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二百二十章 我不信

第二百二十章 我不信

    翌日,七月廿八,星期三。

    池桥松起床洗漱,厨房已经散发出小米粥的清香,是任琼丹一大早就起床做饭,又在忙碌收拾房间。

    她还去把鸡笼、鸭舍、鹅棚里都喂过一遍。

    “老板,我煮了粥,蒸了一笼肉包子,还从大棚里摘两根黄瓜,拌了凉拌黄瓜。”任琼丹说着,指了指池桥松的房间,“我可以进去拿衣服去洗吗?”

    池桥松点点头,一时半会不知道说什么,便问道:“小直如何了?”

    “多谢老板关心,小直的伤势已经平稳,休养几天就能下地和我一起干活了。”苑琼丹抱着池桥松换下来的衣服,来到水池旁洗衣服。

    她自己的古代仕女装,是通过《人相尸解术所幻化,所以并未沾染上灰尘,看上去依然跟新的一样。

    池桥松进了厨房。

    锅里热着小米粥,里面放了不少果蔬和肉类,看上去十分油腻,但是入口之后,味道咸淡适中,一点也不油腻。

    另外锅里的肉包子,大小适宜、香气四溢。

    凉拌黄瓜也十分清爽。

    “厨艺不错。”池桥松默默点个赞。

    往后松园的伙食标准,将会上升几个档次。

    他爽吃一顿早餐,出来后任琼丹已经开始晾晒衣服,的确十分勤快,看样子很适应生活秘书的角色。

    “老板,您要去上了班了吗?”

    “嗯。”

    池桥松拎上公文包,看了看松园,交代道:“小白、小红,就是那两只癞蛤蟆,一天要吃一只小鸡仔。

    小青你不用管,它自己会进山捕食。

    五道眉给它们吃点菜叶子,不要喂多,我在控制它们的体重。

    鸡鸭鹅随便喂喂就行,池塘里要偶尔撒一些饲料,里面有我养的一些鱼。

    大棚里的草药,我爸会每天过来采摘,今天不会过来,我打过电话了……回头给你安排好身份再说。”

    “好,全听老板您的安排。”

    “把你跟小直的衣服尺码写给我。”

    不像涂山孑写字歪歪扭扭,任琼丹写得一手好字,娟秀之中透露出一股洒脱意境,不比池桥松蝎子差。

    拿到尺码,“三十六丁”字样格外显眼。

    池桥松想了想,又道:“大棚里的几棵树,不许乱碰,甘露大棚和最西边的大棚,都种着蔬菜,你仔细照料好。”

    任琼丹点头:“是。”

    “另外,我三舅住在山脚下,以后你们有什么需要采买的,跟我三舅说一声,让我三舅帮忙采买,你们不要往外乱走。”

    “我与小直,会在池家山寸步不离,慢慢洗刷身上的邪祟之气。”

    “就说这么多吧,总之,好自为之。”池桥松推上二八大杠,又转过头叮嘱道,“你们是老涂的劫数,但,这又何尝不是你们的机缘,能不能把握,全看你们如何去想了。”

    任琼丹敛衽拜道:“老板所言,琼丹谨记于心。”

    池桥松摆摆手。

    骑上自行车下山,到了山脚,见到三舅说道:“三舅,山上来了几个……道上的朋友,是两位女修士,你见了不要奇怪。”

    三舅点头:“好。”

    不过等池桥松离开,三舅又默默嘀咕:“怎么又来两个女修士,前面那个姑娘不是小松女朋友吗?”

    想不清楚。

    只能感慨年轻人真会玩,便自顾自的提着箩筐,去山脚捡石头铺路去了。

    …

    …

    …

    到了清淤办。

    池桥松等秘书李维维泡好茶水,便示意不要让人打扰自己,在办公室中施展《驱鬼术,一缕念头跨越时空距离。

    瞬间,松树上的运财童子,激活了视角。

    运财童子隐藏于松叶之间,悄然注视松园的情况。

    虽然视角比较特殊,并非真实的世界,而是各种稠密、稀疏的气流所组成,但勉强可以辨认出一些内容。

    老母鸡轮廓的邪祟气流,在院子里走动。

    代表小青的紫色气流,路过院子,这老母鸡轮廓的邪祟气流,便一头扎进代表平房的粘稠气流当中。

    小青似乎抬起头,看了一眼松树方向,随即游走离开,不知道去哪里潇洒了。

    “任琼丹呢?”

    池桥松在松园中,没发现代表任琼丹的邪祟气流,想了想,果断驭使运财童子,飞到竹屋附近的树上藏匿。

    他的《驱鬼术大成之后,对于运财童子的驱役,已经达到化境。

    来去悄无声息,连涂山孑都很难发现。

    “果然在这里。”

    他透过运财童子的视野,见到一个人形轮廓的邪祟气流,正在石亭中默默伫立,却不见涂山孑走出竹屋。

    …

    …

    …

    知了,知了。

    早晨就有知了开始叫唤,从早叫到晚,也算是夏天所独有的奏乐。

    一身古代仕女装的任琼丹,站在石亭中默默注视竹屋,她脸上的淤青还没完全散去,但姣好容貌已经恢复。

    背后蓬松的大尾巴,一甩一甩。

    “你偷走我的心,现在还锁我的魂,涂山孑,我算是看透了你。”

    “叽。”

    竹屋里,传来涂山孑冷淡的叫声。

    任琼丹眉头高高扬起:“你嫌弃我脏,嫌弃我一身污秽,嫌弃我整日奔波只为自荐枕席,但这不过只是一身皮囊而已。”

    “叽。”

    “雷劫,雷劫又如何。我银针渡人难道不是行善积德,出马仙祸害一方,不照样享福一世。我会死于雷劫之下,你难道就能长生不老?”

    “叽。”

    “人狐有别?”任琼丹仿佛听到什么可笑之事,“你真以为自己可以渡过人胎之劫,做一世人类吗?”

    竹屋中静默片刻。

    才传来涂山孑幽幽回应:“叽。”

    “瞧不出你向道之心,竟然还如此坚定,但你以为,池桥松就是你的靠山,他真能庇护你安全渡劫吗?”

    “叽。”

    “我承认我低估了他,他藏得很深,已经有武士境的实力,但即便他是一代天骄,修成大宗师又如何。”

    任琼丹说着,就要走进竹屋。

    竹屋中一道黑烟冲出,在她面前形成一道阻拦。

    任琼丹停下脚步,看着眼前黑烟,冷哼道:“这狼头小鬼,还是我送你的驭物,如今你却拿它对付我。”

    “叽。”

    “神神叨叨!”

    “叽。”

    “反正我不信,你不必给我装神弄鬼,什么推演之道,什么一线生机,我统统不信这些。”任琼丹哼道,“我不信你的道,应在池桥松身上,更不信我的道,也会应在他身上。这些都不过是你的鬼把戏,就像当初骗我一样。”

    竹屋里,传来急促的叫声:“叽!”

    任琼丹转身就走:“那就走着瞧好了,我会亲眼见你被雷劫劈死……劈死你这薄情寡义的无毛老狐狸!”

    此话一出。

    气得竹屋里的涂山孑叽哇乱叫,恨不得立刻施展《毛发形补术,将一身皮毛重新补回来。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