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一百七十二章 觅长生

第一百七十二章 觅长生

    翌日,池桥松趁着周末时间,带上小青、斧头进山打猎。

    寒冬时节的千里翠陇陵十分萧条,枯枝落叶堆满厚厚一层,踩上去会发出沙沙的声音。

    池桥松早已修出一身化劲,可以提纵轻身仿佛没有重量,自然也就不会发出声音,但沙沙声依然不绝于耳。

    斧头迈着小碎步,声音轻微。

    唯独小青这条大家伙,鳞片与枯叶摩擦,仿佛一台压路机一路碾过。

    “你故意的,对吧?”池桥松转过身,看着小青。

    小青蛟脸上写满无辜,还似模似样的歪着脑袋,一双眼睛透露出疑惑不解:“哞?”

    池桥松指了指它:“脚步轻点。”

    小青顿时将四条短粗的爪子收起来,继续用自己的腹部鳞片摩擦枯叶,发出更大的沙沙摩擦声,离着老远就把猎物吓跑。

    “叛逆期提前到来吗?”池桥松面带微笑。

    随即转头就是一巴掌,扇在小青的脑袋上:“给我收敛一点,小青,老涂说你最近很飘,法术也不学,蛟剑也不练。”

    “哞。”小青还在装委屈。

    啪嗒。

    池桥松又是一巴掌:“看来我不在松园,你心已经野了,这样不好。小青,我准备一周检查一次你的功课,看你蛟剑落下没有。”

    “哞?”

    “这一处山林,正合适。”

    池桥松从红葫芦中掏出鬼头剑,认真的看着小青:“你妈将你托付于我,我既然答应,就有教导你的义务!”

    “哞。”

    “来吧,施展全力,与我对攻!”

    “哞!”小青昂首人立起来。

    它仅仅抬起半截身体,就比池桥松高出太多。

    短粗的尾巴挥动,一道道剑影随即浮现,眼见无法逃避切磋,它便迅速做好战斗准备。

    冬日的阳光透过枯木枝条,为一人一蛟留下两道清冷的影子,斧头躲得远远的,看着对峙的一人一蛟,忍不住吠叫两声:“汪汪!”

    如同裁判一声令下。

    池桥松猛地鼓荡劲力,一头水牛的虚影瞬间从背后冲出,这是属于武士境的道影。

    他纵身一跃,鬼头剑便狠狠劈向小青,身后的水牛虚影也仿佛心意相通,随着他的攻击而呼啸奔向小青。

    “哞!”小青身体扭动,狠狠甩出尾巴。

    仿佛一柄大剑,直刺水牛虚影,轰隆一声,水牛虚影被击溃,但小青的尾巴鳞片也被震裂,疼痛让它发出连声牛叫。

    池桥松除了道影被击溃,攻势毫无阻滞,鬼头剑啪嗒一声,斩在小青身体上。

    将翠玉鳞片斩碎,溅出几滴血液。

    收剑,池桥松身后又浮现出一头猛虎虚影,他冷声道:“小青,你我的差距如同天堑,见识到了吗。”

    小青愤怒吼叫:“哞!”

    不顾身上的伤痛,疯狂挥舞尾巴,道道剑影闪烁不停。

    蛟剑尚且稚嫩,但威势已经显现出来,尾巴舞动之间,漫天都是剑影,整个气势霸道无匹、凶横残暴。

    “破!”

    池桥松挥剑,仅仅一道光闪过,身后猛虎虚影便如同饿虎扑食,冲散漫天剑影。

    这光赶在剑影消散前,击中小青的额头,击碎两片鳞片,让小青再度溅出几滴血液,狂暴气势也随之戛然而止。

    “你真的很弱,小青。”池桥松收回鬼头剑,淡淡的看着小青。

    小青顿时低下蛟头,一双大眼睛开始泛红,已经有泪水在其中打转,这一次,它是真的感觉到了委屈。

    “唉。”池桥松摸了摸小青的脑袋,安慰道,“好了,知耻而后勇,我不在松园的时间里,你依然不能落下功课。”

    小青点头:“哞。”

    “跟着老涂好好学法术,云从龙风从虎,若连御气法门都不会,又谈何将来渡劫化龙?”

    池桥松如同训斥小孩子,谆谆教诲:“我对你的期望,可不只是一头靠着本能茹毛饮血的野兽,而是渡劫化龙。

    你妈以虺之身,渡过雷劫化蛟,拼死给了你祥瑞之兽的身份。

    这一份福缘,让你出身就比任何山林之兽高贵,你可千万不能辜负。”

    小青其实没太听懂,但它还是乖巧的点头:“哞。”

    池桥松见状,微微一笑:“我来此世间,除了平天下,还要觅长生,小青,你若不能渡劫化龙,又如何陪我一起觅长生?”

    小青眼睛一亮,随即昂首吼叫:“哞!”

    它要渡劫化龙,它要陪池桥松一道觅长生。

    理想丰腴,现实骨感。

    一人一蛟一狗,排除分歧,信心十足的巡山狩猎,可惜逛了一整天,到天擦黑不得不回时,依然连灵兽影子都没找见。

    “我怕是真的碰不到灵兽,灵兽离老远就能被我的气血吓跑,以后狩猎灵兽这事,就交给你了小青。”

    “哞!”

    “汪汪!”

    夕阳已经落山,大地渐渐昏暗。

    听到山下传来的牛叫与狗吠,正在竹屋中煮茶的老狐涂山孑,不由得露出会心一笑,伸手抚了抚脸上的胡须。

    不小心抚下来一根,它赶紧小心的将这根胡须捡起来,再对着镜子细心粘回去。

    蓦然。

    心头一动,它迅速坐回高脚凳子上,盘膝掐指推算。

    片刻后满是疑惑的睁开眼睛:“若有若无,七分煞三分喜,竟然慢慢结出一个桃花劫,难道是那只骚狐狸追来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涂山孑顿时打了一个激灵。

    “不可能,不可能,我外出行事一向虚构身份,骚狐狸绝对找不到我不过,我还是得小心谨慎,千万不出池家山,静诵黄庭,静诵黄庭。”

    想到这里。

    涂山孑紧了紧道袍,眼观鼻、鼻观心,仿佛入定一般。

    竹屋只剩下小火炉煮茶的声音,碳火噼啪,炉水咕噜,茶桌上一簇烟雾流淌,让室内满是檀香环绕。

    与此同时。

    某地。

    富商园林别墅。

    清冷月光洒落进小院窗口,一袭白衣裙的女子仿佛从画中走出,双手托腮神态慵懒:“小直,你说,那老狐狸死了没?”

    小直穿着朴素碎花裙,脸上抹着鲜红的腮红,样子滑稽可笑,看不出年龄:“小姐,提那个没良心的干什么,他死了才好。”

    白衣裙女子淡淡说道:“他从我这偷走了一样东西,要还的。”

    小直歪着头愤愤道:“那倒也是,狼头小鬼可是小姐辛苦炼化的驭物,被没良心的偷走,必须拿回来这没良心的,就该让他被雷劈死!”

    题外话

    感谢大西瓜甜又甜、闲云卜、微光披风、咻的一声上天了、书友140510152930780、曾经飘逸的风、混乱提、乔戈里封、驰骋999的打赏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