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二百七十五章 黑市买卖

第二百七十五章 黑市买卖

    “池师弟,现在合作得缓一缓,前天观里面开会,韩管事发老大火了,说我这边一只邪祟都没上缴。”

    饭店包厢里,向久贤喝着小酒说道。

    池桥松讶道:“连邪祟尸体,都有固定上缴名额限制?”

    “也不是说固定名额,主要是跟同期相比,这两月我们合作之后,我交的邪祟太少了,韩管事觉得我私下里倒卖邪祟尸体。”

    “问题严重吗?”

    “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向久贤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池桥松皱眉:“怎么说?”

    向久贤本还想再打一会谜语,但是看到池桥松稚嫩的脸,觉得还是简单直接点好:“我小门小户,在星子观没背景,可扛不住韩管事的压力若是府上蒋管事那边,能给我一点支持,我还怕个卵。”

    池桥松懂了,向久贤这是想提前搭上蒋琴的线。

    不过这不可能。

    池桥松自己都难说是否搭上了蒋琴的线,自然没法使力,当然他不会这么直白,而是准备透露一点内容。

    “我前阵子去了洪都市,跟周指挥一起打了场捶丸。”

    “哦,周指挥是周力指挥?”向久贤果然入套。

    “不错。”池桥松好整以暇道,“吃饭的时候听周指挥的意思,如果前线战事不利,嗣汉天师府难以回返,就让蒋管事先挂靠在祈福万寿宫。”

    江右省有五大武道内功圣地。

    嗣汉天师府就是其中之一,掌握着气功经典金光大宝诰。

    祈福万寿宫也是其一,位于洪都市境内。此外还有赣南市的玉虚葛仙祠,万载市的万寿崇真宫,以及省会柴桑市的匡山仙人洞。

    能称圣地,自然都掌握着气功经典。

    当然。

    向久贤肯定不是冲着气功经典而去,他才是道士境而已。

    池桥松见向久贤果然意动,便继续说道:“以蒋管事在女修中的实力,祈福万寿宫肯定双手欢迎,到时候一二进修名额,相信祈福万寿宫不会为难。”

    “池师弟,你能确定,蒋管事给我一个进修名额吗?”

    “我只能说尽力而为,其它的,就看向师兄你信不信任我了,毕竟蒋管事还没决定落籍祈福万寿宫,一切未成定数。”

    向久贤略一思考,便笑着举杯道:“我怎么不信你,池师弟你是武道天才,又有周指挥提携,将来前程远大!

    来,师兄敬你一杯,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确定任务还会继续合作,两人聊了一会闲话。

    池桥松问道:“向师兄,墨坎县的黑市你清楚不,若是我想从这边买一些邪祟尸体,你能帮着操作吗?”

    向久贤讶异:“你要买邪祟尸体?”

    “嗯,那边需要的有点多,给的价钱也不错。”池桥松找个似是而非的借口。

    向久贤却会意一笑:“不用多说,我懂。”

    其实池桥松并不懂向久贤究竟懂了什么,不过既然对方懂了,也就不用再多费口舌:“只要价钱公道,我这边呢有一具收购一具向师兄可以从中拿一笔提成,放心,钱你尽管拿,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

    “好,我既然信任老弟你,就帮老弟你办了这事。”

    “多谢老哥。”

    两人换了称呼,继续喝酒。

    池桥松旁敲侧击买卖的具体事宜,向久贤喝了不少酒,也就没遮拦的畅谈起来:“墨坎县没有固定黑市,但是有几家办事机构。

    都是打着外省科研单位的旗号,专门从事邪祟尸体交易。

    背景非常深厚。

    之前彭蠡四鬼就垄断不少生意,若不是斩杀墨坎蛟,坏了朱大帅的气运,或许还能继续操持彭蠡地区的生意。”

    邪祟尸体,对于走捷径的邪修,是修炼的好材料。

    实际上有不少表面上的武道正派高手,私底下或许都有借助邪祟尸体修炼,毕竟这是一个武道决定地位的社会。

    为了地位提升,千方百计提升武道。

    勤学苦练没效果,自然会走上歪门邪道,什么注射激素、自残邪法、杀人炼丹、淫祀邪神,只要有效就有人尝试。

    故此,邪祟尸体的交易,才会屡禁不止,形成地下黑市。

    “有新鲜的邪祟尸体流入黑市,我一定给你留意着,只要价钱合适我就给你截留。”向久贤拍胸脯保证。

    池桥松道:“截留到邪祟尸体,直接给我打电话,我给你转钱过去。”

    “钱早一天给,晚一天给,又有什么关系。”

    “嗯,蒋管事那边是否落籍,你等我消息。”

    “好嘞!”

