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五十九章 一家人

第五十九章 一家人

    “一道坎的土壤肥,肥得很!”

    二叔咧嘴笑:“不肥的话,你们吃的蔬菜咋那么漂亮,承包一道坎肯定挣钱就是了。”

    小姑和小姑父点头,表示认可。

    池父接着说道:“我的意思是,一祥你跟雅丽在外面打工,还租房子住,又要照顾墨山、温婷和墨水,不如回一道坎。”

    “回一道坎能干啥?”小姑意动,但又拿不定主意,便看向小姑父,“一祥上班一个月还能拿六十块钱呢。”

    池父说道:“帮着家里种田,一道坎这么大地方,还怕不够种田吗。”

    小姑父有些迟疑:“我跟雅丽,种田都是生手。”

    他是县城里人,从小就没种过田,跟小姑结婚后,也只是偶尔农忙时过来一道坎,帮着干点力所能及的活。

    这时已经干饱饭的池桥松,舀了一碗青菜蛋汤下下饭。

    然后说道:“小姑、小姑父,我爸的意思是你们过来家里住,然后我们一大家人一起承包一道坎。

    不一定非要是种田,一道坎能做的事很多,种树、修路、开荒田、盖房子,都是活。

    至于赚钱的问题,我给你们说个保证,一年三五千块轻轻松松。

    你们总该相信我吧?”

    小姑、小姑父一起笑道:“谁能不相信我大侄儿,现在我在粮油店里,老板都要给我三分面子,知道我大侄儿是力士呢。”

    “相信我,你们就回来。”池桥松说道,“先在一道坎干几年,等我武道精进之后,家里肯定要做生意,到时候有小姑、小姑父你们发光发热的时候。”

    自古官不离商、商不离官。

    大夏民国的武道强人,尤其是那些手握大权之人,背后都有大生意支撑。

    当初池桥松刚刚晋升力士境,就有彭蠡会的人邀请他加入结社,可见武道与生意本就是相辅相成之事。

    得了池桥松的保证,小姑父一家再无顾虑。

    爽快答应辞职搬回来。

    …

    …

    …

    年关将近,天气愈发寒冷,时不时零下结冰。

    所以老池家也没法在这个季节,大动干戈,只是抓紧将第四亩地的大棚建好。

    同时也把暴露在外面的四棵灵根,月桂树、蟠桃树、七彩葫芦藤、凤栖梧桐木,统统挪到大棚里面。

    这是池父发现的问题。

    春夏秋还不觉得什么,到了冬天四棵灵根依然苍翠,在雪地里显得过于突兀。

    虽说后山田舍这里不怎么会来人,但万一被路过的外人发现,把灵根暴露出去,终归是有一定风险存在。

    “还是要改。”池父站在斜坡上面,俯瞰田舍大棚。

    池桥松问道:“怎么改?”

    “把地平整好之后,田舍的地还得再整整,把几亩地整成方块田,再把大棚对齐。现在大棚高的高、矮的矮,长的长、短的短,太乱了。”

    “爸,我发现你有个问题。”

    “啥子?”

    “你有强迫症。”

    “啥病?”

    “不是病,就是一种行为,做什么都要做的整整齐齐的行为。”池桥松笑着说道,对他来说大棚能种菜就行了。

    但是对池父来说,光种菜不行,还要兼具美观。

    池父抽两口旱烟,说道:“那这不是好事吗,做什么东西我都要整整齐齐,像我做竹编,有一点毛病都不行。”

    只要强迫症不影响生活,没有什么不好,池桥松点头:“爸你说得对。”

    忽然他又想起来什么:“回头爸你给我弄个木桌,再配上几把竹椅,放到大棚里,就放在凤栖梧桐木边上。”

    “这是要做什么?”

    “凤栖梧桐木时时刻刻散热,我想冬天的时候,你们没事可以过来暖和暖和,打打牌、嗑嗑瓜子都很好啊。”

    “那行啊。”池父没有拒绝,“回头这边温度高,我就把这边种上豇豆、青椒、茄子,这些菜要温度高才肯长呢。”

    “回头爸再给我做四个木牌,给四亩地大棚各自起个名。”

    “大棚还起名字?”

    “无聊起着玩,一个大棚一棵灵根,就叫月桂大棚、蟠桃大棚、葫芦大棚和梧桐大棚,将来大棚多了,有名字不容易乱。”

    池父听完,表示赞同:“唔,不错。”

    这时候小姑拎着菜篮子从下面路过,抬头看着这对父子,笑问道:“你们爷俩说啥悄悄话咧?”

    “我爸要在山里作画,把大棚改个造型,说现在的大棚不美。”池桥松对小姑挥了挥手,“小姑,你跟小姑父住着还习惯吗?”

    “有啥不习惯的,你小姑我本来就是农村人。”

    “小姑父呢?”

    “他习不习惯不重要,让他住猪圈都没事。”

    这属于调侃,现在小姑、小姑父住在池桥松以前的房间,挤是挤了一点,但不透风不漏雨。等到开春冰化,老池家还得再盖房子。

    …

    …

    …

    “斧头,给你骨头。”

    池小芽拿着一根鸡翅膀骨头,递给虎斑犬狗崽子。

    池桥松忙的时候,都是由妹妹池小芽负责喂养斧头。

    现在的斧头太小,还属于奶狗,吃不了骨头,但是啃一啃,吮吸一下味道还行。

    斧头立刻叼着骨头趴在地上,默默的玩起骨头来,它已经熟悉了田舍的环境,也熟悉了老池家这一大家人。

    但是它只亲近两个人。

    一个是池桥松,一个是池小芽。

    池小芽等于说是它的铲屎官,自然亲近;而池桥松则是它的主人,不敢不亲近——池桥松可不惯着斧头。

    只要斧头犯错,池桥松真动手削它。

    这也是培养合格猎犬的必经之路,一味纵容,只能养出看门犬,养不出守山犬。

    “叽叽,叽叽!”

    门口传来五道眉的叫声。

    池小芽丢下玩骨头的斧头,推门出来,寒风扑面,将她的小脸都吹白了三分。

    大胆五与小怂五,正趴在门槛上望着她。

    池小芽晃了晃手里的钥匙:“你们可真贪吃,大哥有交代,一天只给你们吃一顿,一顿不超过二十分钟。”

    “叽叽!”

    “叽叽!”

    两只五道眉听不懂池小芽的嘀咕,但是看得见钥匙,已经蹦蹦跳跳来到大棚门前。

    等池小芽开门,它们就迫不及待的冲进去胡吃海喝——别的松鼠大概都去冬眠了,就它两死皮赖脸不去冬眠。

    当然。

    别的松鼠已经储备好过冬粮食,缩洞里吃喝睡就行了。它俩不行,从老窝来回倒腾几趟粮食,也没见倒腾过来多少坚果。

    然而就在池小芽也跟着进大棚时,忽地一阵扑簌簌的声音,随即一只老猫般大小的怪鸟冲进大棚里。

    绕着大棚飞一圈,便开始啄食里面的青菜。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