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二百四十四章 合影

第二百四十四章 合影

    池父的保密意识,比池桥松还要强烈,每天都要去池家山转一圈,生怕山上的秘密暴露出去,引来祸患。

    所以对三舅都不是很能放心,更别说结婚之后,带着女儿过来的赵红珍。

    “但池家山那边,的确需要一个人看守大门。”池桥松有些迟疑,“任琼丹和任小直,并不适合看大门。”

    二叔道:“你爸的意思是,他跟大嫂回头去看大门。”

    “那桥武他们谁来照顾?”

    “不是有你二婶吗,你二婶不想上山干活,让她去药材店上班,她又算不好帐,干脆让她在家洗衣做饭,带几个小孩子。”

    “二婶愿意吗?”

    “她不知道多乐意,你让她干活,她还会发牢骚,你让她在家呆着,她一万个愿意。”

    “那我没意见。”

    “嗯,我回头跟你爸说一声,说真的,你不让他上山干活,他在家干着急,旱烟一袋一袋抽个不停。”

    “你帮着劝一劝,少抽点烟,多喝点茶。”

    “我劝着呢,但你爸从小就掌惯了家的,我讲话他也不听啊。”二叔摊手,对此表示无奈,长兄如父,他真不敢顶撞池父。

    说着,二叔又问道:“对了,小松,灵兽消息还要继续买吗,我感觉收益不大,光花钱不见灵兽进账。”

    他一直没断了买灵兽的消息。

    池桥松也经常会进山打猎,可惜因为气血过于旺盛,灵兽早早逃之夭夭,十次有九次都是白跑一趟。

    最后一次还得看运气。

    他笑了笑:“继续买,反正又花不了多少钱,买到就是赚到。不过二叔,你把侧重点放在稀奇古怪的东西上面。”

    二叔立刻领悟:“懂,邪祟嘛。”

    啪嗒。

    黑子落地。

    涂山孑爪子捏住一枚白子,略作思考,随意往棋盘上一下:“叽。”

    “老涂问老板您,被开除的滋味,是否好受。”充当翻译的任琼丹,一边修剪油灯的灯芯,一边说道。

    池桥松刚学围棋,棋力不是很高,下得也随意:“不好受,但也不难受,可能心中还抱有期待,总觉得朱大帅不会这么容易放弃彭蠡。”

    “叽。”

    “老涂说,您这样的心态最好,等你掌权之后,肯定也会遇到类似问题。那些军阀上台、下台十分频繁,保持一颗良好心态,才能走到最后。”

    “话虽如此,等待却最让人心烦。”

    “您啊还年轻,静观其变才是王道。”

    在涂山孑这里下了两盘围棋,被涂山孑一阵开导,他又恢复到惯常的轻松心态,便带着依依不舍的任琼丹返回松园。

    夜里十点多,他还不想睡,干脆拉着任琼丹教学法术。

    圆光术、却老术、纸人搬运术,还有鬼门十三针,这几项旁门左道之术,他都在认真学。

    当然。

    纵使他是武道天骄,依然不可能短时间里,将这几项法术摸到门窍即便摸到门窍,也没肥料来养成。

    随后几天,他都呆在池家山,没有外出,专心致志的种田习武。

    而这几天时间里,空降知事李泽鑫大动作频频,接连任命几位瓯阀的武士境高手,担任墨坎县重要单位一把手。

    又把一批开会缺席的本地一把手调开,换上向他靠拢的本地武者。

    大师兄李守,被发配到了偏远的凤岗乡担任副乡长二师兄巴蒲泽,则被调去了气象所担任所长。

    原本的王钧所长,就是那位经常在狐报发表文章的纳妾学者,则升职为水利局长。

    “二师兄,轮到你去水楼上班了。”池桥松见到巴蒲泽,笑着说道,“据我所知,气象所的档案柜里,摆满了狐报,你无聊的时候不妨翻看。”

    巴蒲泽挤出一抹笑容:“我不打算去上班,让副所长带班吧,我准备在家里潜修一段时间武功。”

    “要冲击武士境?”池桥松挑眉。

    巴蒲泽摇头:“难,我只是尝试一下,毕竟勇士境能施展的手段太少,师父不在,你还在成长,没人能扛得起事。”

    “嗯,多尝试尝试也好,武者就是要锐气。”

    “哈哈,老六,你飘了,现在已经开始教我练武。”

    飘没飘池桥松自己心里清楚,他说道:“我真心希望二师兄你能冲击武士境,扛起师父这面大旗。”

    “那你呢?”

    “我要去更高的地方看看。”

    巴蒲泽闻言,眼中精光一闪,大手拍在池桥松肩膀上:“有志气,不过我相信,你说到就能做到,我们师兄弟当中,你最有天赋!”

    然而说到做到的池桥松。

    第二天就为了儿女私情,借车去了弋阳市。

    嗣汉天师府位于弋阳市龙虎山,山虽不高,却是武道内功圣地。

    按照风水之说,龙虎山所在的武夷山脉,乃是南干龙的第一爪,也就是探入大海,抓取琉球宝岛的那只龙爪。

    故此气运旺盛。

    嗣汉天师府坐落于斯,传承方能昌盛不衰。

    山上禁止陌生人进入,山脚下的三清小镇,却不限制游客,各地老百姓都喜欢来这里上香,求子祈福。

    “来啦。”

    周今瑶精心打扮一番,带着池桥松逛遍整个三清小镇,又偷偷摸摸上了龙虎山,在山里面转悠一大圈。

    直到天黑,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你回去路上一定小心。”

    “我晓得。”

    “还有,不要跟那个李泽鑫对着干,听我妈说,瓯阀已经全面进军浮梁市,大帅陈志斌目前就坐镇在浮梁市内。”

    “我都被开除了,想对着干也干不成啊,我就在山里看书习武种田养草。”

    “嗯。”周今瑶勾着池桥松的脖子,献上一个吻后,继续叮嘱道,“还有,那个秘书任琼丹,一听声音就是个小妖精,你可千万别犯错误。”

    池桥松笑着回道:“那你猜错了,她可不是小妖精,她是老妖精,岁数远比声音听着大。”

    周今瑶皱了一下鼻子,哼道:“反正不允许你犯错误,我虽然不反对你们男人纳妾,但是头几年你别想。”

    大夏民国的纳妾风气,从未禁断过。

    尤其是高层人物,几乎没有几位不纳妾,所以风气熏陶之下,大家对于大人物纳妾都已经习以为常,不纳妾的反而不正常。

    周今瑶的父亲周力,就纳了好几房姨太太。

    周力失踪,这些姨太太都跟着大房夫人蒋琴,躲进了嗣汉天师府避难。

    翌日清早。

    电话铃就响了。

    “老板,快看报纸,江右晨报大新闻啊!”李维维在电话那头大呼小叫,“省府已经通电,洪彭合流,大帅即日起调任江右省督理!”

    “嗯?”

    池桥松听完一激灵。

    直接开车去了县城,找到一处报亭,挤进人群中拿起一份江右晨报,封面是一张合影。

    洪阀大帅、省府督军王新建,与彭阀大帅、彭蠡地区行署专员朱光闪,紧握双手,一起面对着镜头微笑。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