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一百六十九章 陆伊丝

第一百六十九章 陆伊丝

    新年期间池桥松很忙。

    有人来拜访他,他也要去拜访别人。

    等春节走亲访友结束,也就到了离开墨坎县,前往市立国术馆进修的时间。

    “国术馆那边,好几位大师在潜修,包括对你很看重的罗兴汉教授。”郝伯昭对他进行临行前的指点,“你若是能得到一位大师的欣赏,对你绝对是有巨大好处的。”

    池桥松笑了笑:“师父,我可没有改换门庭的想法。”

    郝伯昭大笑:“你要改换门庭,我得打断你的腿。”

    随即正色道:“不过若能得到大师欣赏,你千万不要发呆,该巴结就巴结,把武功学到手才是硬道理。”

    池桥松开玩笑说道:“那岂不是没有了武者的骨气?”

    “巴结一下大师就能叫没骨气?你啊,太年轻,还没丢掉不该有的清高自傲。就是你师父我,见到大师也想着巴结。得到本事了,骨头才能硬起来,才能长骨气。”

    “我明白了,师父。”

    “论沉稳这方面,我不担心你,但是就怕你不够机灵……放机灵点。”

    “晓得。”

    师徒两人正说着话。

    一位有几分长像郝伯昭的年轻人,戴着头套耳机,背着精巧的卡带录音机,蹬蹬蹬上楼路过书房门口。

    郝伯昭见了,立刻怒吼道:“你给我站住!”

    年轻人大约二十多岁,闻言一愣,随即翻起白眼:“爸,又怎么了?”

    郝伯昭指着年轻人,骂道:“我让你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你弄的什么东西,人不人鬼不鬼的,你想搞什么!”

    “听音乐啊。”

    “听你妈哔的音乐,赶紧给我扔掉!”

    “爸,你懂不懂啊,这是最新潮流,随身听,平京市才有得卖,整个江右省都找不出几台!”

    啪嗒。

    郝伯昭抓到桌子上一本书,就向年轻人砸去,身为武士境高手,他扔书自然百发百中,年轻人根本躲不开。

    脑袋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击。

    捂着脑袋大叫:“爸你干什么又打我,妈,妈,你看我爸,我还是不是他儿子了!”

    楼下织毛衣的师母,应了一声:“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我可管不着你……今年春节妈都快被你气死了!”

    见到郝伯昭还要打,池桥松赶紧拦住:“师父,消消气。”

    郝伯昭喘着气道:“能消气吗,这个不肖子,我花钱供他读大学,他天天就知道谈恋爱,谈就谈,还把个黑皮丫头带回家,让我丢人丢到爪哇国去了!”

    年轻人正是郝伯昭的儿子,郝正廷。

    现在平京市求学,就读于京师大学堂隔壁的安墟师范学院,正念大三,这个学校不算好但也不算差,属于中间档。

    “陆尹丝可不是什么黑皮丫头,她那是健康的小麦肤色!”郝正廷抱头反驳。

    这话一说。

    池桥松再也拦不住,郝伯昭就像是发怒的狮子,冲出书房,就对自己的儿子一阵拳打脚踢。

    当然看着很狠,其实下手非常有分寸——当真一个不小心,恐怕就要酿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了。

    郝正廷不断哀嚎。

    楼下织毛衣的师母,终于还是心疼儿子,匆匆跑上来,拉开郝伯昭:“老郝,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

    “打死一了百了,我们郝家世代清清白白,他给我们领回来一个黑皮丫头!”

    师母劝慰:“让他们分开,分不开就做个小妾。”

    郝正廷却十分硬气吼道:“不,我跟陆尹丝是真爱,我这辈子就是要娶她,明媒正娶,不管你们你们同意不同意!”

    砰冬。

    郝伯昭一拳头打晕了自己的儿子。

    然后板着脸对池桥松说道:“小松,你下午还要开车去浮梁市,去吧去吧,我就不送你了,到了那边打个电话过来。”

    …

    …

    …

    从郝伯昭家里出来,池桥松还没走出小区门口,就被一个戴着兜帽的女性拦住。

    女性操着不太流利的华夏语,说道:“小师弟,能帮我喊一下我男朋友吗,约好了午饭后见面,他怎么还没出来?”

    “额,要不下午你们还是取消约会吧,师兄可能不太方便出门。”

    “为什么?”

    “他……晕过去了,被师父打的。”

    “哦,天啊,为什么,他的父亲太野蛮!”女性正是郝正廷的女友,来自海外某国的留学生陆尹丝。

    陆尹丝有点像地球上的拉丁美洲女性,颇具异域风情之美。

    不过大夏民国乃是世界中心,是这个世界当之无愧的天朝上国,海外诸国莫不以前往大夏留学为荣。

    学习先进科技,学习强大武道。

    只是大夏民国瞧不上其它国家,海外洋人自然也就低人一等,类似娶或嫁外国人,都属于不被主流社会接受的行为。

    “师傅脾气不太好,你们想成,还需努力,再见。”

    池桥松懒得搀和这件事,离开滨溪庄园。

    一辆越野车停在庄园门口,见到池桥松出来,刘亚立刻下车,替池桥松拉开副驾驶车门:“主任,什么时候出发?”

    “走吧,现在就走。”

    “好嘞。”

    清淤办没有配车,所以池桥松出行都得从其他单位借车,好在得了墨坎雏虎雅号之后,大部分单位都给面子。

    车子可以随便借。

    一个小时后,车已经来到浮梁市,并驶向市立国术馆大门口。

    上一次池桥松来浮梁市,还是为了学《勐虎大力拳,花钱进动物园看老虎。当时也转到市立国术馆大门口,站岗的警卫员不让进。

    但此时,他只是安静坐在副驾驶上。

    自有刘亚掏出罗兴汉教授的推荐信,递给警卫员:“我送我们领导过来进修,罗兴汉教授亲自推荐的。”

    警卫员看完信,立刻敬了一礼。

    随即将栏杆拉起,放越野车进去。

    国术馆里面就像是一处幽深的庭院,路旁都是怀抱粗的老树,树木掩映之间,可以看到一栋一栋红砖小楼。

    面积不大,一条柏油路直接通到尽头。

    像个优雅的小区,更胜过武道场馆。

    虽然看不出什么武道圣地的气势,但行走在道路上的行人,都能看出有武道底子。

    男男女女学员,有人背着武器,有人穿着道袍;有人已经三四十岁,有人才十七八,结伴而行有说有笑。

    进了停车场,刘亚说道:“主任,咱们得先去报到处报道,然后会给主任你安排住宿,最后再由主任你挑选进修课程。”

    池桥松点头:“那就走吧。”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