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一百九十三章 破庙

第一百九十三章 破庙

    从医院回去。

    路上二叔给池桥松说了个事:“小松,你不是让我除了注意灵兽的事,还帮你留意一些不寻常的东西吗。”

    “有不寻常的东西了?”

    “嗯,西小郢那边进山的路上有个破庙,听说以前是土地庙,后来土地庙搬走,那个破庙就荒废了。”

    “然后呢?”

    “虽然破庙荒废了,但是进山的山民都喜欢过去歇脚,还经常有人去道观求神仙画像,特意放在破庙里面,保佑进山安全。

    后来破庙瓦房顶破了,下雨噼里啪啦的漏雨,就没人过去了。

    最近听西小郢的人讲,那个破庙晚上时候,经常能看到有火星子,就去星子观说这个事,星子观派了几个人过去,说处理好了。

    但是还有人看到,那破庙里面有火星子。”

    “二叔,跟我说说具体地址。”池桥松一下子来了兴趣,他喜欢邪祟,因为往往邪祟的灵性比灵兽多。

    美女蛇五包肥料,青皮老虎精足足九包肥料。

    就连不算邪祟的蚕娘仔,都有四包肥料。

    可见邪祟才是肥田的最佳材料。

    二叔说完地址,又不放心的叮嘱道:“你可不能冒失,那破庙里面说不定真有脏东西,染上了肯定麻烦。”

    “二叔你放心,不是我怕脏东西,是脏东西怕我。”

    “这我懂呢,你是勇士境大高手,我就是说你一定要小心,你不是会画符吗,你多带一些符过去。”

    “晓得。”

    …

    …

    …

    知道了破庙位置,池桥松没有迟疑,下午就去实地考察。

    破庙在西小郢村进山的必经之路上,不过并非在路旁,而是在路旁山头的山脚岔道上,被葱郁的大树遮挡。

    若非当地熟人,可能都发现不了。

    破庙很小,就是一件红砖灰瓦的普通砖瓦房,红砖墙已经皲裂出几道大裂纹,随时会倒下。房顶更是破了几个洞,阳光从破洞照进来,形成斑驳的光柱。

    几张黄符,在庙口门头上晃动。

    池桥松垫脚摘下一张,便知道这张符箓上面,半点炁的气息都没有:“要么是自然流失了炁,要么根本就是劣质品。”

    他如今身为道士境,一口炁充盈全身,对炁的感知强太多。

    走进庙内,一眼就能扫清环境。

    水泥砌的神龛已经坍塌,露出里面的黄土,可见当年偷工减料,压根就是黄土外面抹了一层水泥而已。

    角落里有残破的椅子、板凳。

    还有生火的灰烬,以及一些没用完的干稻草。

    墙壁上有贴纸的痕迹,大概是神仙画像,不过已经被撕下来,仅仅留下几处边角料,还黏在墙上。

    “似乎没有邪祟的气息,不过,眼见为实。”

    他当即施展《小道望气术,看向周围,一圈下来并未看到邪祟之气。

    说起来他学会这门旁门左道之术后,除了夜晚看到群山深处有氤氲之气,此外并没有看到过任何一只邪祟。

    “若不是从葡萄树上摘下来,我都怀疑老涂教我的到底是不是望气术,感觉屁用没有。”他心下嘀咕一句。

    随即从红葫芦当中掏出橙葫芦。

    橙葫芦悬空漂浮。

    池桥松随手拨了拨,并没有怎么在意,掏出橙葫芦只不过是例行公事的探寻一番,然而这一次橙葫芦却迅速作出反应。

    只见它忽地头朝下定住。

    “嗯?”

    池桥松大惊。

    迅速收起红葫芦,然后跳开几个身位,目光灼灼的盯着破庙地面,地面是水泥地面,但是已经有多处沉降,显得坑坑洼洼。

    “邪祟竟然在破庙下面!”他颇感意外。

    还以为橙葫芦只会水平指向东南西北,没想到橙葫芦还能往地下指引,不过仔细一想又释然了,橙葫芦又不是指南针。

    完全是邪祟之气在哪,它指向哪,不需要水平放置。

    摸出鬼头剑。

    池桥松仔细的观察地面,并用脚推开散落一地的干稻草,推开之后,很明显看到水泥地板上的不同之处。

    “是一扇门!”

    他用鬼头剑刺入裂缝,轻轻一撬,便将一整块水泥地板撬开,露出一个黑黢黢的洞口。

    洞口光滑,显然经常有东西进出。

    他不着急下去,而是迅速施展《小道望气术,往洞口看去,黑黢黢的洞口里面有灰色、绿色、蓝色等好几种颜色的气息盘旋。

    “果真是邪祟之气,不过并无邪祟在内,应该是白天邪祟没过来。”

    这些气息却无法逸散出去,因为洞口内壁还贴着一排符箓。

    池桥松撕下一张查看,发现这是一张被改过笔画的禁锢符:“有意思,原本禁锢符是镇压邪祟之气,现在被改动几笔,反而成为一面屏障,隔绝邪祟之气,让邪祟之气出不来洞口,难怪星子观没抓到邪祟!”

    他没有乱动禁锢符,又把禁锢符贴回去:“应该是邪修的手笔,可能是彭蠡四鬼团伙的漏网之鱼。

    不过也未必。

    玄寒子没加入彭蠡四鬼,不也是邪修么……总有人想要走捷径。”

    确定是邪修的手笔,池桥松心中多少有些遗憾——人类尸体并不能肥田,所以这次可能白跑一趟。

    不过来都来了,自然要除掉邪修。

    他掏出手电筒,向洞口照射,洞口是弯曲的,所以手电光并不能照进最里面。只能照见洞壁,因为大小只能供一个身子通过,所以洞壁已经摩擦得很光滑。

    池桥松转身走出破庙,转了一圈,确定无人。

    这才回到洞口前,顺着洞口爬进去,过了转角处,里面是一个很小的土室。

    有一个蒲团摆在中央,四周堆放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像是铁钩、油灯之类,全都沾染上邪祟之气。

    最让池桥松注意的是,土室四周,都有密密麻麻的蜘蛛网。

    这些蜘蛛网上面,有着浓郁的邪祟之气。

    “这些蜘蛛网,邪修应该织不出来,肯定是出自邪祟之手……但符箓又只有邪修能画出来,没听过邪祟还会画符。”

    池桥松有些弄不清楚,这到底是邪修手笔,还是邪祟手笔。

    他没有动里面的东西,原路返回,又把水泥地板放回去,再把干稻草铺好,尽量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随后,悄悄离开破庙。

    在半山腰位置,选择一处可以俯瞰整个破庙及周围环境的角度,静静蹲伏下来,等待晚上邪修亦或邪祟的到来。

    ——————

    求票票啦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