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二十七章 大门槛功夫

第二十七章 大门槛功夫

    “咳咳,讲武堂所有学员注意,播报一则喜讯!”

    池桥松离开办公室没多久,就听到讲武堂的大喇叭里,传来孔宏才的声音。

    顿住脚步。

    他猜得出来,应该是关于自己的。

    果不其然,孔宏才继续说道:“庚申七班学员池桥松,于近日突破力士境,成为我墨坎县讲武堂第一届学员中,首位突破力士境之人。

    望其他学员们,能力争上游,向池桥松学员学习,争取尽快突破。”

    消息一出。

    练武的、休息的、睡觉的学员,全都哗然。

    “松哥突破力士境了?”李维维直接从床上爬起来,从床底保险箱拿出一叠毛票子,“今晚要给松哥庆祝!”

    带上钱,他直奔池桥松的宿舍。

    四人间宿舍里,王民忠在大院练武没回来,陈海和毛三建互相对视一眼,都觉得头大。他们平时跟池桥松关系不好,基本不说话。

    甚至一开始还有些龌龊。

    现在池桥松突破力士境,一下子就把身份差距拉开,接下来怎么面对池桥松?

    两人一时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毕竟只是半大小子,没学会大丈夫能屈能伸那一套。

    但他们想多了。

    池桥松压根就没在意这两人,他回了宿舍,拿上一把扇子,转身就去大院乘凉。因为还要等后续的练武安排,所以今天不打算回家。

    片刻后,李维维等学员,纷纷赶来大院。

    “松哥!”

    “池桥松,厉害啊!”

    “晚上喝酒去。”

    “请客啦,桥松。”

    “高手兄!”

    “恭喜池桥松同学,成为咱们这届讲武堂学员的牌面。”

    讲武堂是个小江湖,见到池桥松突破,很多学员都来道贺。

    尤其是几位拔尖的学员,觉得自己迟早能突破,以后跟池桥松就是一个阶层的人,自然要来亲近亲近。

    池桥松敷衍一阵子,答应了李维维提议的吃饭庆祝。

    …

    …

    …

    喝!

    哈!

    小操场上,池桥松一拳一脚演练《疯牛大力拳》。

    郝伯昭、孔宏才、徐景阳等几位老师,一边看他练拳,一边喝茶抽烟,时不时的还互相讨论一二句。

    这是在考察池桥松的武道根基。

    本来不需要多此一举,实在是墨坎县讲武堂没有学员拿得出手,好不容易出一个苗子,大家伙挺稀罕。

    甚至首席讲师郝伯昭,亲自下场考验池桥松武功。

    轰然一拳。

    牛影一闪而过。

    池桥松收拳站立,向周围老师拱手施礼。

    “不错不错,基本功相当扎实,没有一丝不稳当的地方。而且能够看出来,你是有融入腿法、步法,大概是《十二路弹腿》和《禹剑》的效果。”

    郝伯昭乃是武士境高手,很快就看出来池桥松的武功路数。

    他和蔼微笑道:“武道并非争一时长短,打牢基础对未来更有好处,你很不错,小池。”

    “谢首席夸奖。”

    “年轻人不骄不躁是好事,现在横练入门功夫你已经跨过,接下来就是修炼大门槛功夫,夯实力士境。”

    横练入门,是打熬筋骨皮膜,让身体滋生出明劲的功夫。

    这一类功夫,力士境下三等就是极限。

    想要继续修炼,就得修炼大门槛功夫。顾名思义,力士境就是武道的大门槛,门槛外面是普通人,里面是武者。

    练好大门槛功夫,就能夯实力士境,向勇士境进发。

    “我对武道所知甚少,全凭首席做主。”池桥松开始藏拙。

    但郝伯昭很满意这个态度,年轻哪需要那么多想法,听老一辈安排就是:“我最近也闲着无事,就由我亲自教导你。”

    “是,老师。”

    “我有三门大门槛功夫,《猛虎大力拳》是《疯牛大力拳》的进阶,往上还有《大力神拳》可定武士境。

    《泼风快刀》比较复杂,需要浸淫时间很长,且学起来难,精起来更难,但练到高深处,一样可定武士境。

    《一字手飞蝗石》乃是我独门绝技,整个墨坎县找不出三个会这门功夫的,当然暗器是小道,全看你愿不愿学。”

    三门功夫,各有优缺。

    池桥松请教:“老师,我最适合哪一门?”

    郝伯昭沉吟片刻,说道:“《猛虎大力拳》吧,在这三门功夫中最好学,而且往后还能继续学《大力神拳》,潜力也足够。

    你是农家出身,等你大一些了,大概就要找工作。

    先把武道境界练上去,对你帮助很大。”

    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如果池桥松家里有钱,能支持他常年浸淫武道,自然是学最上等的大门槛功夫,夯实武道基础。可池桥松是农民之子,学更容易练成的武功,才能尽快赚到收益,养家糊口。

    “那我就学《猛虎大力拳》。”池桥松干脆点头。

    实际上他根本没必要选择,有月桂树灵根存在,只要肥料够,三门大门槛功夫全学了又如何。

    别人走质量。

    他完全可以走数量。

    “我不是每天都在讲武堂,一三五上午开课,其它时间你可以自己安排。有什么不解的地方,你可以直接去我家里询问。”

    郝伯昭写下地址,递给池桥松,便起身离开。

    学员进阶力士境,已经很难再上大集体课,都是老师单独教授。

    所以形成了类似学徒的风格。

    现在池桥松,就是郝伯昭的半个学徒、半个徒弟,以后学有所成,与郝伯昭之间也会有一段师生情谊。

    当然。

    肯定没法跟正式拜师的关系相比较。

    “可能还要去帮忙干点活吧。”看着手上写着地址的纸条,池桥松心中想到。不过成为首席讲师的学生,对他来说是个不错的结果。

    …

    …

    …

    “松哥,这边。”

    李维维已经喊好了一辆黄包车。

    池桥松坐上黄包车,对他说道:“谢了。”

    李维维赶紧摆手:“哎呀,松哥客气了,有事尽管招呼我。”

    又掏钱塞给黄包车师傅:“先去国考办,来回两趟,在那等着,回来直接把我松哥拉到马门桥的大桥饭店。”

    黄包车师傅应道:“好嘞!”

    池桥松想要拒绝别人付钱,但又没张开嘴,他不喜欢争着买单的行为,感觉比较庸俗。

    不过李维维这人还行,以后可以多关照他。

    黄包车十分稳当。

    片刻后来到墨坎县国术考试办,简称国考办,负责历年武试考核,和武者境界勘定,以及相关证件发放。

    武道境界,就像是四六级考试。

    大家都有证。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