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四十七章 剑意难

第四十七章 剑意难

    讲武堂面积不大,而且建成一年都没到。

    故此档案室没什么需要做的,并且有勤工俭学的学员在里面整理资料,池桥松只需过来露个面,点个卯即可。

    这样的工作正合他意。

    “池师兄。”两名勤工俭学的学员,见到池桥松,赶忙打招呼。

    “嗯。”

    池桥松淡淡回应。

    实际上这两人都比池桥松年纪大,但池桥松作为本届唯一毕业学员,身份上就是所有学员的大师兄。

    而且往后不管墨坎县讲武堂,出了多少天才,池桥松都是大师兄。

    除非。

    朱大元帅倒台,讲武堂被裁撤。

    “一个月啥活不要干,白拿八十块钱工资,节假日有福利补贴,而且还将计入正式工龄……可惜不是公务员。”

    讲武堂里只有老师属于公务员,其他人都是临时工。

    公务员隶属于大夏民国的正式编制,不管是开除还是提拔,都要经过正规程序进行。至于讲武堂的临时工,就是首席讲师郝伯昭一句话的事。

    池桥松入了新右会,挤进公务员序列是迟早的事,只是暂时没合适他的岗位。

    十五岁的少年,着实年轻了一些。

    …

    …

    …

    “才半年时间,你都参加工作,我都带出一位毕业生了。”孔宏才感慨。

    后院小广场上,池桥松一板一眼的练着《白虹剑》,并未回应孔宏才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话语。

    不过片刻后。

    孔宏才又看着池桥松摇头:“说实话,我真的看不明白,你到底是天才还是庸才。跟我练一个月《白虹剑》,连个皮毛都学不会呢?”

    池桥松很想翻白眼。

    他自己也苦恼。

    《猛虎大力拳》的大成,让他达到力士境上上等,对身体的掌控已经得心应手,击发明劲随心所欲,毫无凝滞。

    按理说身体调教如此透彻,悟性又自认为绝对不差。

    练武不该如此晦涩。

    一个月连《白虹剑》的皮毛都练不透。

    可武道这种事情,本就是知易行难,种种无形桎梏套在身上,很难将它挣脱掉。一千个力士境武者,也未必能有十个成功进阶勇士。

    当然。

    事实虽然艰难,可嘴巴上却不能服输,池桥松一边挥剑,一边回应:“说过多少次了,老师,我的武道先难后易。”

    “是是是,你练武先难后易,可我真看不出来你后劲在哪。”

    “说明老师你的眼力劲还不到位。”

    “你就吹吧,哪天把《白虹剑》练成,我就服你说的。”孔宏才鄙视道。

    “应该快了。”池桥松狠狠挥剑,劈砍在木桩上,木桩应声裂开。但他却在摇头,这裂口纯靠蛮力切开,并无《白虹剑》的剑意。

    剑意剑意,顾名思义,就是剑上带着武者的意念。

    可以理解为武者与手中的剑合二为一,剑就像是身体的延长。明劲在剑上如臂使指,指哪打哪,说打什么样就打什么样。

    练出一缕剑意,就代表摸到《白虹剑》的门窍。

    “快个毛线,你的招式确实滚瓜烂熟,可惜剑意基本为零。”

    “老师你知道吗,我当初跟随徐景阳老师学《猛虎大力拳》,他告诉我,席龙龙练拳三天等于我练拳三月。”

    池桥松收剑回鞘,拿起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和孔宏才一并坐在长椅上。

    咕咚咕咚喝下半杯凉茶,继续说道:“结果席龙龙现在还在练《猛虎大力拳》基础招式,我却已经拳出虎影随行。”

    “席龙龙那小子,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你跟他比个什么劲。”孔宏才不屑说道,“孙乾、马忠军都比他强。”

    十月份讲武堂又有两位学员突破力士境,就是孙乾和马忠军。

    池桥松闻言笑道:“确实,平白拉低了我的身价。”

    现在讲武堂学员里,他已经是独一档人物,早前还有人把席龙龙跟他作对比,现在都承认池桥松是天才。

    至于其他学员,突破的、没突破的,都是平庸之辈。

    “对了,老师,现在还有多少学员留在讲武堂?”

    “还剩两百多,其实要我说,手段还要再严厉些,那些练不成的武道的,直接赶回家去就行了,不要给他们在这里浪费时间。”

    讲武堂有劝退机制,对武道天资差劲的学员,修炼一段时间没有精进后,直接劝退回家。

    所以从一开始招收四百多名学员,劝着劝着,就只剩下两百多了。

    而且这剩下的两百多人,能进阶力士境的,恐怕也没几个。

    孔宏才翘着二郎腿,说道:“讲武堂的生源还是太杂了,给钱就能进,这能挑出什么好苗子,至少也要入学考核筛掉一批吧?

    当然这不现实,筛掉人多了,得少收多少学费,怕是连我们的工资都发不起。”

    池桥松莫名有些感慨:“讲武堂不论出身,给大家一个希望,我觉得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我就从讲武堂搏出机会了。”

    大夏民国武道昌盛,但真正练得起武,还是少数大家族子弟。

    普通人有天赋也难寻门路。

    最多花钱在武馆里学几样横练入门功夫,万一学不对口,突破不了力士境,可能一辈子就蹉跎掉了。

    孔宏才也是过来人,明白池桥松的感受,说道:“你是有天赋的,不来讲武堂,就是去武馆,也能练出头……时代在开放,越来越不埋没人才,这年头的武道强人,那些个宗师、大宗师,平民百姓出身的也不少。”

    池桥松哈哈一笑:“确实。”

    他情况特殊,有薄田金手指,武道一途肯定顺风顺水。

    …

    …

    …

    眼看着十月翻篇,十一月到来。

    《白虹剑》没练出剑意,跟随郝伯昭修炼的《泼风快刀》,更没有练出刀意——郝伯昭太忙,教学时间太少。

    然而。

    武道上面,还是有惊喜发生。

    这一天他将《云笈七签》看完,从县城里买来黄纸、朱砂、毛笔,准备亲自画符。

    画最简单的安宅符。

    选在早上八点半,这个时辰紫气氤氲即将收敛,画符时会少许吸收一点,可保家宅安宁、六畜兴旺。

    立身田舍当中,左手端一碗清水,右手并指成剑,在水中行运安宅符的复文内容,反复三遍,屏息静气。

    然后把水倒掉,右脚踏地三遍。

    完成制符的热身运动。

    铺开黄纸,毛笔上醮朱砂,心中默念咒语:“天雷殷殷,地雷昏昏,六甲六丁,闻我关名……土公土母土子土孙土家眷,香水落地,诸神归位!”

    导引术运转,一口炁在体内异常活跃,然后握紧毛笔,开始画符。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