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一百五十一章 清静

第一百五十一章 清静

    景山饭店二楼菊花厅。

    王所长戴着大红花,在门口迎宾,将池桥松领到礼账桌子前:“老斌,这位是清淤办主任池桥松池主任。”

    池桥松将准备好的二十五块钱,递给账桌,帐桌就是负责收礼金记账的人。

    账桌立刻高喊:“池桥松主任,礼金二十五元整!”

    有点俗气。

    但纳妾办宴,本来就是为了收礼。

    记好账,王所长告罪一声,让专人引导池桥松,入了主座旁边一桌——这一桌都是水楼的各部门一把手。

    大家一栋楼办公,认识不认识都能聊下去。

    “小池主任很少出来活动呀。”一名中年秃顶的领导,散了一圈烟,散到池桥松这里。

    池桥松推辞:“谢谢,我不抽烟,我入职时间还短,确实没参加过什么活动。”

    “以后有活动,大家一起嘛。”

    “行啊。”

    “要我说,可不能把小池主任带坏了,要不然郝首席得拿刀砍过来。”有人调侃道,大家都已经知道,池桥松是郝伯昭的关门弟子。

    墨坎县武者很多,但武士境高手也就几十位,混迹官场的,自然不会不认识。

    与同僚们聊聊天等开席,不多时王所长便挽着一位年轻貌美女士,双双前来敬酒。抛开姨太太身份,两人倒也称得上郎才女貌。

    “各位领导吃好喝好,我家老王不胜酒力,我代他给各位赔罪。”姨太太性格豪爽,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引得宾客纷纷叫好。

    池桥松也跟着拍了拍手,等到酒足饭饱,纳妾宴席随之结束。

    谢绝一位领导去唱歌的提议,池桥松骑上二八大杠回家,心里多少有点遗憾,没有从宴会上打听出有用信息。

    他是想借机,打听一下星子观的消息。

    看看住持玄寒子失踪,外面有没有闹出什么动静,但暂时看来,似乎并无任何动静。

    “算了,明天找机会去见见刘春老师,假借我的武道根基有点后遗症,委托他请玄寒子卖给我一张固本符宝。”

    不过转念一想,似乎操之过急:“还是先缓缓,不能引火烧身。”

    虽然他跟涂山孑的手法利索,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这种事再小心也不为过。反正星子观住持失踪这么大事,迟早会传开。

    暂且稳一稳,胜过一切谋划。

    …

    …

    …

    “查出来什么了吗?”县知事署,刘树民揉着额头问道。

    副官小心说道:“玄寒子住持的房间内,只找到几套夜行衣,但他在郊外的别墅……”

    “别吞吞吐吐,说。”

    “是,首长。”副官说道,“别墅内有暗室,里面藏有不少旁门左道法器,可以断定玄寒子住持修炼了邪术。”

    “还有呢?”

    “有女子和孩童尸骸,疑似是玄寒子修炼邪术时的鼎炉。”

    “荒唐!”

    刘树民啪嗒一声拍响桌子,呵斥道:“简直荒唐,堂堂道观住持,竟然在家中修炼邪法……尸骸竟然还留在家中,连遮掩一下都不知道吗!”

    等刘树民发完火,副官才问道:“首长,星子观那边还在等您的指示。”

    “我指示有用吗,一个个都反了天了!星子观是谁养的狗,谁来处理!”

    “那星子观这边怎么回复?”

    “让他们自己把手尾处理干净,再尽快从嗣汉天师府派人过来接替住持,别的我不管,墨坎县内的邪祟事务不能乱。”

    “是。”

    “出去吧,把单超喊过来。”

    “是。”

    副官出去不久后,办公室房门敲响,女秘书领着一位中年光头大汉走进来。这位光头大汉身材健硕,穿着巡捕衣服,肩上带星。

    “知事,您找我。”

    “坐,老单。”

    大汉正是墨坎县巡捕局长单超,一位武士境上三等高手,等他坐下,刘树民才继续说道:“星子观的事,你知道了?”

