然而出,走进了城隍庙。

    她在泥塑香案前站定? 朝城隍老爷塑像拱手行礼? 随后闭上双眼。

    片刻后,再度睁开,眸中闪过一丝困惑,随即面露关切。

    “杨大哥莫非遇上了什么麻烦不成?之前我就察觉到? 杨大哥今晚的气息有些紊乱。如今城隍庙中? 更是阵形大乱……莫非是遭遇仇家了?可需要本座来帮忙?”

    她话音刚落,从城隍庙外,传来一阵浑厚却略带酸味的声音。

    “呵呵,城隍老爷和卧牛山神,一个管阴间? 一个管山川,什么时候管到一起了?”

    迈着四方步走进来的? 正是一派富家翁装扮的河神黄虚。

    锦袍纶巾,腰插银扇? 手里还把玩着一枚玉玦,派头十足。

    山神萧氏目不斜视? 淡淡道:“阴间自有山川? 名为阴川。你这条老黄鱼年迈无知? 不知道也是正常。”

    “你啊你啊,这么多年了,还是不喜欢饶人……”

    黄虚皮笑肉不笑,随后抬手朝向庙宇正中央的泥塑微微拱手。

    “太清河神黄虚,见过城隍老爷。我们三人也算是邻居了,不论平日里关系如何,可总也称得上唇齿相依。不知今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乱道盟派人来捣乱,又或外域邪魔入侵?”

    墙壁后的密室中,周逸托着下巴,静静看着河神与山神明争暗斗的这一幕。

    他今夜刚入城时,只觉山神庙的气息与河神庙的气息,你追我赶,竞相争涨。

    而城隍庙的气息则弱上许多。

    虽说也许和自己斩灭了府城隍的身外化身有关。

    可也让周逸下意识以为,三方香火之神中,城隍老爷是稍弱的那一个。

    然而此时,黄虚和萧氏的表现,却使得周逸隐隐察觉到,广元郡的这三尊香火神祇里,城隍老爷杨清,或许才是最有能耐的那一位。

    “他们就是……玉清河神和卧牛山神?”

    一旁响起刘庙祝微微发颤的声音。

    早在山神尚未从雾中降临时,周逸便已将头破血流的老庙祝拉进了墙壁后的小室——也可以说,这是杨清用奇门遁甲里的阵术,开辟出的一个结界空间。

    老庙祝亲眼目睹了,自己侍奉了十多年的城隍老爷,从一个人间行善、功德无量的神祇,变成了阴险虚伪、竟胁迫凡人做人质的恶鬼,多年的信仰开始坍塌崩溃。

    他委实忍受不了这种反差,所以才用头砸地,想以肉体的伤痛来压制内心的苦楚。

    可被周逸拉入墙后小室,眼前的一幕,却让刘庙祝目瞪口呆。

    原本水火不容的僧人与城隍老爷,竟然面对面而坐,满脸笑容,无比融洽。

    看不出有丝毫的龃龉和矛盾。

    这到底怎么回事?

    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不成是这位僧人将作恶的城隍老爷给点化了?

    刘庙祝满肚子疑虑,可高人当面,又不敢发问,只好颤巍巍地蜷缩在角落。

    直到山神与河神这两位香火神祇联袂到来,他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惊奇。

    或许因为度过了最初时的惊魂未定,他虽绝望,却也生出一丝浅浅的好奇。

    此时周逸心中也泛起些许好奇,准确来说,是一丝淡淡的八卦。

    这位卧牛山女山神,口呼“杨大哥”,声音娇柔,神情暧昧,很不对劲……莫非这位山神美妇与城隍老爷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关系?

    直到此时,女山神仍在深情款款凝望着“杨大哥”的泥像,而对一旁的黄虚,明显冷漠排斥。

    莫非自己一开始,就全都猜错了。

    这位女山神,今夜驾临城隍庙,并非是想趁火打劫,而是特意来关心她的“杨大哥”。

    而向来最见不得人喂狗粮,总爱棒打鸳鸯的玉清河神黄虚,在其中又扮演过怎样的不光彩角色?

