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二百一十九章 秘书

第二百一十九章 秘书

    池桥松不打算再废话了。

    他直接将任琼丹拖到屋外:“看看吧,你的老母鸡,还没死透,若你识时务,我可以让你将它救活。”

    任琼丹见到奄奄一息,进气少过出气的老母鸡,松了口气。

    随即眼中一阵挣扎,缓缓跪倒在地上:“任琼丹恳请公子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主仆,我们立刻就走,走去远远的,再不来打扰公子和卿……涂山孑。”

    “想得太美。”

    池桥松居高临下看着任琼丹:“我还有一重身份是星子观供奉,除魔卫道属于我的职责,你们撞入我手中,念在老涂面子上,我可以饶你们不死。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从今往后,就在池家山上老实干活,洗刷自己身上的邪祟之气。

    若敢生出其它念头,锁魂灵契的滋味你也尝试过,无需我多费唇舌。”

    任琼丹还要说什么。

    竹屋内传来涂山孑一身叹息:“叽。”

    任琼丹闻听之后,胸脯微微起伏一阵,缓缓说道:“若公子能成全奴家与涂山孑,琼丹愿意侍奉在公子身边,为公子洗衣做饭、劈柴喂马,日夜不缀。”

    “阶下囚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不过,你若表现好,赢得老涂的心,我也不会加以阻止。”

    “琼丹明白,日后但请公子多多指教。”任琼丹起身,对着池桥松道一声万福,“奴家与小直愚笨,唯有勤勤恳恳。”

    池桥松点头:“你明白就好,另外,不要用什么奴家之类的古代词汇,也别喊我什么公子,直接喊老板即可。

    你先担任我的生活秘书,至于小直,就在山上当个佣人好了。

    哦对了,回头把衣服换掉,别整得跟唱戏似的。”

    “是,老板。”任琼丹点头,随即又委屈道,“不过奴……我只有这一套衣服。”

    “回头我给你准备几身。”

    “多谢老板……我可以去救治小直了吗?”

    “去吧。”

    …

    …

    …

    银针闪烁,点点微芒。

    任琼丹用针灸之术,在老母鸡精身上连扎无数针,接着便能看到伤口处开始蒸腾雾气,似乎银针将月光引入伤口之中。

    池桥松与小青,各自占据一边,好奇的看着任琼丹扎针。

    一切尘埃落定,已经稳定住心神的任琼丹,恢复了狐狸精的灵透心思,解释道:“这套《回阳九针是师父所传。

    家师叶香天,前朝太医之子,因不爽新政府,隐居山林。

    后为军阀逼迫不得不重操旧业,恰好我客居军阀府上,便求得师父指点传授针灸之法。”

    池桥松对此十分好奇:“之前你与我战斗的,也是这个《回阳九针吗?”

    “不,那是《鬼门十三针,针灸之法中少见的战斗法术。”

    “你针灸既然习得真传,那么医术总体来说如何?”

    任琼丹一边行针,一边应道:“老板一定认为我以色娱人,才能住进那些军阀府上,其实并不然,我擅长妇科,多为将军府上妻妾诊断。

    许多将军因我而保住妻儿大小性命,故此愿借福德,为我避祸。”

    这种话,池桥松并不信,不过他也不纠结,继续问道:“这么说来你的医术很高明,看样子今后还能聘你为家庭医生。”

    任琼丹莞尔:“但凭老板吩咐,让我做什么都行。”

    片刻之后。

    行针结束。

    老母鸡肩颈部位的伤口,已经在月光的浸润下,缓缓愈合。

    不多时便睁开了眼皮,看到任琼丹之后,张嘴发出一声轻微的:“咯咯哒。”

    任琼丹摸了摸它脖子上的羽毛:“别说话,小直,安心修养。”

    随即询问池桥松:“老板,可否将小直,搬去屋子里修养,《回阳九针已经自行运转,无需月光照耀了。”

    池桥松召出运财童子,将老母鸡托起来。

    随即带着小青往半山腰的松园走去,任琼丹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

    她时不时的看一眼小青,眼中神光闪烁不停,快到松园时,终于忍不住问道:“老板,这位小青,是蛟吗?”

    “你觉得呢。”

    “老板气运如此雄厚,难怪涂山孑给您做师爷。”

    到了松园,池桥松腾出一间房屋,给老母鸡精小直修养,任琼丹也被他安排进去:“你们先住这里,等回头收拾好,再给你们安排起居用品。”

    任琼丹伸展一小腰肢,古代仕女装束跟着紧绷,抹胸都快被撑破:“能有一张床入睡,对我来说足够了。”

    一路之上,她都在刻意展示自己。

    不过池桥松看了只想发笑,实在是她脸上的淤青,过于有特色。

    他拿来一床席子,递给任琼丹:“先睡席子上,抽空我再去买张床。”

    随后不再多言,拎着毛巾准备去院子里洗澡,不过考虑到松园多了两个住户,虽然不是女人,却也属于异性。

    便穿着衣服随便冲冲水,回房间再换衣服。

    此时任琼丹已经安顿好小直,也打水洗了洗脸,随即又在院子里转一转,很快就惊呼出声:“月宫玉蟾!”

    再接着又惊呼出声:“金翼使!灵兽五道眉!”

    池桥松躺在床上,小青则匍匐在地板上,一人一蛟都没什么睡意。

    此时又听外面,响起任琼丹的第三声惊呼:“星宫火蟾!”

    池桥松说道:“老涂这相好,见识的确不俗,可惜依然瞧不出大棚里的真正宝物……那些灵根才是至宝。”

    不过越是这样,池桥松越是放心。

    他希望全世界没有一个人能认出灵根,自然也就没有人会打这些灵根的主意,也不会有丝毫暴露的风险。

    小青抬抬眼皮,不知道池桥松在说什么。

    池桥松很快闭上眼睛,均匀的呼吸起来,只是他并未入睡,而是一道意念,切入运财童子的视角。

    运财童子,就被他挂在院前松树上。

    像是一枚监控摄像头,紧紧盯着任琼丹的房间,视角当中,可以看到房间里有两股浓郁的邪祟之气。

    一股勾勒为老母鸡形象,一股勾勒出任琼丹的身影。

    任琼丹已经躺在席子上,翻来覆去一个多小时才睡着。

    见到她呼吸平稳,池桥松便散去念头,自己也打个哈欠,沉沉睡下。只有善财童子,依然挂在树上,盯紧任琼丹的房间,保持警戒。

    它这种驭物,介于生死之间,自然没有休息这种概念,二十四小时随时随地待机。

    只需要在耗损过度之前,用一口炁温养即可。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