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二十一章 剑生气

第二十一章 剑生气

    薄田二级:二亩。

    肥料库:一包

    本灵根(1):月桂树(…)

    外灵根(0):暂无

    灵作物:…

    ……

    月桂树的信息,需要展开“…”这三个小点,才能看到详细内容:“《疯牛大力拳》圆满、《十二路弹腿》大成、《禹剑》凝聚67%……”

    灵作物同样如此。

    展开“…”之后,就出现了大棚中种植的所有蔬菜瓜果名录。

    总体没什么变化。

    仅仅肥料库多了一包肥料。

    “用一头灵兽肥田,才给我一包肥料吗?”池桥松有点不满,辛苦猎杀的镇殿侯,拿出去卖,不说上万,至少也能卖出七八千块钱。

    结果肥田就收获一包肥料。

    收益有点低。

    光靠薄田自身,一个月都能凝结一包肥料——薄田一级时,一个月凝结一包肥料;薄田二级了,一个月还是凝结一包肥料,并未因为田亩扩大而增加。

    转念一想。

    只要猎杀一头灵兽,肥田就得一包肥料,倒也是个划算买卖。

    毕竟日后修炼高深武功,说不定一门武功需要几包乃至几十包肥料,那时候靠每月凝结一包,根本不够用。

    肥料必须大量积攒。

    “不过这包攒不住,用了。”池桥松果断选择使用。

    一道光洒落在月桂树上,已经长出的青涩小果子,迅速变黑,撒发出诱人的香味。

    放入口中,入口即化。

    和之前一样,没品出什么味道。

    下一刻。

    关于《禹剑》的种种变化,在池桥松的脑海中不断闪现,他情不自禁拿起木剑,跃出大棚区域,在篱笆桩外的大树下舞剑。

    一招一式。

    一板一眼。

    起初极慢,一式剑招用很长时间来完成。

    随后渐渐加速,加到最快时,剑招能够带出一阵阵残影。

    T恤衫、松紧裤,丝毫不影响他此刻气质飘然出尘,一如当初徐景阳舞剑时,飘飘乎仿若天上谪仙人。

    脚下解放鞋,富有节奏的踩踏不同方位,带动整个身体运转,与手上剑招呼应出特殊韵律。

    那一刻。

    身体中有什么东西似乎蠢蠢欲动。

    只是沉浸在武道外功果实带来的状态中,池桥松并未发现这一点,他顺着心中的灵感,快慢结合演练《禹剑》。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他从特殊状态解脱出来,睁开眼睛,发现手中的木剑已经化作齑粉,只剩下半截剑柄还握在手心中。

    “舒坦!”

    《禹剑》大成,并未轰轰烈烈改造身体,但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细微地方,都经过了一次修缮。

    关节灵敏度、肢体协调性,有不同程度的增幅。

    如果说依靠《疯牛大力拳》、《十二路弹腿》大成,带给他的是身体的“刚”,那么这一次《禹剑》大成,带给他的就是身体的“柔”。

    刚中带柔。

    刚柔并济。

    “力士境下三等,无我这般人!”池桥松嘴角上翘,对于此刻自己的状态分外满意,三门入门横练功夫大成,世所罕见。

    入门级横练功夫,只能让人止步力士境下三等。

    至于无限堆叠下去,能不能冲向力士境中三等,这个不好说。至少此刻的池桥松,感觉自己的实力并未有什么质变。

    “大哥!”

    “大哥!”

    两声童声,将池桥松拉回现实。

    是池桥武和温墨山吃完早饭,结伴而来:“大哥,今天要干什么活?”

    “今天没活干,你们热热身就直接练拳脚去。”池桥松板起脸,打发两人去站桩练拳,对这两个弟弟,他熄了培养的心思。

    实在是资质差劲,甚至还不如他前身。

    可见老池家的血脉,并不契合武道,也就是他靠着金手指才能不断攀登。

    “还要练拳脚啊,大哥,能不能教我们……吸溜……几招杀敌的功夫?”池桥武睁着大眼睛,将鼻涕用力吸回去。

    这么大个小孩,竟然还流鼻涕,真是丢人。

    想了想。

    池桥松说道:“你们先站桩练拳,我去削几支木剑,以后大哥教你们《禹剑》,用《禹剑》给你们打基础。”

    《疯牛大力拳》太刚猛,身体素质不行,真的难练。

    反而是《禹剑》比较温和,正如徐景阳所说,这门剑法适合修身养性。

    “好耶,好耶!”

    两个小屁孩,大喜过望。

    练剑啥的,肯定要比练拳更帅。

    …

    …

    …

    山上苦桃树,又被砍下两根枝丫。

    似乎是对桃木剑心有独钟,池桥松给自己做的木剑,都是用苦桃树的树枝。苦桃树长得丑,挂的果子也长不熟,吃下去青涩生硬。

    咔咔一顿削。

    三把桃木剑做好,分发给两个小孩一人一把,池桥松开始认真教学。

    教学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总结,大成《禹剑》塞给他太多内容,一时间难以全部消化。等把几个简单剑招教会,他就让池桥武、温墨山慢慢练。

    自己找了块属下大石头,盘腿坐上去,开始梳理《禹剑》知识。

    上午的阳光,从八点开始就晒人了,现在时间九点,坐在树荫下都会闷热,脸上的汗会不自觉流下来。

    “我记得刚才练剑状态时,似乎有什么其它动静,是什么呢?”

    他想到刚才没注意的点。

    闭着眼睛细细回味,蓦然,脑海中灵光一闪:“是气感!”

    刚才那种状态下,他分明感受到了气感气机,一种玄之又玄的反应,似乎在身体和精神上同步产生。

    桃木剑横放在双腿。

    他不再思考《禹剑》的问题,转而默念《紫霞清尘》,为了能修炼出内容,这门内功的经文,他已经倒背如流。

    “……天地一清,万物蒙尘……夫登高者必观日出,霞光万丈,照彻寰宇……噫吁嚱,尘埃静矣!”

    一段经文默诵一遍。

    气机并未出现,池桥松没有心急,继续默念第二遍。同时刘春老师所传授的导引术,不断运转,试图温养内气。

    两遍,三遍。

    当默念经文第四遍,几次无功而返的导引术,终于有了一丝丝变化。

    那是身体在导引术的作用下,从五脏六腑,或者从四肢百骸,说不清从哪里,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

    然后就仿佛有一丝气体,抽离出来,寄放在身体的无名之地。

    “炁!”

    池桥松闭着的眼睛上,眉头飞扬。

    他终于感受到了炁的存在,从身体无名之处抽离,在身体无名之处游弋,依仗导引术的牵扯,就能让它运转。

    只是若隐若现,还未真正成炁。

    这是气感。

    片刻后。

    等待气感在身体中稳定,他豁然睁开眼睛,无声笑起:“双喜临门,《紫霞清尘》竟然也生出了气感!”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