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三十九章 难成大器

第三十九章 难成大器

    噌啷。

    剑刃从剑鞘中拔出,池桥松手握铁剑,神情严肃。

    与当初修炼《禹剑》不同,孔宏才教学《白虹剑》直接使用铁剑,用他的话说:“《禹剑》那是孩子玩的,《白虹剑》是杀人技,杀人技哪有用木剑去练的。”

    他先舞一套剑法招式。

    随即将暗劲导入铁剑,顿时剑刃上金铁声自吟:“你现在只掌握明劲,力量刚猛而不知收敛,学起来只怕更困难。”

    “我有时间,不怕困难。”

    “也对,你毕竟还年轻。”看着池桥松稚嫩的脸,孔宏才不由得心下感慨。

    他教了池桥松很久,见多了池桥松当初笨拙的练习,似乎内心里一直没把池桥松当做天才,甚至连优秀都算不上。

    然而考虑到池桥松十五岁的年纪,怎么说都是武道天才一流。

    因此他教学更加认真起来:“武道最重自信,这一点你做得很好,保持下去。”

    “我会的。”

    “今天我们先学《白虹剑》第一式,白虹贯日……这招剑法照应古时典故,讲究刺客报恩搏命一击,安排在第一式,就是注重这股有去无回的气势。”

    剑招姿势平平,唯独在劲力上的运用,精妙繁芜。

    孔宏才自身武道或许一般般,但教学时思路比较清晰,解说非常到位:“你只会明劲,这第一式正合你味。基本上前几式都重一往无前的气势,往后慢慢有来有回,演变为以退为进,那时候不懂暗劲将会加倍困难。”

    这反而正合池桥松之意。

    他有月桂树,肥料到位直接大成,这种明劲、暗劲节奏清晰的武功,反而更适合用来突破:“老师我学得慢,第一式您慢慢教如何?”

    “不怕你学得慢,只要你学得进去,迟早能学到精髓。”

    “我练武别无所长,唯有勤奋二字牢记于心!”

    …

    …

    …

    “你跟孔宏才学《白虹剑》了?”

    首席讲师办公室里,郝伯昭板着脸看着池桥松。

    才学了《白虹剑》没几天,池桥松就被郝伯昭发现,虽然讲武堂并不禁止学员修炼其它武功,可是也不鼓励学员乱改武功。

    “老师,我并未放弃《猛虎大力拳》,只是学一学《白虹剑》借鉴一二。”

    “荒唐!”

    郝伯昭脸色陡然阴沉下来,呵斥道:“你懂什么叫借鉴,没学会走路就想学跑步,你以为武道是过家家吗。

    连这点恒心都没有,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能走得更远。

    《猛虎大力拳》你不练上三五年,凭什么觉得这门功夫不适合自己。

    你能几个月就进阶力士境,是不是就以为,再过几个月你就能进阶勇士境。然后三五年后武士境,甚至大师、大宗师都向你招手?

    简直痴人做梦。

    比那些大家族的子弟,你差得远了你可知道,池桥松,你在墨坎县讲武堂算个人物,去了外面你狗屁都不是!

    狗屁你可知道!”

    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池桥松脸上难免有些尴尬,他倒不是恼羞成怒或者畏惧退缩,毕竟他清楚郝伯昭骂自己,才是尽了老师的职责。

    但被这么骂,终究有些不忿。

    他深呼吸一口气,把情绪压下,淡然回道:“老师,我会坚持《猛虎大力拳》苦练不缀,但《白虹剑》我也依然会借鉴。”

    “你!”

    郝伯昭大怒:“脑子不灵光是吧,我跟你说了半天,你屁都没听进去?”

    “我听进去了,也明白老师是为我好,但我的武道,我自己很清楚。”池桥松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资质其实差劲,但胜在悟性不错,多学多练才是出路。”

    很少见到有学生或者徒弟,敢顶撞自己。

    甚至还坚持己见。

    郝伯昭有些被噎住,半晌才说道:“本以为你灵活的很,能听人劝,没想到你也是一根筋……

    支部会议上,已经原则通过你的入社申请,接下来会把你列入观察社员名单,对你进行观察考核。

    你这样三心二意练武,是武道禁忌,考核组很有可能对你打叉,知道吗?”

    “考核组?”

    池桥松对结社一事并不清楚,也不是很关注,考核组是他第一次听说。

    不过他对此并不紧张,轻松说道:“老师,十月份就能见分晓,或许那时候我会给您交一份满意答卷呢。”

    “我满意不满意无所谓,我教你武功也不求你回报什么,考核组满意,才是对你人生的负责。”

    挥了挥手,郝伯昭有些意兴阑珊:“行了,讲武堂收学费教武功,你也不是我徒弟,怎么选择你自己决定,回去好好想一想吧。”

    大家意见不合。

    没必要再多聊,十月份就能见分晓,所以池桥松不着急:“我回去了,老师。”

    等池桥松离开办公室,郝伯昭长叹一声,也起身离开。

    他等来讲武堂首席讲师职位,怎么说也想要有一番作为。池桥松以农民之子身份,十五岁进阶力士境,是一棵值得栽培的苗子。

    所以他从内心里,希望池桥松能有所成就。

    眼见池桥松武道上三心二意,他难免受到影响,总有口气不顺畅——要是换成是他徒弟,早铁棍子挨在身上了。

    一路气闷回到家中。

    老婆刚刚打完麻将回来,见他气呼呼便问道:“怎么了,又跟县里面的人吵起来?”

    “吵什么吵,大家再心不合面上也和和气气。”

    “那你气什么?”

    “气讲武堂,半个好学员都没有,去市里开会都丢脸。”郝伯昭没好气回道。

    他老婆好奇问道:“不是有池桥松吗,你都让他来家里了,我还以为你要收他当徒弟呢……这小子性格还好,就是干活磨磨唧唧的,感觉老大不愿意一样。”

    郝伯昭并不愿多说。

    只是敷衍一句:“难成大器。”

    …

    …

    …

    与老师郝伯昭发生了不愉快的争执,并不耽误池桥松的生活节奏,依然是抽空去讲武堂学习《白虹剑》,其它时间都在一道坎呆着。

    打猎,看书,练武,教拳。

    一晃十月终于到来。

    肥料库中盼来了新的一包肥料,当时池桥松就把肥料洒在月桂树上,看着代表《猛虎大力拳》的果子成熟。

    摘下,吃掉。

    随后身体四肢百骸涌出一股股暖流,无数练拳的经验塞进脑子里,在他眼前化作一幅幅画卷,深刻进记忆。

    身体不由自主跟着运动起来。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