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二百零四章 驴头狼

第二百零四章 驴头狼

    吱呀。

    地窖门打开,怪物鬼尸已经被池桥松取走,但孩童尸骨依然散落在地窖中。

    看到这些尸骨,柳慎眼中闪过一丝挣扎。

    随后幽幽一叹:“好了,我承认是我干的。是我为了抗癌,为了多活两年,偷了几个小孩过来炼续命丹。”

    “现在认了?”池桥松冷声道,“刚才不是嘴挺硬。”

    柳慎低着头,辩驳一句:“我以为你在诈我……”

    随即又抬起头,哀求道:“我知道我罪孽深重,池桥松,求求你看在韩老师的面子上,把我杀了抵罪,但是请别让我身败名裂……这会,这会影响到翠芬和孩子!”

    扑通一声。

    柳慎跪在地上:“求求你了,杀了我吧!”

    曾啷。

    鬼头剑在月光下闪烁银光。

    池桥松澹澹问道:“不打算跟韩老师,还有柳显、柳芸道个别?”

    “我……”柳慎摇头,“我有什么脸面再见她们娘仨个,我已经堕落成邪修,能不连累他们最好。”

    说着,他又苦笑道:“我每次出门,都会在出租房留下遗书,告诉翠芬我若未归,就让她照顾好孩子,不要报警。

    她那么聪慧,肯定知道是什么意思。

    所以,池桥松,不要顾忌什么,杀了我吧。”

    池桥松抖了抖鬼头剑,说道:“临死前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帮我解个惑,你猎杀小孩的鬼尸,叫做什么?”

    “?,从村里偷了一只黑羊,用《唾羊术炼化为?,形同赶尸,可以骑乘,并蛊惑家禽。”

    “我说的是猎杀小孩的鬼尸。”

    “额。”柳慎有些慌张,好一会才说,“是过山黄。”

    “形容一下过山黄。”

    “这个……过山黄跟?差不多,都是赶尸邪术所炼化,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柳慎试图敷衍过去。

    “看来柳老师对我依然有隐瞒,或许我应该将这一切告诉韩老师,让韩老师亲自见一见你的真面目。”

    “不要,求你!”

    “那就告诉我实话,我不想再跟你兜圈子。”

    在此之前,池桥松还真以为是柳慎狡兔两窟,一间茅草屋藏一只鬼尸。

    但现在柳慎连那只驴头狼身的怪物鬼尸是什么,都弄不清楚,甚至怪物鬼尸不见了,他都毫不奇怪。

    池桥松判断,这是两个人所为。

    “我说的就是实话,我都说了我为了炼化续命丹,干的这些事,你还要我说什么啊。”柳慎兀自狡辩。

    池桥松忽地冷声道:“我明白了,?是你的,但这边的鬼尸,是韩老师的,你们是夫妻一起堕落!”

    “啊?”柳慎傻眼,“你别乱说,翠芬怎么会这么干!”

    “无所谓真假,我让星子观去分辨好了,我又不是专业巡捕,查桉结桉又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

    “别!我说!”

    见躲不过去,柳慎整个人一下子泄了气,将事情原本详细坦白:“是许名阳师兄,他来看望我,见我快死了,而我又留恋不想死,便教我《唾羊术和续命丹……”

    柳慎没能忍住。

    吃下一颗许名阳递来的续命丹,当天就从床上爬起来,跟着许名阳一起,去县城外面村子偷了一只黑羊宰掉。

    又在许名阳的帮助下,用《唾羊术炼化为鬼尸,藏在破烂茅草屋中。

    随后几天。

    骑着鬼尸黑羊,四处偷鲜活的鸡鸭鹅,然后悄悄炼化续命丹。

    “我没想过杀人,许师兄说人血续命丹才能让我长久续命,动物血续命丹,顶多让我多活两年,但我知足了。”

    柳慎坐在地上惨笑:“我没想到才几天时间,就被你发现了,而且我也不知道,那边茅草屋里,是许师兄藏鬼尸的地方。”

    池桥松听完故事。

    对此不置可否。

    他询问道:“许名阳什么时候会过来?”

    “这我不知道。”

    “那之后,你没见过他?”

