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一百九十四章 肉身灯

第一百九十四章 肉身灯

    摸出一只炸鸡腿,池桥松边啃边观望破庙。

    红葫芦里面吃喝一大堆,因为保鲜期非常长,饭菜放进去一年都不会有任何变质。所以他囤积了一大堆,方便外出时食用。

    尤其是家里大棚果蔬,在红葫芦内部,堆积了足有五分之一空间。

    红葫芦内部空间,与现实空间不同,什么东西放进去都是静止不动的,所以可以随便堆叠,不至于互相干涉。

    鸡腿吃完,他又摸出一本《己亥杂谈翻看。

    这本书是刘春推荐给他的,作者是一名羽士境得道高真,其中记录的都是他参与过的除魔卫道事件。

    他喜欢看这样的书,增加对邪祟的认识。

    大夏官方也出版过一些邪祟类的百科全书,但是邪祟千万种,哪怕同根同源的邪祟,可能手段都不同,所以永远有未知的邪祟。

    看了几篇斗法故事,天也快黑了。

    池桥松收起书本,认真关注破庙,可惜从傍晚等到下半夜,也没见到邪修或者邪祟露面。他不甘心,继续等到天亮,还没见到正主。

    “回去休整,再来继续!”

    他去清淤办点个卯,随即回松园睡觉,下午将该做的功课做一做,便继续回到破庙附近,守株待兔。

    一连三天。

    池桥松都昼伏夜出,守着破庙。

    终于在第三天的半夜,发现一个黑影接近破庙,片刻后破庙中便升起点点星火。

    “终于等到你!”

    池桥松掏出一块布蒙脸,再召出运财童子,一道金光直奔破庙,撞入门里便见到一个脱光了衣服的中年人。

    正满身悬挂着油灯,盘膝打坐。

    这个情形,让他瞬间想到:“肉身灯!”

    邪修修炼邪术,手段不一,其中比较有名的一种就是肉身灯,以铁钩挂肉燃灯,通过这种近乎自残的方式来修炼。

    “什么人!”

    邪修惊呼出声,随即浑身油灯熄灭,猛然打出一道暗器。

    暗器在黑暗中,直奔池桥松的面门。

    但是池桥松乃是武士境高手,感觉敏锐,身形一转,道影便从身上奔出。随即身形前扑,直接避开暗器,抓住邪修的脖子。

    邪修张开嘴,吐出一道黑雾。

    黑雾中有东西蠕动,试图钻进池桥松的眼耳口鼻,但是池桥松心念一动,运财童子便化作金光,将黑雾全部捏住。

    金光勾勒的童子虚影当中,童子手上,紧紧攥着一只黑色蛆虫。

    “雕虫小技,也敢卖弄。”

    池桥松加大手上力气,邪修顿时被捏得张嘴瞪眼,一身邪术再也无法施展半点。

    下士三境这个层次,横练武者的强是无可置疑的,尤其是近身战斗,力士境武者都有可能打死羽士境高真。

    何况池桥松已经横练武士境,更兼气功道士境,还有运财童子傍身。

    邪修在他面前,当真半点胜算都没有。

    啪嗒。

    他直接踢断邪修双腿,然后才松开邪修的脖子,再捏下去,邪修就真要断气了:“说一说,你是什么身份,竟然在这修行肉身灯。”

    “咳、咳、咳……”邪修捂着脖子咳嗽。

    池桥松掏出手电筒,照着他,看清楚了他的样子,是个方脸中年人,身上除了一条短裤再无衣服。

    周身皮肤上下挂满钩子,钩子上放着油灯。

    据说肉身灯要用人心头血熬油,方能点燃帮助修炼,所以肉身灯是官方明令禁止的邪修手段,任何人不得修炼。

    不像旁门左道之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管的宽泛。

    邪修喘好了气,恶狠狠的瞪着池桥松:“你又是谁?”

    啪嗒!

    池桥松抬脚,又将他一只胳膊踢断:“再废话,送你归西!说,你是什么身份!”

    “哈哈,哈哈,咳咳……”邪修捂着自己断掉的胳膊,惨笑道,“被你撞破,咳咳,我也是死路一条,为什么要告诉你。”

    “挺硬气,算了,不说就不说吧,把你送去星子观领赏,自然能知到你是什么人。”池桥松作势要拍死邪修。

    邪修忽然喊道:“等一下!”

    “嗯?”

