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二十二章 蟠桃树

第二十二章 蟠桃树

    “大哥,大哥,不好呢!”池桥武开始大呼小叫。

    刚刚稳定气感,就听到弟弟的叫喊声,池桥松心情很好,所以没有呵斥他,只是问道:“什么情况?”

    温墨山抢着说道:“大棚、大棚,大棚长一棵树,哇塞,长一棵树啊大哥!”

    两个小屁孩,指着大棚的一角,哇哇乱叫。

    池桥松快步走过去,便见一棵与月桂树差不多大的小树,凭空显现在二亩薄田的西北角,树叶婆娑中,一朵小红花独自盛开。

    “噤声!”

    池桥松已经明白,立刻喝止两小孩乱叫。

    他仔细盯着这棵小树,一瞬间信息浮现在脑海中,这是一棵蟠桃树,乃是他武道内功根基所化,一如之前的月桂树。

    武道外功根基,对应月桂树。

    武道内功根基,对应蟠桃树。

    那朵小红花,也显现出信息:“《紫霞清尘》凝聚1%……”

    一切都很美好。

    自此他就能内外兼修。

    外功大成,拳脚可开山断河,内功大成,掌心可孕育神雷,若内功、外功一并大成,岂不是要上天。

    “守口如瓶,懂吗?”

    池桥松对两小孩灌输保密意识。

    随后又找到池父、二叔:“我又得到一棵灵根,爸、二叔,你们千万保密。”

    “又找到了灵根!”二叔惊呼。

    池父震惊之后,连连点头:“晓得了,这消息传不出咱老池家半步!”

    对于池父的保密意识,池桥松是信赖的。

    …

    …

    …

    如此一来,池桥松只需要隔两天去讲武堂点个卯。

    打听一下有无学员即将突破,确定没有,他就简单转一圈,然后立刻回家。

    《紫霞清尘》已经领悟气感,无需再跟着刘春老师念经,耐心等待肥料凝结,就能一步到位,直接大成。

    那时候,他的武道内功境界,也将步入居士境。

    居士、道士、羽士,力士、勇士、武士,虽然分内功、外功,但都属于下士三境。

    七月底一晃而至。

    闷热的讲武堂中,学员们各自找阴凉角落,或躺或卧,全然打不起精神来。江右省的夏天,可不是那么容易挨过去。

    地处江南之地,只有冬夏,无有春秋。

    叮铃铃。

    铃声响起。

    随即大喇叭也响了:“请全体师生,前往礼堂集合观礼!”

    池桥松正准备跟王民忠、李维维等人聊几句就走,听到大喇叭后便不着急,跟随大部队进了礼堂,找位置坐下。

    半个小时后。

    一群老师簇拥着见过一次的李副官,走进礼堂,走上讲台。

    “兹任命郝伯昭同志,为墨坎县讲武堂首席讲师,统筹讲武堂一应事务,教导学员习武向上,忠诚于朱光闪同志。”

    面容温和的郝伯昭,是讲武堂内比较低调的武士境老师,已经年过五旬。

    他从李副官手中接过委任书,精气神都显得温吞,微笑着谦逊自己能力有限,没有管理经验,不周到地方希望在座老师能多担待一二。

    与当初意气风发的刘文涛,形成截然相反的态度。

    不过考虑到刘文涛还在住院。

    郝伯昭如此低调,也是情有可原——万一再来一位看他不爽的老师,直接肉搏切磋,把他也送去医院那就搞笑了。

    当然。

    讲武堂的武士境老师中,罗教授高升,周向贤调离,刘文涛住院,也没剩下几位了。

    “啧啧,老刘是真惨啊,被老周打个半死,现在连首席讲师也丢了。松哥,你说这算不算赔了夫人又折兵?”

    李维维小声调侃。

    池桥松淡然回道:“武道争强,技不如人就得低调。”

    文斗可以有多种多样的手段,然而武斗,必须有真本事支撑,半点也容不得造假。

    “下午还回去?”

    “回去。”

    “留下来吧,松哥,一起唱歌啊。”李维维继续拉拢关系,他觉得池桥松这人有前途,在一众学员中最成熟。

    尤其是给老师送礼这事,让他印象深刻。

    这般年纪的少年,脸皮特别薄,而又十分自傲,让他们去送礼属实难为人——要送礼也是父母来送。

    讲武堂这批学员,举行过几次对练,池桥松是佼佼者之一。

    如果说有希望进阶力士境,池桥松绝对算一个。

    所以郝伯昭在台上讲话,李维维就在台下不断拉拢,说得烦了,池桥松终于点头答应,晚上一起去唱歌。

    “人不要多,安静点。”

    “好嘞!”

    …

    …

    …

    墨坎县城西马门桥,从一条灌溉渠上穿过,又叫灯红酒绿一条街。

    李维维娴熟的叫了一辆倒骑驴三轮车,喊上池桥松和另外三个学员,一路直奔马门桥的绿芒果卡拉OK厅。

    卡拉OK是半舶来品,近几年才兴起。

    与同样刚兴起的酒吧一道,在大夏民国蓬勃发展,挤占了很多老式歌舞厅的生存空间。

    年轻人夜晚,要么去酒吧蹦迪,要么就去卡拉OK唱歌。

    不过歌舞厅也在升级。

    池桥松从倒骑驴上下来,就看到隔壁一家店,经理模样的人正指挥工人,把“夜来香歌舞厅”的老旧招牌摘下来,挂上“极昼夜总会”的新招牌。

    当然。

    池桥松对蹦迪、跳舞没兴趣,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跟着李维维走进绿芒果卡拉OK厅。

    “老板,开个包厢,先订……五个小时吧。”

    “几个人,五个是吧,去307正好。”

    进了包厢,叫上酒水瓜子,李维维开始点歌。

    大夏民国战乱不休,但娱乐业却很繁华,大歌星、大明星一样可以名满天下。只是歌星、明星名气再大,也是低人一等的戏子。

    年轻时风光无限,年老一点后,要么退居幕后,要么就嫁人为妾。

    武道昌盛的时代,武者才是人上人。

    “松哥想唱什么歌?”

    “来一首《长江两岸》吧。”不爱唱歌的池桥松,勉为其难点了一首民歌,这首歌他在讲武堂的广播里,听过几次。

    歌词很好,旋律也好。

    “我的家在长江两岸……”握着麦克风,池桥松跟随前奏酝酿片刻,便开口唱出来,声线一般般但没跑调。

    啪嗒!

    包厢门被猛地踹开。

    一队穿着宪兵制服的士兵,荷枪实弹冲进来,大声呵斥:“风纪队临检,所有人双手抱头蹲在一边!”

    池桥松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李维维已经拉着他从沙发上起来:“松哥,没事,是临检,抱头蹲一会就行了。”

    包厢外面,隐约传来老板的喊声:“别吓着我的客人,我会告你们扰民!”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