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木偶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木偶

    “什么东西!”池桥松大喝。

    但荒地里的黑影并不回答,等池桥松靠近时,它勐然直立起来,整个有三米高,黑黢黢的像是罩了一层斗篷。

    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但是月光照耀的荒地上,忽然有这么一个黑黢黢的影子,骇人至极。

    就像是无名鬼怪。

    但池桥松凛然不惧:“魑魅魍魉,吃我一剑!”

    武道大成,步入半步武士境,他还没有酣畅淋漓战斗过,此时见到鬼怪,直接挥舞鬼头剑,施展《白虹剑中白虹贯日剑招。

    剑影在身后闪烁,整个人气势一往无前。

    但就在鬼头剑即将刺中黑影时,黑影勐然飞起,接着违反物理规律的平行移动,直接闪到十米开外的石子路边。

    池桥松纵身一跃,提剑追杀过去。

    黑影的斗篷展开,一下子冲出无数蝙蝠,向池桥松袭来。

    “哼!”池桥松鬼头剑施展刀法,顿时剑影重重,凝成一面风墙,将蝙蝠一一击碎,然后再度提剑冲上去。

    黑影一招不见效。

    斗篷之中忽然飞出三道黑布,这黑布彷佛无限长,左右上三个方向,要来席卷池桥松。

    池桥松不管不顾,一面冲击黑影,一面挥舞鬼头剑,天外陨铁打造的武器,让他的明劲、暗劲毫无凝滞灌注其中。

    力量汇聚于剑刃之上,切豆腐一般将这黑布片片绞断。

    颇有一力破万法的气势。

    黑布碎裂千万段,全部化作黑气消散,黑影彷佛黔驴技穷。趁此机会,池桥松终于接近了黑影,看清楚黑影的面目,赫然是一张木偶脸。

    突然间。

    木偶脸嘴巴张开,彷佛在无声怪笑。

    它的斗篷下面,伸出好几只木偶手臂,向池桥松抓过来。池桥松一个不慎,被这木偶手臂抓住,当时就见木偶手臂化作绳索,将自己捆缚起来。

    “给我断!”池桥松大喝。

    想要挣脱绳索,却一下没能挣脱掉。

    他索性也不挣脱了,腾挪出右手,握着鬼头剑向木偶脸上戳去,木偶快速分出一只手臂,化作绳索将鬼头剑也缠起来。

    但是刚缠起来,就被鬼头剑斩断。

    所以木偶黑影不得不分出更多手臂,前来束缚池桥松,试图将池桥松彻底制服。

    池桥松则不断挣扎,总是能挣脱掉一根两根绳索,引得木偶黑影三番五次探出手臂,化作新的绳索来捆缚他。

    一个捆绑,一个挣扎。

    一时间僵持不下。

    但是这样的情况并未持续太久,不远处的灌木丛中一声狐啸,随即传来一声暴喝与惨叫:“妖孽……啊!”

    木偶黑影瞬间萎靡,捆缚池桥松的所有绳索,都滑了下来。

    原本三米高的木偶鬼影,眨眼便化作一具小腿高的丑陋木偶,眼耳口鼻比例失调,身体也歪歪扭扭。

    池桥松见状会心一笑:“老涂得手了!”

    他甩掉身上的绳索,抓起地上的木偶,沟通体内一口炁,直接将木偶塞进红葫芦中:“能装进去,没留下暗门!”

    长期摸索,他发现红葫芦的另一番妙用。

    一来是检查活物是否死了,二来隔断器具上的他人气息。

    比如涂山孑施法的物品,上面有涂山孑的气息,会抗拒他的一口炁,所以无论如何都塞不进红葫芦中。

    只有等涂山孑撤去施法,才能塞进去。

    塞进去之后,涂山孑就再也无法联系上这件器物,从而隔断了施法的可能性。

    这木偶能化作三米高的黑影,还有不俗战斗力,必然是一件称心宝贝,他自然要顺手带走自己的战利品。

    说时迟那时快。

    池桥松收了木偶,脚下飞快,已经冲到发出狐啸的灌木丛。

    迎头便撞见一人一狐正在斗法,狐狸自然是涂山孑,驭使黑烟将面前的黑衣人死死缠住。

    黑衣人虽然被黑烟缠住,但是他身上贴了一张符箓,符箓闪闪发光,隔断黑烟对他的伤害,并反攻缠身的黑烟。

    这人身上一套黑,脸上还戴了口罩。

    但从他的身形和面部模湖轮廓,池桥松轻易认出来,这就是星子观的那位住持——玄寒子。

    池桥松没有半分犹豫,鬼头剑提起来,然后重重噼下。

    可怜堂堂星子观住持,羽士境得道高真,就此落得人首分离下场。

    不等血溅出来,池桥松早早便掏出一个放水袋子,将玄寒子的脑袋和身体,全都装进防水袋子里,防止留下血迹。

    符箓上的金光失去引导,瞬间涣散变弱,涂山孑直接驭使黑烟飞入防水袋子,再钻入玄寒子脑袋上的眼耳口鼻孔窍中。

    这才顺势吐口气:“叽。”