    “没有,他要在祥云观苦修。”

    “这些尸骸很新鲜,刚死没多久,也就是说,他这两天来过。”池桥松说道,“柳老师,帮我联系上他,把他引过来,算作你将功赎罪。”

    顿了顿。

    池桥松又严肃说道:“等我把许名阳绳之以法,再让星子观处理善后,届时我会请求星子观将你摘出去,让你安稳和韩老师度过最后时光。”

    “我……”

    “这是你最后的救赎,也是我最大的善意,柳老师莫要自误更误人。”

    半晌之后。

    柳慎拱手道:“谢谢你。”

    …

    …

    …

    悄然将黑羊鬼尸?收入红葫芦当中。

    池桥松带着柳慎,回到县城出租房里,柳慎用公共电话,打去了祥云观。

    祥云观虽然地处深山,但毕竟是一座道观,属于武道内功的修行地,很多富户都会把孩子送来修道,所以安装电话不意外。

    “喂,我是柳慎,我找许名阳师兄。”

    片刻后,许名阳接了电话:“什么事,这么晚打给我。”

    “是修行上的事,十万火急,许师兄,你明天过来一趟。”

    “我还有事,出不去。”

    “茅草屋!”柳慎按照事先设计好的台词,急促说道。

    电话那头的许名阳,语气稍稍慌乱:“你发现了?”

    柳慎故意责怪道:“嗯,师兄你也真大胆,这么危险的东西,就放在……”

    话未说完,就被许名阳打断:“明早我坐气包车过去,你别乱动我的东西,要知道,我是好心才帮你!”

    “我又不傻,行了,等你过来。”

    挂断电话。

    回到屋里,柳慎叹着气问道:“接下来怎么做?”

    “你安心睡觉,我明早再过来。”池桥松转身离开。

    他骑上二八大杠,先回了一趟松园,将两具鬼尸掏出来,询问一番涂山孑。

    涂山孑的见多识广,又一次体现出来。

    嫁梦之法娴熟托梦,详细介绍道:“都是赶尸邪术炼出来的鬼尸,?你说过了,是《唾羊术炼的。

    这个驴头狼身的鬼尸,就叫驴头狼,是用《山混术炼的,我以前在千湖省见过。

    赶尸邪术在湘楚省、千湖省比较流行,湘楚省那边多用死人炼成鬼尸,而千湖省那边喜欢用动物炼成鬼尸。”

    池桥松感慨:“没想到我们这,也有人修炼这种邪术,而且还是正规道观祥云观的修士。”

    涂山孑笑道:“池哥不必介怀,邪修本就是正道堕落,细数的话,那些武道大族,也有很多人堕落为邪修。”

    “也是,对了,这鬼尸与小鬼似乎很相似?”

    “都是驭物,炼化手段不同,但效果还真差不多。”

    “差多了。”池桥松想到柳慎骑着黑羊的场景,就莫名想笑,“比起会飞的小鬼驭物,鬼尸属实拉夸。”

    聊完。

    涂山孑没有多留,自去竹屋当中参禅,静诵黄庭以期避祸。

    池桥松则利索的搬出绞肉机,准备将黑羊?和驴头狼,都绞碎了肥田。

    听到动静,还没闻到臭味,摇钱大棚中的小红,已经提前骂骂咧咧起来:“咕呱,咕呱!”

    小青看了一眼地上的邪祟尸体,同样果断转身离开,不知道跑去哪里躲避臭气。两只五道眉也跟着小青一起消失。

    唯有小白。

    始终不为所动。

    池桥松先将黑羊?绞碎,然后埋进田里,接着开始绞碎驴头狼。等驴头狼绞好,黑羊?也化作了肥料。

    “两包,还行吧。”

    黑羊?只提供了两包肥料。

    池桥松继续埋驴头狼的碎肉,埋好之后冲个澡换身衣服,驴头狼的肥田效果也刚刚出来:“唔,七包,可以!”

    一个两包,一个七包。

    让肥料库一下子从十二包,暴涨到二十一包。

    “等我修炼《广圣如意入门,应该足够一波养成!”他拍了拍手,随即召出运财童子,驾驭金光飞离松园。

    一路避开有灯火的地方,直奔破茅草屋而去。

    看到地窖门口,自己设置的标记完好,他便安心在茅草屋中住下:“许名阳若是提前来清扫证据,我正好捉个现行!”

    于是盘膝打坐,以修炼代替睡眠,保持足够的警惕性。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