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406 杀意

406 杀意

    最新网址:www.wx.l</p>小飘子还是等在后花园里的小道上。

    他素来听话的很,更何况大阿哥对他有恩——若不是大阿哥,他到现在还会跪在小佛堂里擦地。

    是大阿哥将他解救了,还抬举了他,让他一跃成为众人眼红的小主子身边的贴身奴才。

    从那时候起,小飘子就已经决定了,要一世好好效忠于大阿哥。

    忠心护主——哪怕豁出性命,他也是毫无怨言的。

    听见动静,小飘子抬起头,就看见大阿哥狂奔了过来。

    他冲过来的速度实在太快,差点一头撞在了小飘子胸前。

    小飘子看着情形不对,伸手扶住了大阿哥,就看弘昐脸上惨白,一双脖子里却像燃烧着火一样,有一种疯狂而战栗的激动。

    小飘子被他吓着了。

    他手忙脚乱的扶着弘昐,还不忘看弘昐手上——没有书。

    “侧福晋的脾气,大阿哥是一向知道的。如今奴才陪着您回了前院书房,便好了。”小飘子估计着弘昐阿哥刚才一定是回去拿书,结果被李侧福晋又揪着训斥了一遍。

    于是他温声安慰着。

    弘昐被他扶着,踉踉跄跄地没走了几步,忽然就弯下腰来。

    小飘子吓了一跳,还以为弘昐这是晚上吃了什么寒凉东西——闹肚子了。

    他大眼瞪小眼的与旁边其他小太监们对视了一下,心道这怎么办?

    大阿哥若是真的就要在这道旁……

    那也只能差人去赶紧把恭桶拿来。

    弘昐双手撑在膝盖上,维持着这么弯腰的姿势,似乎是吸不进气一样——他大口大口的喘吸了好几口,才勉强直起身来,对着周围七手八脚围上来询问扶他的小太监们吼道:“通通给我退下!”

    奴才们都被大阿哥的疾言厉色给吓着了,瞬间就往后退了一大片。

    小飘子也松了手,老老实实的跟着往后退,弘昐扫了他一眼,怒道:“没说你!”

    小飘子哧溜又上来扶着弘昐了。

    “大阿哥,到底方才是出了什么事儿?”小飘子一路陪着小主子往前院书房走,一边就担心地问出了口。

    弘昐咬紧了嘴唇。

    小飘子这才看见弘昐唇上的血迹,顿时吓了一跳,赶紧掏了自己身上干净的帕子就双手捧给弘昐,颤声道:“大阿哥!”

    他这一下不敢问了。

    弘昐接过帕子,在月光下狠狠的擦拭了几下。

    动作粗暴,如同泄愤一般。

    ……

    紫禁城里,过除夕,也有不少风俗是继承了明宫习俗。

    实际上,庆祝活动一进入腊月就开始了,腊月初一,宫中有“赐福字仪”,即康熙将亲笔书写的“福”字赏赐给后妃各宫、诸臣王公,以示天子“赐福苍生”之意。

    从这天起,各地的主管文武大臣凡有奏函呈报,康熙在御批回件中,均赐有御书“福”字,年味足足。

    腊月二十七日,宫中就开始燃放爆竹,用来贺岁,愈近除夕,爆竹愈盛。

    除夕之夜,乾清宫阶上挂万寿灯,阶下挂天灯,悬挂金字灯联,另外又有五色八角圆灯,一路映照着光芒华美。

    宁樱作为是四贝勒的侧福晋,自然是要随同四阿哥、四福晋一起进宫的。

    孩子们也都被带上了。

    李侧福晋虽然平日里对儿女们没什么耐心,这时候却也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一件事:不知道是由于什么缘故,儿子不太搭理自己了。

    这种“不搭理”还不是那种因为生气而埋头不说话的冷战。

    而是望着她的时候,弘昐的眼睛里没有了任何情绪的波动——无论额娘说什么做什么,他都好像一块木头,又仿佛一潭死水,激不起半点波纹。

    李侧福晋有些纳闷:在她的思维模式里,孩子们就仿佛可爱的泥人一般。

    而她是女蜗娘娘——孩子们的想法和成长,理应由她来一把手塑造。

    可是弘昐现在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显然已经脱离了轨道。

    李侧福晋将近日母子相处的情况细细想了一遍,也没觉察出什么不对劲。

    无非就是训斥了弘昐几句背书背的不如意、功课不如弘晖上进罢了。

    可是之前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啊。

    小柔子作为服侍侧福晋进宫的奴才之一,在旁边就有些敏锐就感觉到了弘昐对他的敌意。

    如果说,大阿哥之前对他只是有些轻视和鄙夷的话;那么现在,他却能够从大阿哥的眼里看见识别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意。

    是的,杀意。

    欲杀之而后快。

    小柔子忍不住就打了个哆嗦。

    他忽然就想到了自己的“主子”,其实也不满过自己如今对待李氏的忠心。

    “主子”甚至还说过:只要如今他不想在李侧福晋院子里服侍了,把他调走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小柔子不愿意。

    他只想陪在李氏身边。

    ……

    三格格一路都摇摇摆摆的跟在母亲身边,伸手牵着宁樱的手。

    以前,宁樱牵女儿的手,都要将腰弯得很低;现在,她却一点一点能渐渐往上抬起来了。

    就是在这种角度的调整中——宁樱也感觉到了女儿的成长。

    宫里过年是大事,后宫妃嫔们都一个个磕头到头晕脑胀,更不用说宗室的福晋、侧福晋们了。

    三格格抬着一双胖嘟嘟的小手,听见上面有人喊“跪!”,她就跟着跪了下来。

    她个子小,一双小胖腿也没长开,无论是站起来,还是跪下,都比踩着高高花盆底鞋的宁樱容易许多。

    三格格一边磕头,一边就在这无聊中想法子自娱自乐。

    “额娘,你看我!”她一边压着嗓子,奶声奶气地对宁樱道,一边就像脚下踩着气垫一样,在礼仪喊“起”的时候,瞬间就弹起来了。

    宁樱赶紧就低声对三格格道:“老实点!”

    康熙遥遥地站在上面。

    他眼光好,远远地就看见了宗室那边,跪着的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之中,有一个萌萌的小丫头,很活泼地在原地跳蹿了一下。

    跟个小萝卜头似的。

    随后,她就被身边的旗装女子赶紧按住了——估计是小丫头的额娘。

    盛世太平,年节欢庆——康熙心情很好。

    他背着手,放眼望出去:饱经风霜的紫禁城、气势恢宏、场地广阔,一切都强烈地显示出帝王坐拥天下的威严。

    康熙扫视了一圈,最后眼神还是落在了那小丫头身上。


同类推荐: 三国之楚王崛起三国之巅峰召唤桑田人家扛着AK闯大明篮坛第一外挂潜行1933辛亥大军阀临高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