    老黄啊老黄,为何你总是如此讨人嫌?

    所以今晚,这到底又是何种让人措手不及的狗粮套路?

    周逸伸手向后摸了摸光头,上下打量着周身散发淡淡香火气息不怒而威的叶道人,微微点头。

    ‘倒的确有几分中年美男子的风采,难怪难怪。’

    “杨大哥?杨大哥?你没事吧!”

    山神萧氏玉手捧心,面露关切。

    随着时间推移,她眼里的困惑与担忧愈发浓重。

    “不好,杨大哥该不会遇到什么祸事了吧!真若如此,只能用拘神之术请杨大哥现身相见……杨大哥,请恕小妹无礼了!”

    说话间,山神萧氏口中念念有词,手里也捏出印法。

    墙后结界中,周逸心知再躲下去,一切都将暴露。

    他伸手向斜侧空气中抓去,养生之力幻化成无形手掌,从府城隍魂飞魄散的地方捞起最后一团残余的阴气,整个打入叶道人体内,随后操纵着叶道人从墙壁内走出。

    “杨大哥!”

    山神萧氏看到了脸色略显苍白的府城隍,眼神凝滞,美目中浮起一丝疑虑。

    周逸暗道不妙。

    叶道人已成为他的身外化身,魂气一线,感同身受。

    因而他能清晰感应到,对面的这位山神,似乎对叶道人所扮的府城隍产生了怀疑。

    纵然长相一模一样,也蕴含了府城隍杨清的阴神气息,可对方乃是一方山神,感应如何敏锐,绝非肉眼感观能够瞒过的。

    果然,萧氏突然笑道:“杨大哥,你可还记得我们去年中秋佳节把酒言欢之地?”

    一旁的黄虚欲言又止,眼底浮起深思。

    周逸则飞快浏览过黑色小字。

    在府城隍临死前的两世回忆中,有关山神萧氏的回忆少之又少,更没有去年中秋节的回忆。

    这至少说明,在府城隍漫长的鬼生中,萧氏一直扮演着可有可无的角色……这就有些尴尬了。

    偶遇女舔狗一枚?

    等等,记忆中萧氏竟还有一个姐姐……她才是府城隍杨清攻略的目标?

    周逸顿时觉得有些难为情起来。

    传说中的,花开两朵,姐妹齐飞?

    叶道人所假扮的这位府城隍,表面看起来像个正经人,私底下居然这么会玩?

    从正常角度出发,去年的中秋之夜,府城隍杨清就算要约,也会去约萧氏的姐姐。

    可也说不定杨清是pua道高手,故意约会萧氏妹妹,以便引起萧氏姐姐的醋意,从而达到某种小僧无法领会的目的啊。

    感觉着女山神灼灼火辣的目光,周逸心知,自己的答案正确与否,关乎着叶道人是否会就此曝光。

    一旦曝光,自己所面临的,将会是来自女山神,以及整个广元郡其余七县阴怪的怒火。

    原先可进可退的大好局面,也将瞬息崩盘。

    周逸脑中回现出黄虚听到山神萧氏询问后的反应——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讶,凝重,警觉。

    黄虚之所以惊讶,十有八九是知道,去年中秋之夜杨清究竟干了什么。

    无论杨清干了什么,估摸着都与山神萧氏没有半文钱关系。

    刹那间,周逸已经想好该怎么说。

    他的心念彻底与叶道人融为一体,模仿起府城隍平日里的语气。

    “去年中秋?本座怎么不记得了。轻红,你莫不是专程来消遣本座的?”

    萧轻红噗嗤一笑:“小妹怎敢,多日不见杨大哥,甚是想念,开个玩笑而已。对了,怎不见雷鬼和大力两位护法?”

