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七十九章 受伤老扒子

第七十九章 受伤老扒子

    池父的确是个有魄力的当家人。

    一如当初借钱也要送池桥松去讲武堂习武,这一次听了小姑父的赊欠提议,他再度意动并做出决断。

    借钱也要把一道坎承包下来。

    “小松是力士境武者,承包一道坎很合理,你们说呢?”池父最后问询。

    二婶有些担惊受怕,忍不住嘀咕道:“借那么多钱,能还上吗,那些当官的一个比一个土匪,到时候不得把家抄了。”

    二叔听了,顿时对她瞪眼:“老娘们知道个屁,别乱插嘴!”

    二婶白了一眼二叔,但是没有再说话。上次被夕狗、年童迷走,二叔悉心照料,让她感受到拳拳爱意,再不跟二叔吵嘴了。

    随即二叔又说道:“大哥,我支持把一道坎承包下来,就咱家这大棚蔬菜,指定赔不了本。”

    计划就这么定下来,赊欠承包款也要把一道坎承包下来。

    “小松,能办下来吗?”

    “我不敢打包票,不过应该差不离,我可以找我老师帮忙。”

    赊欠承包款,一般人不一定能办下来。

    但是池桥松自己就是力士,还能托老师郝伯昭的关系——郝伯昭的讲武堂首席讲师身份,级别相当于乡镇一把手,待遇上还要高于乡镇一把手。

    “是这个道理呢,不要怕麻烦,请郝首席帮帮忙,还能拉进你们的关系。”小姑父赞同,并且传授一点社会经验,“人情这东西,就是要你麻烦我、我麻烦你,你什么都不麻烦别人,怎么能让别人麻烦你。”

    池父点头:“一祥的话,话糙理不糙。”

    这些道理池桥松都懂,他只是不太喜欢这种人际交往,不过为了承包一道坎,该走的关系还是要走。

    准备先自己出面,如果靠着力士境的名头就能办下来,这是最好不过。

    若是城关镇林业所不给面子,再去把老师郝伯昭搬出来不迟。

    见男人们已经商议妥当,二婶又忍不住泛起嘀咕:“欠钱都要承包一道坎,那开春还盖不盖房子了?”

    二叔呵斥道:“房子缓缓再盖又没事。”

    二婶小声反驳:“那不是住在这儿,晚上都感觉背上凉飕飕吗。我又不贪图房子孬好,就是不想住山上了。”

    二叔还要再呵斥。

    池桥松打断说道:“二叔、二婶,一道坎要承包,房子也一样要盖,的确不能再让你们住山上了。”

    游山鼓误闯薄田,美女蛇雨夜来袭,夕狗年童结伴迷人,再加上墨坎蛟临终托蛋。

    一件件事都表明了,薄田具现化在一道坎,改变了一道坎的风水气运,对邪祟也好、对祥瑞也好,都吸引力大增。

    的确不适合普通人再住。

    他自己没事,反而期待更多邪祟、祥瑞到来,为薄田增肥。

    但他不能拿家人开玩笑。

    二叔摊手:“哪里搞钱呢,总不能承包一道坎的钱,全部打白条吧,再少再少也要给一年的承包款吧?”

    “我争取全打白条,家里的存款,用来盖房和修路,还要把大棚修好看一点。”

    …

    …

    …

    “哞!”

    清晨的田舍,一声老水牛叫。

    这是爬到大棚顶上的小青,正在仰头进行恶龙咆哮。

    吼了一嗓子,它就呆在大棚顶上,盘着身体,静静看向东方鱼肚白。

    当旭日从地平线上升起,金色的光辉开始照耀大地,它也跟着立起身子,张嘴吞吐缓缓蒸腾的水汽。

    “这是小青的修炼方式。”

    池桥松已经连续观察几个早晨,发现小青天生就懂得如何修炼。

    星子观道士刘春,曾经讲过,天地之间有诸多气。

    有花草野兽修炼所需的灵气,有山川地理凝聚的龙脉之气,还有武道内功修炼出的一口炁,此外每日清早还会出现一缕紫气。

    紫气乃是大日精华,照耀在大地上,与灵气结合生成的祥瑞之气。

    墨坎蛟属于祥瑞之兽,自然要吞吐祥瑞之气修炼,每日清早的一缕紫气,就是小青最重要的修炼时刻。

    池桥松不去打扰小青,只是默默将所学武功,全部运行一趟。

    无事可做的斧头,从窝里爬起来,来到门槛外趴下,一边伸出后腿瘙痒,一边看池桥松练武。

    它看不懂池桥松在做什么,所以转身叼来一块大骨头,无聊的啃着玩,顺便也磨磨牙,练练咬合力。

    忽然。

    它心有所感,抬起狗头往房顶上看去。

    看见小青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大棚顶跑到瓦房顶上,目光灼灼的盯着池桥松练剑,尾巴一甩一甩跟着舞动。

    “汪汪!”斧头胡乱吠叫两声,跟小青打个招呼。

    小青没理会。

    它自觉没趣,便又低着头啃起大骨头,咬着咬着没把骨头咬烂,反而崩了一下狗牙,气得它对着大骨头就是一阵呜呜咆哮。

    差点没跟大骨头打起来。

    噌啷!

    铁剑上下环飞,剑影闪烁不停。

    池桥松猛然往前一送,三尺白光从剑尖上吞吐而出。这是勇士境明劲暗劲结合,生出的剑芒,锐不可挡。

    铎!

    三尺剑芒刺入木桩中,切口光滑如镜面。

    “帅气得很!”池桥松满意收剑,回头看了一下屋顶,看到尾巴一甩一甩的小青,心中甚是期待,“小青跟我练剑,将来成就绝对比它老妈强得多。”

    这是废话。

    大墨坎蛟的巅峰,是渡劫化蛟这一刻,然后便身首分离。

    小墨坎蛟的起点,就已经是蛟,成年后战斗力绝对爆表,远超大墨坎蛟。

    池桥松练完了武,正准备回去洗洗脸,猛地听到急促的叽叽叫声,随即看到大胆五和小怂五向他飞奔而来。

    一左一右,各自跳到池桥松的肩膀上,叽叽叫个不停。

    一副被吓破胆的样子。

    “什么情况?”池桥松有些疑惑。

    下一刻,树林中窜出一道身影,让他疑惑全然解开。赫然是一头体型巨大的花豹,看吨位比游山鼓小不了多少。

    这头花豹停在池桥松面前,虎视眈眈的望着池桥松。

    它的皮毛上血迹斑斑,后腿还一瘸一拐,似乎受了不轻的伤。

    “这绝对是头灵兽!”池桥松铁剑在手,目光牢牢锁定住这头花豹,“豹子中的灵兽,本地多称呼为老扒子!”

    他的嘴角已经不自觉的咧开。

    自己还没进山打猎,这猎物竟然主动跑来一道坎,简直是守株待兔一般待遇:“那么,来了,就别走了!”

    ——————

    老白厚颜求月票、推荐票~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