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全球登陆:只有我知道剧情 第二十八章 或许,这就是变态的自我修养吧

第二十八章 或许,这就是变态的自我修养吧

    最新网址:www.wx.l</p>不大不小的房间中,隐隐透着一种血腥的味道,混杂着好似糜烂血肉般的腐臭,以及木质发霉的气息,给人一种十分想要作呕的感觉。

    眼皮一动。

    阿星猛然间睁开眼睛。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等等……我记得我好像是要去敲诈勒索的,结果却遇到了一个假扮理发店老板穿长衫的男人,他好像就是猪笼城寨中的那个变态杀人犯……”

    回想到这里。

    阿星看着自己被铁链锁住的双手,眼睛不由更加睁大了一分。

    一丝隐隐的恐惧自他的眼底泛出。

    他还没死?

    他现在在哪里?

    被那变态杀人犯囚禁绑起来了吗?

    那变态杀人犯究竟想要对他做什么?

    还有……肥仔聪呢?

    虽然平日里一直自诩为坏人,更是立志想要加入斧头帮,做一个有腔调,凶恶无比,杀人如麻的坏人,可眼下,一想到那个长衫男人,那个变态杀人犯,阿星顿时就有种小巫见大巫,班门弄斧的感觉。

    那才是真正纯正、纯粹、纯种的坏人啊。

    仅仅是心中想到,就令人止不住地感到害怕。

    “还好那变态杀人犯千算万算,百密一疏,仅仅是这种程度的锁困不住我……”

    阿星深吸一口气。

    伴随着铁链哐啷一声响。

    他站起身来。

    与此同时在他的手中变魔术般地突然出现了一根细巧的钢丝。

    为了当一个坏人,他可是自我学习了不少小偷小摸的技巧,而这开锁,便是他最为引以为豪的。

    四周瞅了一眼。

    见昏暗的房间中似乎并无其他人。

    而门。

    好像就在眼前不远处。

    更是处于一种明显没锁,半虚掩的状态。

    阿星再次深吸一口气,三下五除二几秒钟时间便解开了锁链,紧接着抬起脚步向着门的方向走去。

    结果这一走。

    噗。

    他感觉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什么鬼?像颗球,这破麻袋里似乎装着什么东西?”

    低头一看。

    阿星发现自己脚踩到了一个麻袋,而在麻袋中,似乎是装着某种球状的未知东西,这让他不禁皱起眉头。

    但很快。

    他仿佛是想到了什么。

    瞳孔逐渐微缩起来。

    喉咙中更是忍不住一口唾沫咽下……

    “难道说……”

    拿着撬锁钢丝的手。

    微微颤抖。

    阿星感觉自己此刻连呼吸都在哆嗦。

    他想要眼不见心不烦地直接去打开门,然后逃离。

    但终究……内心的疑虑、好奇与猜想,让他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最终打开了那麻袋。

    紧跟着。

    一颗充斥着浓烈血腥味,扭曲而狰狞的脑袋猛然就跃入了他的眼眶……

    “我靠……”

    阿星直接被吓得摔了一个屁股墩。

    整个人差点都要直接尿了。

    不过虽然被这颗恐怖惊悚的血腥脑袋给吓到了,但阿星还是忍住心中惊惧与恶心,睁大眼睛去仔细看脑袋面容上的模样。

    最终发现这颗脑袋并不是肥仔聪。

    而是一个他根本不认识的人。

    心中才微微松一口气。

    “呼……还好还好,我还以为肥仔聪那家伙死翘翘了……”

    阿星擦去额头上冒出的冷汗。

    又重新站起身来。

    “等会儿把肥仔聪那家伙救出来后,得赶紧逃离这个鬼地方,也不知那变态杀人犯会什么时候突然回来……”

    可还没等他走两步。

    “吱呀……”

    那本虚掩的门。

    竟忽然打开了。

    阿星瞳孔骤然一缩。

    紧跟着他没丝毫犹豫,极为从心地直接缩了回去,甚至还又重新把自己给锁上了,摆出了一副继续昏倒的样子,这速度快的简直没话说。

    而就在这时。

    门已经被彻底打开。

    秦川穿着一身叶问同款长衫,一副悠悠然然的样子踱步走了进来,双手背负,甚至口中还哼着小曲。

    “呵呵,你是当我瞎还是什么的?”

    “来。”

    “这里有两张椅子,还有些茶水,咱们一起坐着聊聊。”

    秦川目光瞥了一眼装晕的阿星道。

    然后抬步走到房间中的一张小桌子旁,坐下来,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空气中顿时蔓延开了一股茶香味。

    略微驱散了那股腐臭、血腥、木质发霉混杂的味道。

    “额……”

    阿星本能的就对这个穿长衫的变态杀人犯感到害怕,

    看似儒雅,浑身透着书卷气,但鬼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突然给你来一手,这让他常年底层生活而锻炼出来的察言观色技巧一点也不顶用。

    他根本猜不透对方内心究竟是在想什么。

    就如此时。

    明明房间地板上正放着一颗血腥恐怖的人头。

    你居然还能有心情悠闲地喝茶?

    或许。

    这就是变态的自我修养吧……

    阿星内心一边嘀嘀咕咕,一边迫于秦川身上作为“变态”的无形淫威,最终还是睁开眼,打开锁,站起身,然后一副老老实实,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的模样坐在了秦川的面前。

    “来,喝茶。”

    秦川微笑着把一杯茶放到阿星面前。

    “额,谢谢……”

    阿星表面上镇定,实际坐在这个男人面前,内心真的是慌得一批。

    连拿茶杯的手都在止不住地微微颤抖。

    脊背一直在发寒。

    不过好在茶水的温暖让他内心略微舒缓了一些。

    他看着面前的长衫男人,无声深吸一口气,眼珠子一转,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牵动起脸上肌肉,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道:

    “额,那个,这位先生,恕我冒昧,不知你是……”

    “你可以叫我‘秦’。”

    “哦,原来是秦先生啊,久仰久仰……”

    阿星拿出了自己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本事,继续道,“小弟是斧头帮一名小小的成员,十分有幸受到老大的器重,正在为他办事,如果秦先生感兴趣的话,或许我可以将您引荐给我们老大,一起互相认识认识……”

    虽然不知道面前这个变态杀人犯究竟想对他干什么。

    但阿星知道。

    斧头帮的身份。

    或许能帮他狐假虎威地保住一条命。

    因为斧头帮现在可是远近闻名穷凶极恶,且极为护短的黑帮,但凡有人敢杀他们的人,肯定会引得全帮出动,将对方挫骨扬灰。

    所以他说话之际,直接就表示自己是一名斧头帮成员,且还十分受斧头帮老大器重。

    这样或许能让对方产生一丝顾忌。

    然而很快。

    阿星脸上笑容一僵。

    就见秦川指了指地上的那颗脑袋,微微笑道:

    “斧头帮是吗?我很熟悉,你看,地上的这个男人,就是斧头帮的人。”

    “哦,想必你进入猪笼城寨前,应该也听闻过里面发生了杀人事件吧?呵呵,那死的也是两个斧头帮的人,我杀的。”

    “而且,我现在专杀斧头帮的人。”

    说到这里。

    秦川微抿了一口手中茶水。

    仿佛午后闲谈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只是看着阿星时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咕噜……”

    见秦川脸上那越来越浓郁的,诡异莫名的笑,阿星顿时咽了一口唾沫,整个人裂开了。


同类推荐: 诸界末日在线始于权游的西幻之旅带着火影到大唐美漫世界的武者重开地狱之凌驾万界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某美漫的英雄联盟冥海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