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二百二十一章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第二百二十一章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表姐。”

    池桥松将在清淤办实习的李婉喊过来:“这是两组尺码,你去商场帮买几套素一点的衣服,还有鞋袜内衣,不要太好看。”

    李婉不明所以:“表主任,有什么年龄上的需求吗?”

    “额,这一组尺码,你就按三十岁妇女审美买,另外一组按四五十岁妇女审美买。”池桥松说完,掏出一叠票子,又补充道,“反正你看着买,不行就喊一个女同事陪你。”

    一个小时后。

    李婉拎着塑料袋子回来:“主任,一人买了三套,够吗?”

    “够了。”池桥松接过袋子,便提前下班。

    七八月时节彭蠡大湖已经进入丰水期,所以清淤办没什么工作,他这个主任在不在都一样,能每天来点个卯,就已经非常勤勉。

    回到池家山的时候,太阳已经在炙烤大地。

    “老板,您回来了。”任琼丹在院门口迎接,小花坛里,老母鸡正在缓慢行走,见到池桥松后,立刻躲进屋里。

    任琼丹接过池桥松手中的塑料袋子,解释道:“小直胆子很小。”

    “它怎么还不能变回人形?”

    “老板您一剑差点把小直砍死,它能活过来就已经很幸运,化为人形至少还需两天时间修养。”

    当时那一剑,池桥松是冲着任琼丹去的,实际上留了手,根本没打算一剑斩死任琼丹,没想到小直护主心切,挡了这一剑。

    比起任琼丹的实力,小直差太远,所以一剑差点升天。

    池桥松没再说什么,径直走进厨房,厨房桌上已经摆放着切好装盘的西瓜,连瓜皮都已经削过了。

    等他吃完西瓜消暑。

    任琼丹刚刚换好了衣服,走进来转一圈:“老板,您买衣服的眼光真不错呢,这件碎花长裙很好看。”

    不得不说,任琼丹确实有姿色,样貌有点像范冰冰。

    身前凸凹有致,难怪可以流连于军阀内宅,借助武道巨擘的福德避祸。

    一件普普通通的素色碎花长裙穿在她身上,脚上没穿袜子,配上一双时下流行的圆头皮鞋,气质瞬间就立体起来。

    不比池桥松房间挂历上的女明星写真差。

    而且,她的尾巴从腰线部位伸出来,蓬蓬松松,平添几分妖冶气氛。

    “你尾巴为什么还在,人相尸解术有缺陷?”池桥松疑惑,不管是古代仕女装,还是现代碎花裙,任琼丹屁股后面都甩着尾巴。

    “嘻嘻。”

    任琼丹妩媚一笑:“有尾巴不好看吗,尾巴,不止能用来挠痒痒哦。”

    池桥松板着脸训斥道:“严肃一点,松园是清净之地,摆正你现在的位置,不要把你往日那一套歪风邪气带过来。”

    任琼丹自讨没趣,只好收起魅惑姿态。

    老老实实回答道:“人相尸解术参照尸体修炼,可人类尸体没有尾巴,所以我变不了尾巴,但可以用幻术遮掩。”

    “那就用幻术遮掩,看起来别扭。”

    “是。”

    任琼丹手掐法诀,瞬间尾巴就消失不见。

    池桥松微微眯眼,运转小道望气术,便清晰的看到,一条毛茸茸大尾巴,依然悬挂在她屁股后面。

    “这里有张单子,你把单子上的药材准备好。”他从口袋掏出一张稿纸。

    一祥药材店需要运一批药材过去,暂时不方便让池父他们过来,只能池桥松自己来运药材。

    任琼丹接过稿纸,看了一眼后,说道:“老板,这些药材准备起来很简单,不过我发现松园晾晒的药材,很多处理方式都不对。”

    她曾拜师老仙医,虽然主要研究针灸之法,对草药一样熟络。

    “你会处理?”

    “当然,大部分草药的种植、处理,我都会。”任琼丹轻笑一声,“往后种植大棚草药、晾晒处理草药的任务,就交给我来吧。”

    池桥松自无不可。

    接着任琼丹手法娴熟的将稿纸上所需草药,一一打包捆扎。

    比起往日里池父那粗糙的动作,她举手投足之间行云流水,即便池桥松这个外行,也能看得出来,她浸淫此道甚久。

    忽然,任琼丹扭头说道:“老板,大棚里的几棵树,看上去有些神奇,还有这些蔬菜、草药,品质出奇的高呢。”

    她能看出大棚的神奇,池桥松不觉得意外。

    有锁魂灵契在手,并不用担心她会暴露这些秘密:“这些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做好你手中的事即可。”

    说着。

    池桥松离开松园。

    径直去了山顶竹屋,与涂山孑梦中交谈。

    “老涂,这任琼丹没使什么幺蛾子吧?”

    “这倒没有,只是跑我这里吵闹一通,说了一些骗她、负她、没良心之类的车轱辘话。”涂山孑嘴角抽了抽。

    早晨任琼丹骂它没毛的话语,还在中脑海中盘旋。

    池桥松点点头:“没有就好,我始终有点不放心,怕她不甘心困顿于池家山上,会想一些歪点子。”

    “她若耐不住寂寞,池哥尽管将她打杀。”

    “你舍得?”

    涂山孑慨然道:“我乃深山隐士,她是红尘过客,念在往日因果,才求池哥救她脱离红尘之苦,若她不知好歹,便是她命中合该有此一劫。”

    池桥松笑了笑:“老涂你呀口是心非。”

    他觉得涂山孑有些钻牛角尖。

    就像先前的自己,总觉得情爱一道与久视长生相冲。但现在想来,若是像块石头一样长生,又有什么意思。

    及时行乐,有何不可。

    一连三天观察,任琼丹没有闹出幺蛾子,老老实实在池家山上喂鸡、种菜、洗衣、做饭、采药,看电视。

    甚至对着电视上的一部狗血偶像剧,悄悄抹眼泪。

    小直也恢复一点元气,运转人相尸解术幻化为人形,她身上没有什么尾巴之类的残留,但模样着实太丑。

    身材矮矮胖胖,皮肤松弛褶皱。

    两边脸上腮红跟抹了口红一样,浓艳到滑稽可笑。

    “老、老爷。”

    见到池桥松时,小直浑身都会颤抖,那晚那一剑,着实印刻在她脑海中难以磨灭。

    喊完之后,就躲到任琼丹背后:“小姐。”

    任琼丹转过身来,拍了拍小直的后背:“以后你就是老板的佣人,与我一起为老板服务,喊我姐姐吧,不要喊我小姐了。”

    小直点头:“姐、姐姐。”

    池桥松吓唬她:“好好做事,消除身上的邪祟之气,千万不要再走邪门歪道。否则大棚里的草药缺肥料,就拿你们肥田。”

    小直颤抖着回道:“我、我们没、没有干坏事。”

    池桥松抬起眼皮,扫了一眼小直,小直又吓得躲到任琼丹背后。

    他便淡淡说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