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九十章 观后感

第九十章 观后感

    三月份的生活,充实且惬意。

    老池家山上山下都忙个不停,但池桥松并不忙——他想去帮忙,总会被长辈们拒绝,让他去忙自个儿的事。

    他自己的事,核心就是练拳,修炼《大力神拳》。

    与死要收礼的徐景阳不同,宋翔宇收了一条金圣香和两瓶婺朦胧后,就爽快的指点池桥松练武——哪怕不送礼,宋翔宇也不会拒绝指点。

    为了尽快摸到门窍。

    池桥松在练拳之余,会带上斧头,去临近几个山头转悠,打打猎。顺便观察山中动物的形态,为《大力神拳》提供理论支持。

    斧头几乎完全长成大狗,一身虎斑花色的皮毛,威风凛凛。

    几个月时间的训练,它已经完全服从命令,所以进山无需拴狗绳。接下来的训练科目,就是训练斧头如何配合狩猎。

    偶尔。

    小青也会跟着池桥松进山,见识一番山里的景色。

    池桥松现在完全肯定,当初渡劫的那头大水虺,根本就不是什么水蛇类,只是恰巧在老洼坝渡劫而已。

    它生下来的小青,就完全不喜欢水,只喜欢在地面爬行。

    当然。

    更喜欢盘在池桥松肩膀上。

    它虽然只是一头幼蛟,初生两月都不到的幼蛟,但作为祥瑞之兽,战斗力相当彪悍,寻常獐子、狗獾,只要被它盯上就再难逃脱。

    “汪汪!”

    斧头发现前方灌木丛里有东西。

    小青直接从池桥松肩膀上飞射出去,落地后便快速向灌木丛游去。

    此时灌木丛里躲藏的小兽,见势不妙,一头冲出来,奋力奔逃。看它的身影轮廓,大约是一只麂子。

    然而小青仿佛地上一条青色橡皮筋,啪嗒就弹射起飞,化作利箭射在麂子身上。

    咬住。

    缠上。

    绞杀。

    一气呵成。

    麂子倒地不起,被小青粗壮的身体缠裹得动弹不得,“一哟一哟”乱叫。然后小青越勒越紧,直到把麂子活活勒死。

    这才松开身体,回头看着慢慢走过来的池桥松,得意的发出一声牛叫:“哞!”

    “干得不错。”

    池桥松不吝夸奖。

    小青低头张口,寻找可以下嘴的地方。

    然而试了试吞咽,除了把麂子的脑袋勉强吞下,后面身子实在没法吞入,只能再把麂子脑袋吐出来。

    可怜巴巴的望向池桥松。

    “麂子你还是别吃了,等回家吃小鸡仔吧。”池桥松摸出绳子,将麂子拴起来,挂在肩扛的木棍上。

    “哞!”

    小青表达一声不满,但还是乖乖跳到池桥松肩膀上盘着。

    它现在两米多长度,重量着实不轻,当然对勇士境的武者来说,这点重量微不足道。

    一路逛到五道坎。

    站在五道坎山顶,往千里翠陇陵深处张望,池桥松不由得发出感慨:“也不知道打鬼行动进展如何了。”

    一个多月时间过去。

    彭蠡四鬼落网的消息沸沸扬扬,然而全都是小道消息,报纸上并未爆出任何一则。

    街头巷尾的通缉令都还在,广播里也会时不时提一下打鬼行动,但这件事的热度,终究一点一点降下去。

    气温渐渐回升,山民已经开始陆陆续续进山。

    这也是池桥松开始恢复打猎的原因所在,总不能因为畏惧遇到彭蠡四鬼,就一辈子不踏入千里翠陇陵。

    眼见天色不早。

    他吹一声口哨:“回家。”

    闻听哨声,四处溜达,还偶尔撒泡尿的斧头,快速跟上。

    一人一蛟一狗,一起回返一道坎。

    …

    …

    …

    三月底的时候,本地新右会搞了一次团建。

    池桥松作为预备社员,也应邀参加团建活动,不过这一次团建比较枯燥乏味,是去曙光电影院看宣教片。

    宣教片的内容,无非就是“忠君爱国”那一套。

    这个君,指的是朱大帅。

    看完片子后,又去景山饭店聚餐。

    “你们预备社员,看完了这个片子,记得在一周内交一份八百字的观后感,交到你们所在单位的支部。”

    团部负责人,对池桥松等预备社员,私底下交代道。

    等负责人一走,一名年轻的预备社员,就低着嗓子四处问道:“你们谁会写观后感,能借我抄一下吗?”

    另一名预备社员,不住抱怨:“这谁会写啊,我小学都没念完!”

    习武与文化课并不冲突,不过很多武者自持武力,瞧不上文化课,没怎么用心念过书,文化水平相当差。

    单纯从学历上来说,池桥松也是这样的武者。

    他只有初中肄业。

    不过。

    作为穿越者,池桥松再怎么说上辈子也是本科毕业,文化程度远超大部分武者。

    “韩四平,你是大学生对吧,帮我写一份,回头我给你介绍几个漂亮的小师妹,我家武馆女学员多得是。”

    说话的预备社员叫朱卫,家里开了一个振洪武馆。

    据说他家还跟朱大元帅沾亲带故。

    面相温文尔雅的韩四平,微笑着摇头:“这种观后感最好不要代笔,会影响预备转正,你还是自己写吧。”

    朱卫听了,觉得有点丢面子,骂了一句:“臭老九!”

    韩四平收起笑容,转头不再理睬朱卫。

    池桥松坐在角落,端着水杯养精神,并不参与这种大小团体的交际,总觉得自己与这种场面格格不入。

    忽然耳边传来一句问话:“你念过初中没?”

    转头一看,是景山饭店少东家景永,一个比自己年纪还小几个月的预备社员,他回道:“念过一年。”

    “那你肯定写不出观后感。”

    “额……”池桥松摸了摸下巴,觉得自己被嘲讽了,但似乎又不太像。

    这时景永继续说道:“我爸的秘书,洪大文学系硕士,我让他帮我代笔写一篇,正好也帮你写一篇,要不要?”

    现在可以确定。

    对方确实没有嘲讽的意思。

    池桥松好奇问道:“为什么要帮我?”

    “我两年纪差不多大,肯定能玩到一起,说不定新右会以后是我们做主。”景永认真说道,语气相当自信。

    有点莫名被对方的情绪感染。

    池桥松微微颔首:“那行吧,帮我写一份。”

    “嗯,回头写好了,我让人送去讲武堂。对了,你还在讲武堂当助教吗,我爸已经托人给我找门路,我打算去市立国术馆进修。”

    “力士境就去市立国术馆?”

    什么境界,对应什么武功,境界不到,掌握不住对应力量。

    所以并非去了市立国术馆,就能立刻修炼高深武功,然后飞天遁地,进阶为上师三境巨擘。

    景永却点头道:“对呀,那边能遇到大师,我要是被大师境高手看重收徒,在新右会我能横着走。”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