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土地公

第一百三十七章 土地公

    七月初四。

    诸事皆宜。

    池家村迎来一场大事,土地庙盖好了,星子观的居士抱着土地公的泥塑,在全村人的围观注视下,将泥塑神像放进神龛之中。

    随后又是一场简陋的攘灾祈福流程,正式完成了土地庙的祭祀仪式。

    庙前立有一块碑。

    碑文是土地庙集资善款名单,位列榜单前两位的,赫然是分别捐献五百元的“池修田”和“池修园”。

    接下来上百户里,都是几块钱到三五十块不等,只有四五个捐一百块的。

    池家村是小村,全部人丁也就五百多口,除了住在一道坎这边的十几户,其他户都分布在周围山下和马路两旁。

    送走星子观居士。

    村民们纷纷前来祭拜土地公,池桥松跟着上完一炷香就熘了,其他人祭拜完不急走,就在马路边叙话。

    “修田大哥,可能请你家小松主任帮个忙。”

    “你说。”

    “我家小孩想练武了,想请小松主任帮忙插个班,让他现在就去学武,不然他在家都荒废掉了。”

    “没去上学吗?”

    “去了,问问题回答不出来,被老师一顿打,然后打死都不去上学了。”

    “那他进了讲武堂,能练下来吗,讲武堂的老师打起人来,可不是学校里面的老师那样轻巧了。”

    “没事没事,不好好练武,打死不屈。”

    “那我回头跟小松讲一下。”这点小忙,池父并不推辞——池桥松的师父是讲武堂首席讲师,塞个插班生根本不叫事。

    池父这边被人围着。

    池母、二婶更是扎在了妇女堆里,吵吵闹闹都听不清在说什么。

    二叔那边也被人围住,七嘴八舌聊得火热:“园子,你这身衣服是牌子货吧。”

    “梦中丽娜牌子,电视上经常做广告的那个,小松逛商场的时候非要给我买一身。我说我天天扛大锹把子,让我穿这个名牌干什么。”

    “小松主任孝敬你这个做叔叔的,你不穿干什么。”

    “你现在能穿得起。”

    “小孩给买衣服就穿,比起吃掉喝掉,穿在身上它掉不掉。”

    “是哦是哦,小松这孩子就是孝顺,记得你这个叔叔从小把他一把屎一把尿养大呢!”

    同村人的恭维,让二叔笑得合不拢嘴:“我也没正经养他,我那时候穷啊,就给口米面吃。不过不管怎么讲,大哥大嫂当初不在家,我自己饿肚子,也不能让我大侄儿饿肚子。”

    …

    …

    …

    池桥松熘回了山。

    小姑父正在给院子里砌花坛,这是小姑的主意,说院子里什么都好,就是没有花园,显得太枯燥单调。

    “回来了啊。”

    “嗯。”

    “你爸他们呢?”

    “在马路边拉家常,一时半会估计回不来。”

    小姑父是个精明人,笑道:“他们穷了半辈子,现在你有出息了,肯定想要在亲戚面前多风光风光。”

    “其实没多大意义。”池桥松拎来一桶水泥。

    “什么叫意义呢,人嘛,就像小松你一心习武,都有一点自己的追求。”小姑父一边说着,一边娴熟的拿起一块红砖。

    用瓦刀挖一团水泥湖上去,抹平,两头多余的水泥斜着铲掉,然后砌上去,再用刀背磕一磕,确保红砖一条线齐平。

    他本来是个城里的伙计,现在来到农村种田,田还没来得及种几亩,先把洗菜喂鸡、砌墙修路学会了。

    “对了,小松,问你个事。”

    “什么?”

    小姑父停下砌砖,好奇的问道:“山上那个竹屋,到底是谁在住?”

    “我还以为小姑父你不会问呢。”池桥松笑了笑。

    “你爸是不让问的,但是你也知道,小姑父好奇心太重,不问个清楚,总感觉心里面像猫抓一样难受。”

    “我懂。”

    池桥松沉吟着说道:“是山里面的隐士,与我有些羁绊,我请它来池家山坐镇,我不在的时候可以守护池家山。”

    小姑父点点头,又追问道:“不会是彭蠡四鬼里面的……”

    “怎么可能,彭蠡四鬼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邪修,让我收留我也不放心啊。”池桥松哭笑不得,连刘长远都宰了,怎么可能收留这些邪修。

    他解释道:“是山中炼气士,我救了它一命,它传我气功,并承诺庇护池家山三十年。”

    相传深山中很多炼气士,离群索居,体会自然。不与世俗打交道,专心修炼气功,动辄闭关辟谷百日。

    无毛老狐涂山孑,已经不食谷物、服气而生,称一句炼气士不为过。

    小姑父将信将疑:“可靠吗?”

    “可靠,可以性命相托的可靠。”

    无毛老狐一缕生魂托庇于池桥松名下,等于生死拿捏在他手中,可靠度自然拉满——除非哪天涂山孑活腻歪了。

    “那就好,那就好。”

    小姑父心满意足,这个答桉不管可信不可信,至少满足了他的好奇心。而且也让他心底多了一份安全感。

    一道坎经历的几次邪祟、邪修事件,多多少少让他有阴影。

    一个人呆在池家山上时,总觉得会不会有什么妖魔鬼怪冲出来,或者跑来一名通缉犯,拿刀就砍的那种。

    现在池桥松明确说明,山上有高人隐士庇护。

    他便踏实下来。

    …

    …

    …

    “有了土地公,安心喽。”

    池家村的村长,背着双手,看一眼夕阳余晖洒落在土地庙,表情十分满足。

    法面轮王刘长远死在一道坎,自爆的秽气污了整座山,当时他就在家中,忽然被秽气吹脸上,就感觉到眼前出现不知道多少鬼魂。

    吓得他差点尿出来,晚节不保。

    虽然星子观的玄寒子住持,喂他一碗符水,将鬼魂幻想破除,可是睡在临时旅馆中,晚上还是会时不时噩梦。

    苦等一个月,终于把土地庙建好,迎来了土地公。

    村长觉得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好觉,熘达着步子,回到马路对面的新房里——县里已经给盖了新的平房。

    夕阳西下。

    最后一抹金色的余辉,缓缓移出神龛。

    随着光线的消失,土地公微笑的脸,迅速陷入昏暗之中。星子观的凋塑手艺不太行,土地公的脸有些歪,在昏暗中显得有些阴森。

    蓦然。

    土地公两只笔墨蘸出的眼珠子,似乎微微动了一下。

    下一刻,神龛前桌子上摆放的香炉,还未烧完的半截香,升起鸟鸟烟雾,打着转儿飘向土地公的鼻孔里。

    鼻孔只是泥塑上点了两个瘪凹。

    但此时这两个瘪凹彷佛无底洞,焚香的烟气源源不断飘进去,风吹过来都吹不散这烟气,持续到一炷香全部烧完。

    土地公的眼珠子,又晃了晃。

    夕阳彻底被远山遮挡,土地庙陷入一片黑暗。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