    周逸淡淡道:“本座私事,你也要管?若无别的事,便回去吧。”

    说得多,错得也多,点到即止便可。

    萧轻红眼中的疑虑消淡了几分,却多出一丝关切,轻声问:“杨大哥,你真的没事吗?小妹怎么感觉,你的香火之气有些淡。”

    周逸心头再度一紧。

    相貌和说话方式,都能伪装。

    可唯独这修为道行,无法一朝一夕修成。

    同为香火之神的萧轻红,自然能够感觉到叶道人身上不同以往的气息。

    这也是周逸今夜最大的破绽。

    黄虚冷不丁道:“是啊,本座也有同样的感觉,杨兄莫非受伤了?”

    他虚眯着双眼,袖下的手指微微摩挲着,从头到尾一直都在观察着叶道人。

    直到此时,他才发问,说话间一股裹挟寒气的香火之力,悄无声息地向叶道人涌来。

    ‘你这老黄鱼,这个时候跑来捣什么乱!’

    周逸心中微恼,不过他也能明白,对于一直夹在山神与城隍之间处境艰难的黄虚而言,城隍老爷的“受伤”无疑是天赐良机。

    黄虚自然希望能够趁机打压,甚至巴不得广元郡中再无城隍庙。

    一瞬间,周逸脑中闪过数个念头。

    权衡利弊,判断得失。

    最后结论是,凭自己和这条老黄鱼的交情,至少今晚,他应当会站在自己这一边。

    周逸不再迟疑,传音入密,“兀那河神且慢!可还记得业果寺前的那片坠甲?”

    黄虚的胡须无风翻卷,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余光瞥向不远处的墙壁,袖中双拳微微紧握,显然此时内心充满了惊讶。

    短暂的失神之后,黄虚显然猜到了什么,眼底深处浮起狂喜,却也有一丝震惊与复杂夹藏其中。

    最终,他还是撤回了那股香火之力。

    萧轻红将这一幕收入眼底,面露深思。

    墙壁后的周逸,则重新审视起这位女山神和城隍老爷之间的关系。

    萧轻红分明察觉到了黄虚的出手,却无动于衷,显然想借黄虚一探城隍老爷的虚实。

    嘴上情意绵绵,眸中秋水涟涟,怕也大多只是浮于表面,实则另有图谋罢了。

    也是啊,三人都为香火之神,争夺百姓人望香火于一府之地,彼此间岂会有真正得男女情爱存在,更多则是无利不早起。

    至此,周逸大致清楚了三方神祇之间的关系,也为日后的相处原则,定下基调。

    他操控叶道人,深深看了眼黄虚。

    黄虚会意,叹了口气道:“看来又是那乱道盟,想要染指我广元郡香火之地。杨兄今夜不惜代价,击退了一名乱道盟说客,实乃我辈楷模。杨兄放心,从今夜起,直到杨兄伤势恢复,我玉清河神庙,都将与城隍庙同气连枝,同进同退。”

    这一回却是轮到萧轻红大吃一惊。

    广元郡府三大香火神庙,城隍庙最为昌盛。

    虽只有四名护法鬼将,可也使得城隍老爷杨清一人独享香火,实力还要高出她与黄虚一头。

    黄虚依仗南庭江府,她则背靠山神一脉,并与城隍庙交好,才能稍稍压住黄虚一头。

    可今夜,向来与杨清不对付的黄虚,却莫名其妙地向城隍庙靠拢。

    而杨清,却对自己十分冷漠……可恶啊,他俩什么时候好上的?

    好恶心啊!

    一时之间,萧轻红只觉这庙里空气,都冷寂了几分。

    她抬起头,朝着叶道人微微拱手,娇声道:“大哥今晚竟不声不响干了这么一件大事,果然英武不凡,小妹佩服。凡有需要,尽管与和小妹说。小妹就不打扰大哥养伤了,告辞。”

    说完,她冷冷瞥了眼兀自抚须的黄虚,转身而去。


同类推荐: 帝尊天龙之祸害武林都市之地狱之主(都市之超品医神)无上妖君独步仙尘龙起洪荒风云之傲绝洪荒之儒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