    复又指了指地上的道具,示意池桥松将道具收起来。

    原来是一个圆盘,上面有一套小号的木偶,木偶连着细线,细线一端系在两根木棍上。毫无疑问刚才玄寒子就躲在这里,操控傀儡袭击池桥松。

    “走,老涂,回去细说。”

    收起木偶圆盘,抓起身首两端的玄寒子尸体,找回石子路上停着的二八大杠,一人一狐迅速回到松园。

    涂山孑召回玄寒子脑袋孔窍中的黑烟,张口吞下黑烟,然后直接跳上房梁,对池桥松挥动一下爪子:“叽。”

    池桥松会意,这是它要施展嫁梦之法细说。

    不过他在睡觉之前,先把尸体连同袋子,一起收进红葫芦,防止尸体被人发现,暴露了自己杀人的事实。

    心情激荡,好一会才平复,然后入梦。

    梦中。

    涂山孑擦了一把头上不存在的汗,尖声吐槽道:“我就知道,这些道观里的牛鼻子,身上都有宝贝符箓防身。

    要不是池哥你来得及时,我还真拿他不住!”

    “是那张金光符箓?”

    “嗯,不知道是何种宝贝,但是防御性很强,我的小鬼头被金光挡住,难以寸进……被偷袭还有手段防备,玄寒子这厮,果然心术不正!”

    池桥松没理会它的吐槽,而是问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这两个星期,玄寒子不是没有动静吗,怎么今晚找过来?”

    “我也不知道,他大约是傍晚时分摸过来,使了一个障眼法,想要混进松园。我便暗中点醒斧头和那几只狗,让它们狂吠不止,将玄寒子惊走。”

    涂山孑摸了摸胡须,继续说道:“谁知道这玄寒子,没进来松园,反而暗中躲起来,我心知他是来埋伏池哥你。

    等你回来时,我便提醒你演戏。

    然后只等他与你纠缠难分时,便偷袭他,想将他困杀,没想到他有宝贝符箓抵挡。”

    了解了过程,池桥松松了口气,还有心情调侃:“怎么样,我演戏还行吧。”

    当时他见到黑影,并听到涂山孑的警示,就明白该怎么做。假装自己敌不过木偶,但是又难以轻易捆缚,引得玄寒子专心操控木偶。

    给涂山孑制造偷袭机会。

    玄寒子或许谨慎小心,甚至对池桥松产生怀疑。

    但他万万想不到,池桥松不仅是半步武士境,身边还有一只九十年道行的狐狸精——而且早就分析过,如何算计他。

    连装尸体的防水袋子都准备好,显然做好了毁尸灭迹的万全准备。

    以有心算无心,玄寒子死得不冤——从他动手那刻起,他就已经是一具尸体,池桥松绝不会放任威胁活着离开。

    “池哥演技一级棒,可以出道演电影了。”涂山孑昧着良心恭维,随即又感慨道,“行走江湖,不能大意,区区一名羽士境牛鼻子,我都差点失手,当引以为戒。”

    “你往日里,专挑弱者下手,自然万无一失。”

    “咳咳,非也非也,我昔年也曾与嗣汉天师府掌教真人费法师,暗中斗过几年道法。”

    “不是陶正旻帮你遮掩气息吗。”

    “虽然但是,那也算与费法师斗过法!”涂山孑急了,大声辩驳,“听了费法师几年道,从无暴露行迹,这一点几人能做到!”

    池桥松给它留点面子:“这一点,的确好本事。”

    涂山孑立时心平气和下来,抚须矜持一笑:“狐法有万千,老涂我虽然不善于争斗,却也有过人之处。”

    随即,它又问道:“池哥,今晚之事,你怎么看?”

    池桥松默默思量片刻,回道:“静观其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正常上下班……星子观住持失踪,这事绝对瞒不住,要看县里和嗣汉天师府有什么动作。”

    ------题外话------

    感谢醉笑斜阳、书友20201110091619871、闲云卜、刀壹耕、hsuwenkuang、休的一声上天了的打赏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