    “我说了身份,你能不能放我一马。”

    “邪修人人诛之,你指望我放你一马?”池桥松嗤笑。

    “我可以给你钱,我在银行有一张不记名卡,里面有五十万存款,你放了我,我就把卡和密码给你!”

    池桥松摇头:“想用钱收买我?”

    正在邪修绝望之时,他忽地又话锋一转:“得加钱!”

    邪修愕然,随即可怜巴巴说道:“我只有这么多钱,还是平时接私活攒下来的,不然我也不会修炼自残的肉身灯了。”

    “没钱就拿其它东西换,现在告诉我你是什么身份。”

    “祥云观修士,王文康,突破羽士无望,所以不得已才修炼肉身灯……我真的没钱,也没去害过人,只是想要晋升羽士而已。”

    “这只蛆虫是什么?”

    “附骨之蛆,一种驭物蛊虫,我养了好久才养成,你要的话就拿去吧,黑市上至少能卖出七八十万!”

    “那钉子又是什么?”

    池桥松指的是邪修王文康见面时就出手,打出来的暗器,那是一枚肉色的长钉,现在还钉在墙壁上。

    王文康老实回答道:“是眼中钉,那个不值什么钱,顶多卖个十万八万。”

    “你在祥云观修炼,家住哪里,银行卡又放在哪?”

    “我说了,你能放了我吗?”

    “先说。”

    “我总要得一个保证吧,我连你是谁又是什么人都不问,总不能糊里糊涂就把自己全卖了,你说是不是。”

    池桥松正要说什么,忽听王文康喊道:“对了,我知道你是谁了!”

    “嗯?”

    池桥松疑惑刚起。

    后面忽然一道腥风扑来,随即一道白色大网劈头盖脸罩下,将他笼罩结实。

    如此危急关头,他丝毫不乱,甚至嘴角还咧起一抹笑意。

    鬼头剑反手横劈,明劲、暗劲、化劲三种劲力,互相纠缠、融合为一道剑芒,呼啦一下撕裂白色大网。

    此时他发现,放网的竟然是一头巨大的蜘蛛。

    蜘蛛脑袋上长着一张怨毒人脸,见到池桥松撕破蜘蛛网,这只邪祟大蜘蛛张开满是锋利牙齿的嘴巴,又喷出一张蜘蛛网。

    池桥松抬起鬼头剑,就准备再劈一次。

    但下一秒钟他猛地往地上一滚,一枚细针悄无声息从他身前刺过,并伴随着王文康的愤恨声音:“都给了你眼中钉,可别忘了拿肉中刺!”

    这一枚细针只是打头阵。

    后面还有七八根细针,从不同方向射出,瞄准池桥松的所有方位,将他一切躲避的可能都封锁住。

    随即王文康和大蜘蛛都死死盯住池桥松,想要看到池桥松被肉中刺射中的场面。

    然而。

    池桥松并未躲避。

    他只是狠狠挥出一拳,顿时猛虎道影从身体上冲出,将他整个人都裹住。

    刺啦刺啦刺啦。

    肉中刺全部被猛虎道影挡住,再无法往前激射,全部落到地上。

    金光一闪,运财童子已经将大蜘蛛缠住,每一寸金光都化作刀剑,刺破大蜘蛛的身体,让它发出凄厉惨叫。

    “啊!”

    “啊!”

    “啊!”

    像人一样惨叫。

    几秒钟后,惨叫声戛然而止,长着人脸的大蜘蛛已经暴毙。

    池桥松歪了一下脖子,发出清脆的咔嚓声,他一步一步向王文康走来:“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鬼头剑抬起。

    王文康慌乱大叫:“饶命!”

    噗嗤一剑,鬼头剑斩下,王文康顿时身首异处。

    一切声音都安静下来,破庙中只有外面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手电筒落在地上,正好照着王文康的脑袋,上面惊恐的神色难以舒展。

    池桥松弯腰捡起手电筒,又把墙上的眼中钉,地上的肉中刺,一一拾起来。

    连同比人还大的鬼面蛛尸体与两张破烂蛛网,一起塞进红葫芦当中,随即招招手,运财童子将附骨之蛆递过来。

    他看了一眼王文康的尸体,淡淡道:“银行卡你留着吧,其它的我拿走了。”


同类推荐: 这个明星有大病我真不会演戏啊从选秀冠军到全球巨星我有一个废土世界华娱,我真不想当明星这个明星想找个班上四合院的何大爷逆流官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