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三百章 刘长远残魂

第三百章 刘长远残魂

    抓着橙葫芦,池桥松走出田舍。

    点点星光照耀下,虽然园子黑黢黢的,但池桥松已经可以把周围景物看得一清二楚。

    他一边走,一边拨动橙葫芦,在橙葫芦的指引下,渐渐从松园走到后山小径,最终停在一处木头堆旁边。

    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堆了一堆烂木头。

    而橙葫芦就定定的斜向下指着这堆烂木头,池桥松运转《小道望气术,并未看到这堆烂木头有邪祟之气。

    但,橙葫芦显然不会出错。

    鬼头剑拔出,挑了挑烂木头,很快在手电筒的照射下,烂木头底部一只木头凋刻成的人偶被翻出来。

    “就是你这东西在作祟?”池桥松伸手捏住木头人偶。

    仔细看了看,凋刻的手法相当粗糙,眼耳口鼻五官都是歪曲的,但是他却从这只人偶的表情上,察觉出一丝人性化。

    他研究片刻,并未研究出什么头绪,施展《小道望气术也看不到上面有邪祟之气。

    但橙葫芦却总是笔直的指向这个木头人偶。

    “藏在一道坎,这是法面轮王刘长远所留的暗手,还是被我杀了的玄寒子弄出的手脚?”他找不出头绪。

    准备将木头人偶装进红葫芦当中。

    但是一口炁沟通,并没有成功,这木头人偶就像活物一样,有属于自己的生气,从而抗拒池桥松的一口炁。

    “怪哉!”

    池桥松虽然觉得木头人偶有些邪异,但还真没想到,这竟然是活物。

    “连洗白的稜睁神这种灵体,我都能收进红葫芦,这只木头人偶竟然不行,难道说……它里面藏着一只鬼物不成?”

    他很想把木头人偶噼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不过想了想,忽然灵光一闪:“用《圆光术看一看,这到底是谁的手笔!”

    《圆光术自从大成,他施展十几次往往才能成功一次,而且即便成功了,看到的回朔图像也未必是想要的。

    可以说,这门法术相当鸡肋。

    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他迅速对着烂木头堆,施展《圆光术。

    一口炁随着《圆光术洒出去,似乎有氤氲之气一闪而过,什么东西被一口炁抓住,随即凝聚成一副动态的光影图像。

    图像中,原本似乎是谁搭了一个木头烤架。

    然后一道黑烟坠落,刚好将这头烤架砸烂,然后一只木头人偶混入其中。

    啪嗒。

    画面破碎。

    池桥松眼睛眯起:“果然,是有人故意将木头人偶放在这里,只是,这个人是刘长远还是玄寒子,或者是后来者?”

    彭蠡四鬼被绞杀,但潜藏的邪修依然大把,或许就是这些邪修知道了一道坎的事,选择在这里蕴养木头人偶。

    他思考了几秒钟,又一次施展《圆光术,对着木头堆挥手。

    一口炁洒出,毫无反应。

    反复几次,都没有反应,显然之前能成功一次,属实属于侥幸。

    想了想,池桥松又看向手中的木头人偶:“或许这上面,还有做这事的人残留念头,让我再用《圆光术探探。”

    他立刻对着木头人偶施展《圆光术。

    忽然间,木头人偶像是被激活一样,发出澹澹的莹光,莹光骤然喷出,在上空凝聚出模模湖湖似乎一阵风就能吹散的人影。

    人影眼神呆滞,愣愣的看着池桥松。

    “嗯?”

    池桥松惊奇:“这是什么玩意?”

    谁知道人影像是听到他说话一般,发出木讷、细微的声音:“刘长远。”

    “你是刘长远?”

    “刘长远。”

    “你是法面轮王刘长远,是他的残魂?”

    池桥松很是惊奇,刘长远自爆,不仅稜睁神没有死,被玄寒子拿走洗白,竟然还留下木头人偶,让自己的残魂逃脱一截。

    当着两位大师的面,活生生上演一出金蝉脱壳。

    不过这残魂似乎神智已经不清,只会呆呆的复述几个简单词语:“金光岭,六面洞,回家……金光岭,六面洞,回家……”

    “金光岭,六面洞?”池桥松摸了摸下巴,“这是刘长远的老巢?”

    他修炼时间太短,很多事情都没见过,因此猜不出来刘长远到底是什么手段,让自己逃脱自爆的凶险局面。

    又是如何保留下一丝残念。

    至于金光岭在哪,他也不清楚。

    当即散去《圆光术,刘长远的残魂失去支撑,直接缩回木头人偶之中。

    他握住木头人偶,卷起一道金光,直奔池家山而去,随后进入松园小世界。

    此时松园之中,烛光点点,以玉石龙床为中心,建起一大片木棚,桌子上摆着满满登登的瓜子小糖花生米。

    任琼丹、涂山孑、桃奴新、小直,还有小青、崩将军,以及大柳树姥姥,都聚在一起边吃边喝边收听收音机里的除夕晚会。

    听小品,听唱歌,闲话家常。

    连老龟灵寿子,都在一旁嚼着一颗西兰花,絮絮叨叨的说着当初,罗师是如何庆祝除夕夜——请了一堆道友,载歌载舞,甚至喝到尽兴时,还现场召开无遮大会。

    “你这老不修,还有孩子在,这些腌臜事情就别说了。”任琼丹笑骂道。

    见到池桥松进来,众人忙起身打招呼。

    池桥松坐下来,微微一笑:“我过来看一看,还行,松园的除夕夜宴办的不错,这一点任琼丹值得表扬。”

    任琼丹顿时笑着道个万福:“多谢老板赞赏,不知可有压岁钱?”

    涂山孑摸着胡须,微笑不已。

    池桥松摊手:“你们都比我大,为什么找我要压岁钱,说起来我也挺惨,已经好几年没有收到过压岁钱了。”

    “因为你是老爷啊。”小直理所当然的说道。

    尽管当初那一剑,留给她的心理创伤还在,但随着慢慢接触,这只老母鸡精也渐渐融入松园,不再缩手缩脚。

    “地主家也没余粮,所以,老爷真没有压岁钱。”池桥松跟大伙笑着调侃一阵。

    随即将涂山孑喊出去。

    松园这么多异类当中,他最信任涂山孑,而且涂山孑完完整整参与过稜睁神一事:“老涂,你看看这个,刘长远竟然还留有残魂。”

    拿出木头人偶,施展《圆光术,刘长远的残魂喷出。

    又开始重复:“金光岭,六面洞,回家……”

    “叽。”

    涂山孑习惯性一声狐狸叫,随即说道:“我听过金光岭,在千里翠陇陵深处,我曾在那边采过野山茶。

    这刘长远的老巢六面洞,恐怕就在那座金光岭中。

    池哥,要不要去搜索一遍?”

    池桥松点头:“当然要去,一位法师巨擘邪修的老巢,估计好东西不少。不过我很好奇,他现在的状态,是一种什么样存在,这种残魂真的可以复生吗?”

    ——————

    求票票啦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