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六十章 老家贼

第六十章 老家贼

    “呀!”池小芽大惊。

    这怪鸟像是麻雀,但是她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麻雀,两只五道眉也被吓了一跳,愣愣的看着巨大麻雀偷吃蔬菜。

    池小芽心疼自家的菜被偷吃,鼓起勇气拿起一根棍子,对着巨大麻雀挥舞:“臭鸟,走开!”

    巨大麻雀换个位置,继续吃菜。

    任凭池小芽怎么驱赶,都赶不走它,甚至不耐烦起来,还冲向池小芽,往池小芽身上撞击,直接把池小芽撞倒在地。

    两只五道眉见势不妙,冲过来对着巨大麻雀龇牙咧嘴的叽叽叫唤。

    可惜它俩的威慑力还不如池小芽。

    巨大麻雀抬头看一眼它俩,就自顾自的吃起青菜。它吃青菜只吃青菜心,不吃青菜叶,看到豆荚之类的果子,更是只吃嫩稍。

    祸害的程度,远超五道眉。

    “走开,走开,呜呜,不要吃我家的菜!”池小芽爬起来,带着哭腔,使劲挥舞棍子,想把巨型麻雀赶走。

    …

    …

    …

    哐当,哐当。

    寒风料峭,阻挡不住池桥松干活的热量。他穿着三根筋背心,爬上一棵老树,不断用砍刀切削枝干,把老树切得光秃秃。

    二叔、小姑父在下面忙着整理树枝,这些树枝有些能当木料,剩下的也能当柴火。

    砰咚。

    池桥松从树干上跳下来,拿起锯子,又开始呼啦呼啦的锯树。

    要把田舍周边土地平整,这些老树必须清理掉,不然树根盘根错节,没法种庄稼、蔬菜。

    “二叔、小姑父小心,树要倒了。”

    随着池桥松一声喊,半人怀抱粗的老树,吱呀两声,重重砸在地面上。

    二叔和小姑父合力拖着树干,往山下拖去。

    池桥松没有跟上去,他拿起铁锹,开始挖土,把树根起出来。

    池母、二婶、小姑则拿着镐子,将所有泥土都刨一遍,一来是平整土地,二来是拾捡石头——毕竟是山地,石头比较多。

    另一边,池父拿着卷尺,仔细丈量脚下的土方,他负责总体规划。

    这时候田舍方向传来池小芽的哭声,一路哭着跑上来,跑到池桥松身边:“大哥,有大鸟,大鸟吃咱家的菜。”

    “大鸟?”池桥松诧异。

    “嗯,是大鸟,不但吃咱家的菜,还欺负小芽。”

    “走!”池桥松一把抱住妹妹,匆匆奔走回田舍,走到门开的大棚里。

    恰好见到一只巨大的麻雀模样大鸟,从大棚里飞出去,一溜烟便飞得没了影。不过池桥松还是瞧清楚了。

    这赫然就是一只麻雀。

    只是体型巨大,足足有猫头鹰大小。

    他目光一闪,便有灵感在脑海中酝酿:“像是麻雀中的灵兽,老家贼!”

    大夏民国灵兽巨多,一旦成为灵兽,为了与普通野兽作区分,就会重新起一个名字。老家贼就是灵兽麻雀的称呼。

    “大哥,什么是老家贼呀?”池小芽眨着大眼睛问道。

    “不是说了吗,是麻雀中的灵兽,普通小麻雀也会修炼,然后就能修炼成灵兽,长得比猫还大,最擅长偷抢食物。”

    “嗯,老家贼特别坏,糟蹋了咱家好多菜。”池小芽说着,又指向还在大棚里吃菜的两只五道眉,“大胆五和小怂五帮我呢,只是老家贼不怕它们。”

    “废柴。”

    池桥松直接将两只五道眉拎起来,扔出大棚外:“两个打一个都打不过,还有脸吃菜,滚蛋去求。”

    “叽叽!叽叽!”两只五道眉抗议。

    池桥松不理会。

    老家贼前来偷吃大棚菜,让他心生思量。

    现在山里很多动物都冬眠了,打猎越来越难,碰到灵兽的几率更是大跌,所以他打起老家贼的主意。

    毫无疑问。

    老家贼冬天里也艰难,不然绝不会轻易跑到大棚里抢菜吃。

    池桥松想了想,果断去城里买了最结实的尼龙线网兜,然后绑上铁桦木杆,制作成专门的捕鸟网兜。

    接下来就是静等老家贼再度造访。

    老家贼这种麻雀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头,见惯了各种人,池桥松怕它畏惧自己不敢来,就专门让池小芽负责开关大棚门。

    “小芽,你怕不怕?”

    “小芽才不怕老家贼呢,老家贼怕大哥。”池小芽握着小拳头。

    “很好,我家小芽将来绝对巾帼不让须眉。”池桥松笑道,比起池桥武、温墨水,他反而更看好池小芽。

    只是不知道池小芽的武道天资如何。

    不过就算武道天资不行也没关系,将来可以供池小芽读书,考大学,走文理科路线,也是一条出路。

    …

    …

    …

    一连三天。

    池桥松都心心念念在老家贼身上,不过总有事情缠身。

    县里面终于组织好抗寒救灾行动,讲武堂师生也有安排,分配到城关镇边上的石口乡。

    石口乡下面有十九个村,讲武堂便再分成十九组人马,每组人马一位老师和十名学员,负责对口救灾。

    “你也去历练历练,我给你安排带个组,救灾石口村。”郝伯昭吩咐池桥松。

    石口乡的乡署驻地就在石口村,等于是乡镇中心,基本上没有怎么受灾。让池桥松带队去救灾石口村,等于白送历练经验。

    “多谢老师。”

    “嗯,去到地方,吃喝方面谨慎一点。”

    “我晓得。”

    第一次下基层工作,池桥松觉得挺有意思。

    大夏民国疆域两千万平方公里,划分四十八省七市,军阀混战许久依然凝聚成一体,靠的就是基层凝聚力。

    没有军阀敢忽视对基层的安抚,否则中央的大宗师、宗师,会教这些地方军阀如何做人。

    “小芽,等老家贼再来,你就让它吃,装模作样赶一赶就行。等把它养熟了,大哥也该回来了,正好抓它。”

    因为要下乡,捕捉老家贼的计划,只能往后顺延。

    “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至少一个星期,不过中间也可以回家。”

    “嗯。”

    随后跟父母交代一声,池桥松拎着一包行礼,赶往讲武堂。

    “池师兄,这边!”李维维招手,他和王民忠等十位学员,被分配过来,跟着池桥松救灾石口村。

    说来他早就属于被劝退序列,只是一直厚脸皮留在讲武堂,现在甚至连拳脚功夫都不练了,四处晃荡。

    经常帮池桥松跑腿,算是池桥松手下第一号马仔。

    池桥松只是助教,还没授课资格,所以称呼上不能喊老师。恰好他是第一位毕业学员,所以大家都喊他池师兄。

    “都准备好了?”

    “全员到齐。”

    “车呢?”

    “我雇来了,在外面停着呢,倒骑驴。”李维维一边汇报,一边抱怨,“上面可真抠门,这大冷天只给雇倒骑驴,要把人冻死啊。”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