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九十一章 光打雷不下雨

第九十一章 光打雷不下雨

    团建回来后,池桥松自己摸出笔,准备写一篇观后感。

    不过真写不来,写了几个字后,脑袋就变成空的,这比写作文可难多了——他压根就没记住宣教片上讲了什么。

    “算了,还是等景永他爸的秘书代写吧。”

    这样想着,池桥松又暗自琢磨:“等我武道大成出山,一定要找几个高材生当秘书,帮我处理杂务。”

    大夏民国的武者,通常都能身居高位。

    为此也会练一练琴棋书画诗酒花,为自己装点门面,但在政务处理上显然是短板。

    所以很多督军、专员,都会任命一批不修武道的文职官员,协助自己处理政务,或者干脆招一批幕僚。

    师爷这门职业,是相当吃香的。

    轰隆隆!

    春雷炸响。

    三月份的第一场雨似乎要来。

    “得抓紧把种子买回来,大棚空着太可惜了。”小姑父拿着手电筒,在几亩地大棚转悠,回到屋里就与池桥松说话。

    “种什么药材,都选好了吗?”

    “选好咧,哪种贵就种哪种。”小姑父笑道,“咱们家的大棚有灵根庇护,与别处大棚不一样,不用太考虑能不能种。”

    池桥松好奇:“选的什么?”

    “七叶一枝花、大花茉莉、铁皮石斛,暂时选了这三种,看能不能种成功,如果不行,再试试粉防己、海金沙、吴茱萸和蔓荆子。”

    这些都是彭蠡本地能出产的药材。

    贵的如七叶一枝花,一斤能卖四五十块钱,大花茉莉、铁皮石斛也能卖上三四十一斤。

    不过这些药材大多是野生,很难人工种植。

    小姑父说着,又有些担忧:“就是这第五亩大棚,没有灵根压着,会不会效果不行啊?”

    前面四亩大棚,分别种着月桂树、蟠桃树、七彩葫芦藤和凤栖梧桐木,但是第五棵灵根迟迟找不到。

    导致第五亩大棚,连个名字都没起。

    “灵根这东西可遇不可求,小姑父,你们就放心吧,没有灵根,这亩大棚一样可以种药材。”

    “嗯,小松你懂这些,你说能种就能种。”

    轰隆隆!

    雷声再度响起。

    小姑父抬头看了一眼黑黢黢的夜空,摸着自己的胳膊说道:“这气温降得有点多,鸡皮疙瘩都冻出来了。”

    “应该要下场大雨。”

    “下雨好啊,春雷一声响,黄金千万两,再不下雨这一道坎都快干裂了。比起往年,今年的春雷算是晚的了。”

    往年三月初就会打春雷,然后下春雨,滋养刚刚复苏的万物。

    今年到三月底,才打春雷。

    不过等到晚上十点多,天上依然在打雷,并没有半点要下雨的样子。

    小姑父已经洗洗睡了,池桥松将收音机关上,也躺床上准备睡觉。他和值夜的小姑父各住一间,他的床靠着外间的窗户。

    夜里。

    他做了个梦,梦到自己遇到一个背对自己的老头,这老头穿着长马褂,手里还捏着一柄拂尘。无论他怎么转圈,老头都背对自己。

    看不到老头长什么样子。

    轰隆隆!

    雷声震响,将他从梦中惊醒,看了一眼窗外,没有雨声只有风声。

    他迷迷糊糊翻个身,背对着窗户继续睡觉。

    此时一道闪电的光亮,照亮窗户外面,赫然出现一只人立的老狐,在窗户玻璃前一闪而过。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第二道闪电重新划亮窗户。

    只是窗户上,已经没有老狐的身影。

    同一时间。

    梧桐大棚里。

    在枯木上盘身而卧的小青,忽然睁开眼睛,似乎有察觉到什么,鼻子嗅了嗅,却没有嗅到异常的味道。

    它眼眸里稍稍有些疑惑。

    想不明白。

    于是继续闷头大睡。

    …

    …

    …

    翌日清早。

    天空竟然放晴。

    “真是怪了,昨晚打雷打了一整晚,结果连个雨星子都没往下滴。”小姑父起来刷牙时,十分困惑。

    池桥松被雷吵了一夜,没睡踏实,有些犯困却又睡不着。

    他也起床舀水刷牙洗脸,回道:“可能不在我们这边下雨。”

    “这一场雨都下不下来,今年别大旱哦。”

    “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马上都四月份了,滴雨没下,山上的小溪水都快不流了。还好大棚这里有挖水潭蓄水,不然浇水都没地方浇。”

    小姑父的抱怨,让池桥松想到了另外的事情。

    他记得当初徐景阳说过,大水虺渡劫化蛟,成功后墨坎县一年风调雨顺,但是大水虺被杀,墨坎县天气要跟着遭殃。

    或许。

    开春时节,光打雷不下雨,就是天气变差的表现。

    但他转念一想:“大水虺死了,可是小青还在,怎么说也不能算大水虺完全渡劫失败,至少留下血脉后代,而且后代成蛟了。”

    另外。

    当时墨坎蛟被杀,朱大帅就请了嗣汉天师府的费法师开坛做法,一边超度大水虺,一边祭祀墨坎县山川。

    理论上来说,已经消弭墨坎蛟身陨对墨坎县的影响。

    他想不明白,便安慰道:“小姑父,春天的天气就是多变,这次不下雨,或许过几天就下雨了。”

    “但愿如此。”

    …

    …

    …

    惯例去讲武堂点个卯,再与宋翔宇老师讨教一番,池桥松便回返家中。

    山脚下的新房已经盖起来,第二层都快封顶。

    “小松!”二叔远远招手。

    “什么事,二叔?”

    “你来你来。”

    二叔将池桥松领到一处背阴地方。

    确定左右无人,才开口说道:“后小郢那边有个山民过来,说烟囱山……就是你说的八道坎,有个小山涧,经常听到蛐蛐叫,声音跟打鼓一样。山民猜这个肯定是灵虫。”

    “蛐蛐叫?”池桥松讶然。

    正如走兽可以成精,植物会有灵根,昆虫也能修炼成灵虫。

    蛐蛐修炼出灵性,这边土话称为叫鸡子,意思是比鸡还能叫。

    不过在官方一些记录灵物的书籍上,对昆虫修行的称谓,比较杂乱。比如一只蛐蛐,可能延伸出好几种灵虫叫法。

    一来昆虫种类太多,近似种类更多。

    二来昆虫修行多变,成为灵兽后性质上差距甚远,无法统称。

    不过这对池桥松来说,并没有差别,只要灵虫有灵性,能够肥田就好。

    “你要不要去找一找?”二叔问道,随即又补充道,“要我说就别去了,现在彭蠡四鬼还没抓住呢。”

    池桥松点头:“没事,我可以去看看,千里翠陇陵这么大,撞到邪修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而且八道坎也不远,我小心点去去就回。”

    二叔叮嘱:“千万小心。”

    “晓得。”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