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一百五十章 妾

第一百五十章 妾

    玄寒子穿一身黑外出,并未携带更多的东西。

    失效丹书、一叠符纸和修行笔记之后,就只有地上的木偶圆盘。这是一件法器,需要傀儡术来操控。

    “可惜我不会傀儡术,操控不了这东西。”

    傀儡术是旁门左道之术,虽然也被官方归类为邪术,但那只是为了武道正本朔源,确定内功、外功的正统地位。

    私下里并不禁止修行傀儡术,就如同驱鬼术一样,许多正道高人一样御使神鬼。

    若是用这些术法害人,那立刻就会被打上邪修标签。

    “留着吧。”

    池桥松将木偶圆盘也塞回红葫芦。

    最后看了眼席子上的尸首,又装进防水袋子里,再度塞回红葫芦当中:“现在抛尸有暴露风险,等风头过去再去山里埋了。”

    他推开门走出去。

    今夜月亮格外圆润,彷佛玉盘挂在天空。

    “算一算,在地球上这个时节正是中秋节前后,阖家团圆的日子……不想了,练刀练刀!”他走到小广场前。

    拿起武器加上的铁刀,开始演练《泼风快刀。

    将今夜所有芜杂情绪,都随着刀光剑影发泄出去。等到一趟刀法耍完,只剩下酣畅淋漓的畅快之感。

    手一扬,铁刀稳稳落回武器架上。

    池桥松还不想睡觉,便去大棚里转一转,因为是大夏天,大棚塑料皮两边都卷起来,有些位置还搭了一层遮阳网。

    用大棚种植药材,要比种植蔬菜瓜果难一些,不同种类的药材受环境影响比较大。

    还是灵根好,不管原本生长在哪里,移栽到大棚里都能旺盛生长。

    “唔,42%进度了,再过几个月,应该能长到50%进度。”他查看凤栖梧桐木,第二片心皮孕育进度快到一半。

    意味着很快就有五枚梧桐子可以食用。

    “第一片心里只有三枚梧桐子,第二片有五枚,不知道肥料会不会需要增加。”每一片心皮上的种子数量都不同。

    少的两枚,多的五枚。

    看完梧桐子,他又去看七色葫芦,橙葫芦孕育进度30%,想要达到50%估计还要小半年。

    奇特的是,所有梧桐子都在慢慢增加进度,只是速度不同,但七彩葫芦的孕育进度,却有着很大的差距。

    红葫芦已经催熟并摘掉,橙葫芦、黄葫芦还是青皮小葫芦。

    剩下的绿葫芦、青葫芦、蓝葫芦、紫葫芦,都还只是一朵小花——除了绿葫芦缓慢涨到3%进度,其它三个小葫芦,都是1%进度没动过。

    彷佛七彩葫芦藤,需要一个接一个长,没力气一次性把灵宝葫芦结出来。

    摸了摸橙葫芦,池桥松又去了甘露茶树丛旁边,发现第二茬甘露茶叶,已经孕育到47%进度,距离催熟收割不远。

    “又有甘露茶喝了。”

    池桥松视察完自己的大棚,冲个凉水澡,这才安稳睡下。

    …

    …

    …

    翌日,趁着太阳还不毒,池桥松骑车去上班。

    到了水楼大院,将自己行车停好,便有人跟他打招呼:“池主任,来这么早啊。”

    “王所长,你也早。”

    来人是气象所的所长,一名微微谢顶的中年学者——区别于武者出身的官员,没有修炼过武道的官员,都称为学者官员。

    两人一并上楼。

    虽然池桥松年纪小,但是他行事沉稳又是出了些薄名的武道天才,水楼里面没有人敢轻视他。

    “人逢喜事精神爽,王所长,你今天有喜事。”池桥松见王所长一路上笑个不停,便出声询问。

    王所长似乎正等他开口,闻言立马笑道:“哈哈,最近得到家中山大王首肯,得以纳一房姨太太,纳期定在后日傍晚,请池主任务必赏脸。”

    “的确是大喜事,我一定到。”池桥松应道。

    “恭候池主任。”

    说了喜事,两人在楼道转角分开,池桥松自去自己的办公室。

    秘书李维维已经帮他泡好了茶水:“主任,您来了。”

    “李维维,你常在外面跑,王所长纳妾,我要出多少钱的礼?”

    “您和王所长平级,按照水楼这边往年的规矩,娶妻随礼三十块钱,纳妾降一级,随礼二十五就行了。”

    “行,我知道了。”

    池桥松现在是清淤办主任,一级副职,工资和补贴加起来,一个月得有五百块钱。普通人一个月工资五十多块钱,他这五百块是普通人的十倍。

    拿出二十五块钱随礼,不算多。

    他靠在椅背上,感慨道:“老王平日里见他斯斯文文,没想到也开始纳妾。”

    李维维笑道:“王所长虽然在气象所捞不到钱,但他会耍笔杆子,在《狐报上都发表好几篇,赚了不少钱。”

    池桥松想到了另一个世界的说法:“人啊有钱就变坏。”

    李维维摇头回道:“也有没变坏的,郝首席与他夫人就是恩爱模范……况且,纳妾也不能算变坏,那些台面上的大人物哪个不纳妾。”

    封建旧朝时,大夏之地一直是一夫一妻多妾制。

    纳妾蔚然成风。

    大夏民国建立后。

    思想之风起渐渐开放,听取多方意见,立民法禁止重婚,明确国家是一夫一妻制,妾不再属于合法配偶身份。

    不过当权者都是武者,谁没三五个小老婆。

    所以司法部门,很快出台了一份解释:“取妾并非婚姻,自无所谓重婚。”

    不久后又进一步解释:“妾虽为现民法所不规定,惟妾与家长既以永久公共生活为目的,同居一家,依民法第一一第三项之规定,应视为家属。”

    当时引起舆论一片喧哗,认为开历史之倒车。

    于是当权者不得不再度进行解释:“民法无妾之规定。至民法施行后……如有类似行为,即属与人通奸,其妻自得请求离婚……得妻之明认或默认而为纳妾之行为,其妻即不得据为离婚之请求。”

    意思是,得到妻子允许的纳妾,就不算违法。

    虽然还是被骂。

    至少略微平复一些民愤。

    李维维说着,又嘿嘿笑道:“若是不允许纳妾,《狐报销量至少跌一半,王所长也赚不到纳妾的钱。”

    《狐报乃是花边小报。

    喜欢刊登什么狐狸报恩红袖添香之类的佳话,若是按照民法规定,这都是婚外恋出轨行为,要被鄙夷唾骂。

    然而民众就爱看这样的新闻,对台上那些将军、大帅有几房姨太太,又跟什么明星、狐狸精勾搭过,如数家珍、头头是道。

    其实。

    池桥松何尝不想红袖添香,可惜家中唯有一只无毛老狐。

    ——————

    ps:群可进,731232822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