    与向久贤一顿饭,给邪祟尸体开个源。

    池桥松晚上去清香家园吃饭,吃完饭把池父、二叔、小姑父,喊到一间房间里:“家里现在存了多少钱?”

    “公账上有六十万结余了。”小姑父说着,掏出一个账本。

    上面详细记录一祥药材店的收益。

    因为大量名贵药材属于无本买卖,所以一祥药材店的主要进项基本都是净收益十亩良田的产出太巨大。

    “一个月净收入,十五万左右。”

    小姑父说着账目,兴奋之情难掩,去年秋天开店,整整一年时间的经营,一祥药材店终于打出了名气。

    墨坎县大部分武者,都知道一祥药材店的药材品质最好。

    故此哪怕卖得贵不少,依然有很多武者前来购买。

    收益节节攀升,受制于大棚产量,几个月前稳定在十五万左右的净收入。行情好卖价高便多挣一点,行情差卖价低便少挣一点。

    但上下波动基本不超过一万。

    有池桥松的名头镇着,加上师父郝伯昭也能拿来当招牌,因此一祥药材店总能保持正常经营,不被打压。

    而且最关键一点,别人并不知道一祥药材店有多挣钱。

    毕竟谁也想不到,那些名贵药材,都是池家山大棚自家种植,撒一次种子,后面便能持续不断收割。

    “嘿嘿,现在谁能想到,我们老池家这么有钱。”二叔得意一笑,“以前我给人打短工,看到人家万元户,羡慕的口水都往外流。”

    池父也忍不住,附和一句:“现在我们家,几十个万元户。”

    小姑父矜持的点了点头,又将这段时间的支出,一一列举出来。

    “滨溪庄园二期,按照小松你说的,我们选了三栋连在一起的别墅,一套八万五,一共付了二十五万零五千块”

    清香家园小区,是租的房子。

    虽然环境还不错,但安保要差一些,经常有小混混在周边溜达。

    滨溪庄园是高档小区,买房子的不是武者就是学者,环境氛围好,安全有可靠,房价也在承受范围内。

    买这三套别墅,池桥松并不为了炒房,纯粹就是让家人住的更舒服而已。

    “小松你三舅这边,给买了一套商品房,加上装修和家具电器,一共花了两万八千块。”

    “店铺新门面,在新武大街上,跟卖家已经订好,算上装修预计要花十万块钱,距离滨溪庄园近一点,方便武者前来。”

    “池家山的果树苗木,和修路费用”

    “清香家园一应开支”

    小姑父为人精明,算账也是一把能手,大大小小开支他是事无巨细全都记下来,隔几天就跟池父、二叔对一下账。

    等公账核对好,池桥松说出自己的需求:“我需要不少钱来修炼,先把公账上的六十万转到我卡上吧。”

    六十万,应该能买不少邪祟尸体。

    以前他没拉下脸去黑市买卖,现在为了修仙大道,不得不四处搜罗邪祟尸体。

    随即,他又说道:“以后每个月,给我转十万块钱等大棚那边产出高了,再看情况给我多转一些。”

    习武要花钱,二叔、小姑父都懂。

    因此没有多问,直接同意把六十万转到池桥松的卡上。

    只有池父叮嘱一句:“该花的钱千万别省,你武道修炼越强,我们家里才能跟着沾光,不过,钱得花在刀刃上,不该花的别大手大脚。”

    “我晓得。”

    任务不常有,黑市也不是说开就开,一切都需要等待。

    池桥松突然间就忙碌起来。

    抱一函三、广圣如意重新捡起来,早晚功课勤练不缀,争取早日圆满,然后提供炼精化气的进度。

    然后一有空闲,就拉上崩将军对练。

    崩将军施展猴棍,他就以缠蛇棍应对,疯狂提升缠蛇棍的进度,争取不用肥料也能大成、圆满。

    身为武道天骄,他相信这不难做到。

    然后他还趁着讲武堂尚未裁撤,给老师们大肆送礼,然后开始学习各种武功。

    “师父,我感觉自己在勇士境已经打磨差不多了,但还差一点灵感用以突破,所以想要见识更多武功。”

    他对郝伯昭如此说。

    郝伯昭听了,欣慰的同时,又大包大揽:“我马上就要上前线了,还能在家待个十天半月,趁这个时间,我把一字手飞蝗石教给你。”

    一字手飞蝗石乃是武士大门槛功夫,与泼风快刀不相上下。

    “多谢师父!”

    “你是我徒弟,不用谢,争取早点突破武士境,就是对为师最好的答谢。”郝伯昭拍了拍池桥松的肩膀。

    觉得此生最大的成就,就是捡到一位武道天才。

    不。

    在他看来。

    如果池桥松能在二十岁前,突破武士境,那就远不是武道天才能形容,放眼整个大夏民国,都是妖孽一般存在。

    7017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