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二百八十一章 姥姥

第二百八十一章 姥姥

    “池哥,我出门一趟。”

    涂山孑驾驭着黑烟,跟池桥松打声招呼,便飞出松园小世界。

    它是去外面找小狐狸拔毛去了,毛发形补术还剩二分之一的毛发量,现在关键部位都已经种上毛发,它的自信又回来了。

    路过任琼丹附近时,感觉瘦小的身体都变得挺拔不少。

    如此一连三天。

    池桥松都在等待紫皮老虎精出场,可惜等来等去也不见紫皮老虎精。

    倒是第三天的时候,涂山孑外出归来,身后捆绑着一只巴掌大的灵虫:“一只花大姐,我抓小狐狸时意外发现,想着松园除了蜜蜂,似乎没什么虫子,便抓了活的。”

    “很漂亮的花大姐。”任琼丹见了赞道。

    花大姐是瓢虫修炼成的灵虫,瓢虫种类繁多,修炼成的灵虫花大姐也千姿百态。

    池桥松接过这只花大姐,仔细数了数它背上的黑斑,足足有七个,所以是益虫七星瓢虫修炼而成。

    若是别的瓢虫修炼成,他估计就拿来肥田了。

    但七星瓢虫就算了,池桥松说道:“是益虫,虽然不知道修成灵虫后吃什么,但养在园子里增加一点生气也好。”

    说着。

    他先带花大姐去了十一亩良田不管抓到什么灵兽、灵虫,他第一反应都是看看能不能纳为灵畜禽。

    意念沟通,便见到良田中飞出一道只有他看得见的光。

    瞬间将花大姐纳为灵畜禽。

    池桥松脑海中,也出现了一道情绪,那是属于花大姐的情绪,他可以通过良田来沟通花大姐。

    “去吧。”池桥松放飞花大姐。

    花大姐绕着十一亩良田盘旋一圈,便落在七彩葫芦藤上不管是灵兽还是灵虫,似乎对于灵根有敏锐的触觉。

    小白守着凤栖梧桐木,小红守着聚阴摇钱树,崩将军住在五百年冥灵树下,小青时常盘在甘露茶树丛中。

    现在大胆五和小怂五搬去旧松园了,花大姐便顺势接班,亲近起七彩葫芦藤。

    唯独月桂树、蟠桃树、葡萄树以及建木,即便灵兽灵虫也无法感知到它们的神异之处,以及独特的灵根气息。

    灵虫灵兽之所以亲近外灵根,应该不是外灵根的灵根气息本灵根与外灵根的气息一致。

    “恐怕我是这个世界,唯一能察觉到灵根气息的人,而这肯定是借助十一亩良田,才能察觉得到。”

    池桥松想到。

    这时任琼丹削好一个苹果,递过来:“老板。”

    池桥松接过苹果,便啃了一大口,这苹果是池父从集市上买的,现在十一亩良田还没奢侈到,可以种植高大的果木。

    “老板,感觉松园越来越有趣了。”任琼丹笑着说道。

    “这才哪到哪,未来会更有趣。”

    “我想也是,对了,我们还在这里守株待兔吗?”

    “再等两天,若是等不到,我们就撤。”池桥松有些不甘心,战事开启后,处于前线的墨坎县,黑市很难再开启。

    附近活跃的邪祟和邪修,也开始安份守己不再乱搞事。

    现在想要得到邪祟尸体,得靠池桥松自己动手。

    翌日清早,涂山孑又驾驭一道黑烟,离开松园。

    它飞到一处山头,便落下来仔细找寻小狐狸的气息,只有小狐狸身上的特定毛发,可以恢复它原本的潇洒。

    片刻后,循着气味找到一处洞穴。

    涂山孑手掐法诀,略显猥琐的对着洞穴吐一口气,然后笑道:“乖乖小孙子,还不出来给你祖爷爷献上皮毛。”

    不多时,一只毛色鲜亮的小狐狸迷迷糊糊跑出来。

    涂山孑直接驭使舌骨狼魂,将这只小狐狸捆起来,然后在它身上认认真真的找寻,时不时拔一撮毛发。

    拔完之后,驭使黑烟把小狐狸往洞穴里一丢:“去吧,能为祖爷爷献上毛发,是你一场造化。”

    接着涂山孑跳上黑烟,开始向更远的地方出发。

    刚刚落下,忽地心头猛然一跳,让它立时站住脚步,爪子快速掐动法诀,想要算一算到底是什么警示。

    但不等它算好,身后一棵柳树垂下的枝条,猛然化作绳索,将它拦腰缠住。

    “叽!”

    涂山孑忘了说话,但反应不可谓不快,直接驭使黑烟幻化成一把骨刀,向柳条砍去。

    柳条应声而断。

    更多的柳条颤动,向涂山孑激射。

    涂山孑不敢大意,骨刀徘徊在身前,但凡有柳条射过来,它就驭使骨刀将柳条斩断,然后迈着小碎步往后退。

    不妨脚下忽然伸出一根细软的根须,将它捆住,然后往地下猛拉。

    巨大的力道,直接将涂山孑拉躺下,动弹不得。

    它试图驭使骨刀将根须斩断,但一道金光打来,骨刀仿佛被烫伤一般,直接散成黑烟,一溜烟缩回涂山孑的嘴巴里。

    这时涂山孑才看清楚,一名十来岁的小姑娘,手指捏着一枚金光闪闪的铜钱。

    将骨刀击碎的正是她手中的铜钱。

    “栽了!”涂山孑心中哀嚎,悔恨不已,“我就知道,易静不易动,我乃是天劫之下苟延残喘之辈,怎生敢大摇大摆外出!”

    不过它并未放弃逃生希望,在心中不断呼喊池桥松之名:“池哥,救我!”

    它现在只希望寄名灵契给力一点,能把自己的危机情绪,传递过去,从而让池桥松感知到自己有危险。

    忽地。

    听到小女孩说话:“姥姥,就是这只老狐狸,是它抓走我的小瓢虫,千万别让它跑了。”

    涂山孑顿时一愣,眼珠子乱转,没有看到小女孩口中的姥姥,但毫无疑问,捆缚自己的树根、柳条,就是姥姥在操控。

    它迅速开动脑子,思考脱困之计。

    小女孩已经走到它面前,肥嘟嘟的小脸还挺可爱,声音清脆的叫道:“老狐狸,快把小瓢虫还给我!”

    她口中的小瓢虫,毫无疑问,就是涂山孑先前抓住的花大姐。

    涂山孑试图装傻:“什么小瓢虫?我只是过来抓小狐狸而已!”

    “你撒谎,就是你偷走了我的小瓢虫!”

    眼见抵赖不了,涂山孑顿时语气放软,哄道:“好好好,我还给你就是,你先让你姥姥把我放了可好,我一定把小瓢虫还给你。”

    小女孩不中计:“老狐狸坏,想骗我,快把小瓢虫还给我!”

    “真不是我不还给你啊,我把小瓢虫放在家里,你现在捆着我,我怎么把小瓢虫还给你。”涂山孑眼神一闪,便大声说道,“要不然你捆着我,然后我带路,带你去我的老窝,再把小瓢虫还给你怎么样?”

    小女孩歪了歪脑袋,看向旁边的大柳树:“姥姥,我该听它的吗?”

    但见柳树的枝条,不断扭曲在一起,形成一张粗糙的人脸造型,口型动弹,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狐狸精定是在骗你。”

    求票票啦

    7017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