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八十九章 百兽大力拳

第八十九章 百兽大力拳

    “小青,加油吃,加油长大,加油蜕皮!”早晨喂过小墨坎蛟吃鸡崽子,池桥松心态轻松的与小青开玩笑。

    小青也不知听懂没听懂,轻轻回应一声:“哞。”

    有了小青的蛟蜕肥田,大大缓解他不能进山打猎的压力。

    乃至于他还跟池父提了一嘴,让池父以后将小青拉的屎,还有两只五道眉拉的屎,都收集起来发酵发酵。

    再拿去肥田。

    虽说粪便是秽物,但说不定聚少成多,也能抽出一点两点灵性,凝结成肥料。

    再者粪便本来就能肥田,真正意义上的肥田,农村经常沤大粪来肥田——正所谓没有屎臭,哪里来得饭香。

    有了关于粪便肥田的想法,池桥松的灵感便停不下来:“爸,不如这样,回头你找人设计一个沼气池。”

    “沼气池?”

    “嗯,厕所跟沼气池连一起,这样沤大粪的同时还能发沼气。用沼气烧锅做饭挺好,大粪则拿来肥田,在大棚外面也能种点果树什么的。”

    “盖个沼气池要不少钱吧?”池父有些犹豫。

    “暂时没钱盖的话,至少要把地预留一下,等赚到钱了再盖。”池桥松说道,“妈不是说还要养猪吗?”

    “嗯。”

    “养猪的猪屎,也能往沼气池里面送,不仅能产沼气,还能兼顾卫生。”

    承包一道坎,绝不仅仅只种几亩大棚地,那样就太浪费了。

    肯定要漫山遍野种上果树,再养殖一批鸡鸭鹅、猪牛羊、兔子鹌鹑,若是有条件,还能开挖鱼塘养养鱼。

    “那我找人问问,你不用操心,去上班吧。”

    “好。”

    …

    …

    …

    点个卯。

    池桥松就去了阅览室,阅读今天的最新报纸,这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课——外面一份新报纸最低也要五毛一份,太贵。

    《群众报》、《环球文萃》、《每周文摘》、《外洋消息》、《故事集》、《江右晨报》、《彭蠡晚报》……

    讲武堂每天订阅的报刊达到二十多份。

    在这个没有电脑阅读,没有手机阅读的时代,报纸和书刊就是最重要的精神娱乐。

    若是想,池桥松可以一整天都泡在阅览室,靠报刊打发时间。

    当然并没有这个必要。

    该对这个世界了解的内容,都已经从新旧报纸上看过,接下来只需要像普通人一样,简单关注大众新闻即可。

    看完报纸,他在讲武堂简单转了转。

    今年行署拨了不少教育经费,讲武堂也分了一笔,再加上学员招新的学费,又截留下一部分。所以郝伯昭大笔一挥,开始修缮讲武堂的宿舍、教室和练武场。

    工人站在架子上粉墙,看到教室里习武练拳的学员,眼神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敬重。

    不管是学文,还是学武。

    在普通人眼里,都是一件高尚的事。

    大夏民国的风气,老百姓就是再苦再累,都想要送自己家孩子上学、练武,怀揣着一颗朴素的望子成龙之心。

    穿过回廊,池桥松径直去了教师宿舍房。

    原本他一直住在学生宿舍,今年开春招新,宿舍重新分配,再加上新入职几位教师,池桥松也得以分配到一间教师宿舍。

    不过他并不打算住这里,所以连被褥都没带过来。

    还没进门,就看到隔壁宿舍门打开,走出来一位蓬头垢面的女老师。

    是新入职的刘雯老师,个子不高,身体粗壮,不细看的话真看不出来她是个女子。池桥松看过她的档案,定了一个勇士境下三等的级别。

    这个级别,在老师中比较弱。

    不过她是女性武者。

    去年有女学员提反应,说男老师教学不方便,有动手动脚的行为。所以今年讲武堂招了几位女老师,实行男女分班。

    “刘老师。”池桥松打个招呼。

    刘雯老师揉了揉眼睛:“哦,小池你好。”

    简单问候,池桥松就回了自己的宿舍,他对刘雯没有兴趣,反而对另一位女老师韩翠芬颇有兴趣。

    韩翠芬只在入职时候,递了一份档案,需要到三月底才能赶来上课。

    她的档案上记载,她是城外祥云观的女道士,即将教授的武道内功课,叫做《飞瀑登涉》,是与《紫霞清尘》一样的入门内功。

    从刘春这边,暂时学不到后续的武道内功,他就想着跟这位韩翠芬老师先学《飞瀑登涉》,为一口炁增点份量。

    反正也就几包肥料的事。

    有小青的蛟蜕肥田,他现在心里豪横得很——再说也未必真会施肥,完全可以当作一朵小红花,挂在蟠桃树上欣赏。

    …

    …

    …

    十点钟以后,郝伯昭才姗姗来迟。

    身为首席讲师,他并不需要按时上下班,时间分配十分自由。

    “你最近《泼风快刀》修炼如何了?”郝伯昭一边喝茶,一边问询。

    “已经练出刀意。”

    “唔,进展挺快的,练出刀意之后,就要慢慢打熬刀法,一天早中晚三次操练,让刀法帮你梳理身体。”

    “老师,我现在还想学《大力神拳》。”

    “贪多不是好事。”

    “主要是触类旁通,反正一门武功得打熬几年功夫,不急于一时,我尝试一下别的武功,心里有个对照。”

    “行吧。”郝伯昭对于池桥松,教学并不严苛。

    一来两者只是普通师生关系,不是师徒关系;二来池桥松表现沉稳,不像一般人浮浮躁燥,或者三心二意。

    就冲池桥松仨月不到,将《猛虎大力拳》大成,也值得特殊对待。

    毕竟对待天才和庸才,要因材施教。

    随后郝伯昭又说道:“我以后会很忙,教你的时间不一定多,你可以向其他会《大力神拳》的老师多请教。”

    “是,我明白。”

    “对你小池,我还是很放心的,好好努力,把力士境根基夯实,争取三四年内进阶勇士境,未来就很有希望冲击武士境。”

    “好。”

    随后时间里,郝伯昭抽空练了两趟《大力神拳》,算是为池桥武开个头。

    如果说《疯牛大力拳》、《猛虎大力拳》是模仿一种动物,从而推演出的武道外功,那么《大力神拳》就是大杂烩。

    池桥松在郝伯昭练拳的身影上,看到了虎型、鹤型、蛇形、猴形等等不同动物的神态。

    这门横练功夫,称作《百兽大力拳》更合适。

    “练吧。”

    池桥松开始全身心往这门拳法投入。

    他整理档案室,对老师们会的功夫很清晰,足有四位老师会《大力神拳》,他选了其中武士境的宋翔宇老师。

    原因无他,宋翔宇也会《泼风快刀》,郝伯昭没时间教学时,他偶尔会向宋翔宇请教。

    一事不烦二主。

    拎上金圣香和婺朦胧,池桥松再度送礼宋翔宇,请教《大力神拳》。


同类推荐: 这个明星有大病我真不会演戏啊从选秀冠军到全球巨星我有一个废土世界华娱,我真不想当明星这个明星想找个班上四合院的何大爷逆流官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