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五十七章 斧头

第五十七章 斧头

    大雪封山。

    挡不住池父、二叔往田舍来往,两人都裹着熊皮大衣,里面只穿几件单薄衬衣即可,风吹不冷还透气。

    “还好,还好,昨晚没怎么下雪,大棚上面没有再积雪。”池父进了田舍,看一眼大棚,放下心来。

    二叔眼睛尖,一眼就扫到篱笆墙那里,有一处没有积雪的地方:“那是什么?”

    “爸,二叔,正好给你们说说我昨晚的奇遇……先前那只五道眉……大胆五和小怂五……凤栖梧桐木……”

    长话短说。

    池桥松简单复述一下昨晚经历。

    却把池父、二叔惊得呼声连连:“这样稀奇吗,两只五道眉都是灵兽,还捡到一棵灵根!”

    池桥松带着两人去看凤栖梧桐木,趴在枯木上睡觉的两只小兽,见到有生人靠近,立刻麻溜的爬起来,跳上篱笆墙跑走。

    “果然是两只五道眉!”二叔讶然。

    “这就是凤栖梧桐木?”池父仔细打量起枯木,“是挺像梧桐树的,梧桐子都结在心皮上,这个叶片就是心皮,是梧桐子的柄。”

    普通的梧桐子,是一味中药。

    不过凤栖梧桐木的梧桐子,显然不普通。

    “我准备把两只五道眉养起来,大棚菜随便它们吃,只要能为我找到灵根。”

    “应该的,我们不吃菜都该给它们吃。”池父点头,对于有功于老池家的五道眉,他相当看重,“回头我给它们弄个窝,是一窝的吗?”

    “两个公的,分窝吧,就是不知道它们住不住。”

    “那就先做两个窝再说,我也好久没有做木工活了。”池父是个篾匠,就是做竹编手艺活,但是木匠活同样拿手。

    二叔笑道:“大哥你先给五道眉弄窝,我准备去老枪头家里一趟。”

    池桥松说道:“二叔,不着急去抱小狗,这大雪封山的,你出门太危险了。”

    “这有啥危险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去年大雪封山的时候,二叔还带你去山里逮老跑子呢。”二叔自信满满说道。

    老跑子就是土话里说的野兔。

    冬天野兔没吃的,不得不出窝找食。

    但是雪太厚的话,野兔跑不动,一抓一个准。

    池父也说道:“这点雪还难不倒你二叔,让他出去跑一趟。”

    …

    …

    …

    池父做松鼠窝,二叔去抱小狗,池桥松则穿戴整齐,去了县城讲武堂。

    他现在是讲武堂的档案室管理员,属于助教身份,虽然不需要做什么工作,但每天得去点个卯——缺勤多了总归是不好。

    到了讲武堂才发现,好多老师都不在。

    “池师兄你不知道,昨天下大雪,所以今天老师们都去县里开会了,说是要组织抗寒救灾,确保全县民众安然过冬。”

    说话的是王民忠,池桥松之前的室友。

    “原来如此,难怪郝首席和孔老师都不在,对了,民忠,你武道进展如何了?”对于忠厚的王民忠,池桥松还是有好感的。

    王民忠闻言,苦涩一笑:“老师说我到了瓶颈,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打破瓶颈,天天练拳也没效果。”

    怎么打破瓶颈,池桥松没有捷径可以传授。

    他习武都是靠薄田金手指灌输,然后灌输的习武记忆,全都是勤学苦练、日夜不缀,最终才臻至大成。

    所以他只是安慰道:“练,继续练,我认为孔老师说得很对,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拳练百遍其义同样自见。”

    “嗯,我知道了。”

    “对了,你家父母没找你麻烦吧?”

    王民忠的父母离婚又各自再嫁娶,把他丢给了爷爷带,他摇头:“他们不管我了,我感觉还挺自在的,就是……”

    他开始吞吞吐吐起来。

    池桥松问道:“怎么了?”

    “那个,池师兄,我能不能求你帮个忙,我想勤工俭学,在讲武堂里面兼个职……去食堂打杂就行了。”

    “你生活费不够?”

    “是、是的。”

    “那正好,图书馆有勤工俭学名额,最近才劝退一名学员,正好空出这个名额,你过去吧,回头我跟郝首席说一声。”

    举手之劳,池桥松不介意帮王民忠一把。

    别过道谢不停的王民忠,池桥松在讲武堂转一圈,因为郝伯昭、孔宏才都不在,没机会教学,所以他很快就离开。

    回到家时。

    池父已经把两个松鼠窝做好,这东西没有技术含量,非常好做。

    把松鼠窝钉在田舍的墙壁上,还特意加了一根木棍连到篱笆墙上,方便两只五道眉进出,不必落地。

    “你不在家的时候,两小东西来过一趟,但看到是我就跑了。”池父说道。

    “嗯,不用管它们,有大棚蔬菜在这里,它们跑不掉的。”

    “对了,你这个新田怎么扩?”

    池桥松回道:“就按照原来方案,篱笆墙向外迁移,把第四亩地圈进来,等雪融化之后我们就买材料盖大棚。”

    池父默默打量几亩地,摇头道:“一亩一亩外扩,这样太费事了……你说以后还会扩张对吧?”

    “是,灵根越多,种的地就越多,这也是我主张承包一道坎的原因。”

    “暂时没钱承包整个山头,不如这样,把咱家新承包的二十亩地连到一起,全部圈进篱笆墙里面。”

    “怎么圈,这地方不平整啊。”池桥松皱眉。

    “搞成梯田,反正家里就守着一道坎过活了,我跟你二叔,你妈还有你二婶,一起刨土,争取把这边刨出三个平台,搞成二十亩的梯田大棚。”

    比起种田经验,池桥松可差了池父太多。

    上辈子池桥松是个大学生,除了读书、上班之外,连小菜园都没种过,更别说种田了。

    对于池父的安排,他从善如流:“那就这样搞,回头我来砍树、挖树根,你们专门平整土地就行了。”

    挖树根最难,池桥松留给自己,他力气大,适合攻坚。

    父子两人站在雪地里,对着田舍周围指点江山,勾勒未来生活的美好蓝图。

    等到下午的时候,二叔终于回来——因为大雪封路不能骑车,他是步行的老枪头家里,将那只虎斑犬狗崽子带回来。

    小狗崽子第一次离开母亲出远门,一路上哼唧个不停。

    二叔把它放在田舍地上,它还哼唧个不停,并且不给人碰。谁碰它,它就用奶牙咬谁,性子跟大狗一样凶。

    “才一个月就有五六斤了,这狗肯长,以后绝对比它妈还大。”二叔赞道。

    “挺漂亮的是吧。”池桥松抓住小狗崽子,仔细检查它身上,看有没有寄生虫之类,准备给它做个卫生。

    “大哥,你给狗狗起个名字呀。”前来围观的妹妹池小芽,脆生生说道。

    “好。”

    池桥松想了想:“这崽子长得虎头虎脑,就叫虎……斧头吧。”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