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猪瘟山

第一百二十六章 猪瘟山

    是夜。

    老狐入梦。

    “池哥一切安好,吾心甚安。”

    “小青小白都好?”

    “都好,小青已经褪下一张蛟蜕,另外,小白竟然也褪下一张蟾衣。”涂山孑说道,“此地武者气息太浓,我不敢久留。”

    “等几天吧,等我的新山头到手,你们再回来……蛟蜕和蟾衣都保存好,我有大用。”

    打了声招呼,涂山孑就匆匆离开梦境。

    滨溪庄园属于高档小区,住在这里基本都是武道强人,业主家家户户都是力士境、勇士境,如郝伯昭这样的武士境也有好几位。

    气息强盛,邪祟根本不敢靠近。

    也就是涂山孑被雷噼之后,身上邪祟之气尽除,才敢前来托梦。不然的话给它十个胆子,也不敢来滨溪庄园。

    九十年道行,并不足以让它在人间横行。

    这也是它一心想要渡过人胎之劫,以人类身份重新修炼的原因,人类才是大夏民国的主宰,这个世界的主宰。

    强横如渡劫的墨坎蛟,最终依然被斩成两截。

    可见异类想要在大夏民国生存,道路有多么艰难——连瑞兽尚且如此,更遑论邪祟了。

    …

    …

    …

    一连三天,池桥松都在装病。

    每期的《彭蠡晚报他都会看,可惜一直没有找到署名陆瑜的稿子,也没有其它关于自己的新闻报道。

    说白了,与连锅端彭蠡四鬼的打鬼行动相比,他那点功劳实在太小。

    小到提了两句之后,就再没有人关注。

    “浮名而已,往后名利唾手可得,现在又何必患得患失。”池桥松自嘲一笑,来到别墅后院,练起了《大力神拳。

    似乎是累积足够。

    这一次练拳,他脑海中灵感爆发,一招一式,展现出十几种不同勐兽的姿态,赫然将《大力神拳的门窍摸到。

    只可惜。

    薄田还在脑海中,暂时没法施肥观察,这门《大力神拳需要多少包肥料。

    “肥料库有三包肥料,本来到五月又能凝结一包,但现在收回了薄田,无法吞吐天地灵气,怕是要推迟一阵子。”

    他默默计算。

    小青褪了一张蛟蜕,至少六包肥料。

    小白意外褪了一张蟾衣,池桥松听过蟾衣,是一味贵重的药材,想来拿着肥田之后至少能得一包肥料。

    毕竟怎么说,小白也是吉祥之物,与等闲灵兽不同。

    “不过也难说,就小白那呆傻模样,看不出来哪里有灵性……它跟小青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池桥松感慨。

    小青的灵动,小青的天赋,那是肉眼可见的强大。

    小白的呆傻,小白的懒惰,那也是肉眼可见的清晰。

    “算来算去,现在只有十包肥料,希望《大力神拳不用太多肥料。”他清点完肥料,就迫不及待想要种田。

    每耽搁一天,就是耽搁一天的武道进取。

    …

    …

    …

    一个星期的时间弹指而过。

    五月初的天气愈发灼热,自无毛老狐渡劫那场大雨过后,过去有大半月时间,墨坎县又是滴雨未下。

    “穿越过来,有一年多了。”

    站在一座荒山山头上,池桥松莫名有些想家。

    池父抽着旱烟,和池桥松站在一块。

    “这山头比一道坎大多了,县里真大手笔,直接划给了咱家,地契上的红章我看了好久,是林业所的章不假。”

    一道坎高低不过百米,整个大约五千亩左右。

    但是这座新山头高度大约有一百五十米,比一道坎稍微陡峭崎区一些,占地粗略计算大约有两万亩。

    距离县城半个小时脚程,骑车只要十分钟。

    就是没有正经道路。

    县城通往一道坎有一条水泥路,在这条路一半的位置修了一条寒酸的石子岔路,这条石子路就通往这座荒山。

    大约二十年前,有个富户承包了这座山头,在山上养猪。

    结果犯了猪瘟,猪全部死绝,富户当时就赔个底朝天,过不几天便吞枪自杀。这座山也就又荒下来。

    附近几条山沟的村民,就喊它为猪瘟山。

    池桥松跑了县城周边好多地方,最终还是觉得千里翠陇陵边上的山头,比较适合种田,于是就挑中猪瘟山。

    距离县城近,进出千里翠陇陵方便。

    而且山脚下有一条小河环绕,将山头与周边山头隔绝开,附近没有村民居住。

    当然。

    在登记造册写地契的时候,池桥松嫌弃猪瘟山不好听,就改为了池家山——这名字还是小姑父温一祥提的。

    小姑父心不在种田上面,一心想着日后回县城做生意。

    所以并不介意山头被叫做池家山。

    “改造起来,是个大工程呢!”二叔戴着草帽,扛着铁锹,满头大汗的走上来,身后跟着大黄狗和七只小狗,“可惜一道坎那边有秽气,不然那些铁丝网都能搬过来,节省不少材料。”

    一道坎已经不能住人,包括山脚下的房屋,都被拉上警戒线。

    池家村整体搬去了马路对面。

    赔偿什么的,都由县里承担,还免了十年的税。

    “从头开始干吧,这是属于咱家的山了,跟一道坎不一样。”池父心里偷着笑,属于自己的土地和承包的土地,那是两种概念。

    以农民的朴素观念,承包来的地,种得再熟将来也要交回去。

    但是自己家的地,那是世世代代可以传承的地,需要仔仔细细照料,才能养育一代又一代儿孙。

    二叔满脸的赞同:“是咧,干活都有劲!”

    池桥松笑道:“二叔,你不用着急,等几年,我把周围几座山头都买了,交给你种去。”

    二叔顿时把脸耷拉下来:“那不行,那不行,你二叔还等着沾你的光,将来做大生意呢……种田哪能种一辈子。”

    他从来就不是安分的人。

    以前最穷的时候,也没想过种田,宁愿跟二婶在县城里打短工。

    和小姑一家一样,二叔一家也都等着池桥松发迹当大官,将来好跟着过上县城里的好日子——大夏民国的农民是最贫苦的阶层。

    有选择机会的话,没有人愿意回家种田。

    池父敲了敲旱烟杆子,打断道:“好了,小松,你有事就回城里去。马上要去新环境工作,多跟你师父学习,他官场经验足。”

    这一周时间里,郝伯昭连番运作。

    池桥松不仅成功立下二等功,转正为新右会的正式社员,而且还成功接任清淤办主任职位,成为朱大帅手底下的一名基层干部。

    这是大夏民国的正式公务员编制。

    将来不管哪位流水的军阀当家做主,池桥松都是铁打的地方官员。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