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六十九章 大水虺

第六十九章 大水虺

    “那要是渡不过去呢?”

    “渡不过去,那就化为灰灰了呀,异类修行总是充满了艰难。它们不像我们人类,先天生下来就充满了灵性与智慧。”

    “这倒也是,我们人类可是世界的统治者。”

    “是的,所以如果你遇到一只渡劫灵兽,向你讨口封,你不妨从了它。一来免得被灵兽伤害,二来也行个方便。”

    “黄大仙讨口封,我倒是知道。”

    “大水虺也会讨口封呢。”

    “它也会?”女主持人浮夸的接梗捧梗。

    “当然啦,所以见到大水虺向你讨口封,你就回它……”

    “回它什么?”

    “回它……老龙王呀,吃饭了么您内?”

    “啊,这大水虺是夏北来得呗。”

    “可不咋地。”

    “有用吗?”

    “有啊,蛇类的梦想都是化龙……蛇大成虺,虺五百年化蛟,蛟五百年化龙,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应龙游景云,驭六气,乘万变,朱衣戴缨……先祖黄帝大战蚩尤,应龙连斩蚩尤、夸父,还送黄帝升天成仙!”

    “哇塞!”

    “所以说咱们彭蠡大湖,如果真有一条大水虺,是不是可以化作真龙呢……”

    这档节目报道本地新闻,实际上就是个故事会,主要听男女主持瞎掰扯。池桥松微笑着听完,时间也不早了。

    早睡早起,是他养成的习惯。

    …

    …

    …

    翌日是个阴天,池桥松吃完早饭就去了讲武堂点卯。

    因为《白虹剑》已经入门,他便不再跟随孔宏才修炼,只是偶尔去向郝伯昭讨教《泼风快刀》,希冀尽快入门。

    档案室日常无事,他点完卯就准备回家,却被李维维拉住。

    “池师兄,赶紧的。”

    “怎么?”

    “上车,去老洼坝看大水虺渡劫啊!”

    “嗯?”池桥松讶然。

    昨晚才听广播,彭蠡大湖可能有五百年的大水虺,今天大水虺就被人发现。

    等上了黄包车,李维维解释道:“今早的消息,彭蠡大湖枯水期忽然涨潮,老洼坝的石头桥都被淹了,有经验的渔民就猜测是大水虺渡劫。”

    池桥松好奇问道:“这怎么说,凭什么猜测是大水虺渡劫?”

    老洼坝是彭蠡大湖中的一处位置,在枯水期老洼坝就会裸露出来,上面有个隆起,天然一段石头桥。

    属于彭蠡大湖的景点之一。

    “彭蠡大湖又没下雨,忽然涨潮肯定是大水虺干的呀,不过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反正很多人都在往老洼坝赶。”

    黄包车到了湖边没法再走。

    两人需要步行,踩着龟裂的湖底往前走。彭蠡大湖枯水期,有一大半面积都干涸,全都是这种龟裂地面。

    一路上很多人都涌向老洼坝,等到跟前,果然发现老洼坝附近被水淹掉,只剩下石桥还露出浅浅一层。

    轰隆!

    阴沉的天空,忽然雷鸣。

    “春天还没到,这是雷打冬啊!”

    “可不是好兆头。”

    旁边有年纪大的人,听到雷声后窃窃私语。秋冬很少打雷,发生打雷都会伴随极端天气,属于异常天象。

    “忘了带伞,池师兄。”李维维抬头看了看天。

    天上的云层愈发厚实,阴沉沉的好似一床棉被盖下来。

    池桥松摇头:“无妨,这天气不会下雨,顶多下雪。”气温零度以下,正是三九天气,冷风似刀子。

    没等下雪。

    呜呜的警笛声传来,几辆涂着巡捕局字样的越野车,快速驶来。下来几十位警衣巡捕,全都荷枪实弹。

    “接到县知事署通知,老洼坝有危险,请广大民众立刻离开。”一名巡捕拿着大喇叭,带人开始驱赶人群。

    另外几名巡捕,则迅速拉上警戒线,不允许有人越过。

    李维维不忿的小声骂道:“什么危险不危险的,肯定是县知事听到大水虺,想要贪了去……听说这东西大补,吃一口长命百岁。”

    池桥松心态平和:“离远点看吧,五百年的大水虺,挨上一尾巴,你我都得凉凉。”

    他的确时常进山狩猎灵兽,但灵兽也分三六九等,寻常镇殿侯、游山鼓、当路君,那都是普通到极点的灵兽。

    五百年的大水虺,是即将化蛟的存在,称得上仙兽一流了。

    估计只有上师三境的武道巨擘才能降服,而墨坎县唯一的上师三境巨擘,就是县知事刘树民。

    刘树民是大师境,在墨坎县几无敌手——先前讲武堂的罗首席,也晋升了大师,不过早早调去市立国术馆当教授。

    轰隆!

    雷声愈发急促,天色更加暗沉。

    又是几辆越野车驶来,下车的人当中有一位,池桥松看得分明,是他的老师,讲武堂首席郝伯昭。

    “郝首席也来了。”李维维同样看见。

    “嗯。”

    “嘿嘿,咱们今天开眼福了,肯定真有大水虺渡劫!”

    “应该是如此。”池桥松也这么认为。

    如果只是一头普通灵兽,不可能引起这么大阵仗,又是县里派人封锁现场,又是诸多武道高手齐聚。

    没过一会,再来一辆越野车。

    郝首席等武道高手,都来迎接这辆越野车,迎下来一位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穿着很像中山装的四袋正装。

    李维维消息灵通,一眼认出:“是刘知事。”

    光看这位的派头,池桥松也能猜出,他就是县知事刘树民,武道外功的大师境巨擘。

    当然,这位只是下三等大师。

    与朱大元帅这样的上三等大师,实力天壤之别。

    下士三境之间的九等分并不太明确,但是上师三境之间的九等分,每一等都是巨大鸿沟,甚至堪比下士三境中每个大境界的差距。

    轰隆!

    一道闪电划破阴沉的天际,随即雷声如同打鼓。

    天空中寒风吹过,有雪花零零散散往下飘落,落地不化,将枯黄的龟裂大地渲染出一点白色。

    有人惊呼:“看老洼坝的石桥,被浪头打过去了!”

    池桥松点着脚尖,往前观望,看到原本露出浅浅一层的石桥,正被浪花不断拍击。先前老洼坝的水面还很平静,现在却生起大浪。

    即便寒风吹拂,也不该有如此大的浪头。

    往时彭蠡大湖丰水期,浪头都没有这么大。可见今天天气十分反常,必然与众人兴奋期待的大水虺渡劫有关。

    “刘知事、郝首席他们下水了!”李维维提醒道。

    几位武道高手,已经脱掉鞋袜,卷起裤管,开始往老洼坝的湖水中趟去,连县知事刘树民也是如此。

    忽地。

    高手们齐齐止步。

    警戒线外围观民众,也摈住呼吸。

    池桥松瞧得清晰,在石桥水面上,不知何时伸出一个巨大的蛇头,头上狰狞鼓包,仿佛有准备膨胀而出的角。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