    “嗯,我带人亲自去了星子观和玄寒子的郊外别墅,确定他是隐藏邪修身份。”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线索?”

    单超犹豫了一下,说道:“知事,玄寒子此事可能有些牵扯。”

    “但说无妨。”

    “他很可能在池家村土地庙养鬼,而且原材料就是刘长远留下的稜睁神,根据我的调查,池家村的土地庙是他一手包办,包括土地公神像都是他亲自制作。”

    刘树民眉头深皱:“池家村土地庙去过了?”

    “去过了,土地公神像被人动过手脚,有养鬼的痕迹,但是鬼物已经被取走。我怀疑,玄寒子可能取了鬼物,逃亡去了……就是有疑点,他似乎并没有做好逃亡准备,家里细软都没收拾。”

    刘树民骂道:“又是修邪法,又是养鬼物,尽会给我找事!”

    单超不答。

    刘树民骂完后想了想:“难怪当时抓捕刘长远,他忙前忙后那么积极,我当他要表忠心,没想到暗地里有算计……老单,你把调查结果仔细整理一遍,然后派人送去大帅那边,这件事让大帅去与天师府扯皮。”

    单超领命而去。

    等人都走了,女秘书温柔的端来一杯咖啡,顺势坐在刘树民大腿上:“知事大老爷,什么事这么烦心呀。”

    刘树民手伸进女秘书怀中,叹道:“我只想清静,奈何一日不得清静。”

    女秘书妩媚一笑:“我就是清静呀,老爷。”

    …

    …

    …

    “快入秋喽。”

    二叔扛着一根木头,走在新修的一条煤渣山路上,望着远处群山渐渐泛黄的景象:“秋天这一季,争取把几片茶园都种起来。”

    池家山多石头,比一道坎的土要少,很多果树不好种,但是比较适合种茶树。

    山上野生茶树也不在少数。

    “板栗、橘子也能种,反正不图钱,花样不妨复杂一点,种出来自己家吃也好。”池桥松也扛着几根木头。

    快步超过二叔,将木头放到拖拉机车斗里。

    池家山的树比较多,除了百年以上的老树留着,其它杂树都会陆续砍掉,换成果树种上。这些木材,就拿去卖掉。

    不忍心光看池父他们干活,所以每天下班回来,池桥松也会加入其中。

    他是武者,一个人干活的速度,比池父、二叔、小姑父加起来还快。半山腰的木头,一会儿工夫就全搬上拖拉机车斗。

    池父摇起拖拉机,带着二叔去卖木头。

    池桥松又换上锯子,开始砍伐树木,等池父他们回来,基本上他就能砍出一车的木头。

    这样的活足足干了两个星期,从八月中旬一直干到九月初,把池家山一半的杂树都砍光了,树根也起出来运走。

    池母拎着箩筐,跟着翻翻碎石头。

    家里的妇女同志,只来了池母一个,因为小姑有身孕,二婶也检查怀上了,两位孕妇自然不可能上山干活。

    就留在家里,一边煮饭带孩子,一边照看药材店。

    上个星期,在清香家园小区对面,老池家租了一间门面,以小姑父的名义开了一间“一祥药材店”。

    一半的货自己产,一半的货外面进。

    因为是新店,生意比较惨澹,一天卖不出多少药材。

    不过总算是开了个做生意的头,慢慢经营下去,总能见到回头钱。

    “妈,累了你就歇会,不要那么拼命。”池桥松喊道,他有时候很无奈,老一辈似乎一点不懂的享福。

    池母刚起身准备回答。

    山下就都都都传来拖拉机的声音,还有小孩子嘻嘻哈哈的喊声:“大哥,我们来了!”

    池桥松见到家里小孩都过来,立刻冲山上吹了一声口哨,哨声悠扬,参禅的无毛老狐涂山孑立刻吐出黑烟。

    黑烟向松园疾驰。

    ------题外话------

    感谢大木牛gjh、1恋之风景1、读者1449565277565734912、小军人、山人有点田、20210925号线、噗噗鲸的打赏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