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三百零二章 六面洞

第三百零二章 六面洞

    尽管从未听过类似的要求,但任琼丹知道池桥松不是冒失之人,所以立刻点头,袖口翻转,银针已经射出。

    叮叮当当。

    黄金战衣将银针挡住,随即一簇火焰自然升起,将银针上的邪祟之气完全灼烧干净,这些银针便掉落地上。

    任凭任琼丹如何驭使,银针动也不动。

    她大惊:“老板,你这火焰是什么神通,我的银针不仅被破,而且似乎连祭炼之法都一并被破,成为普通银针。”

    “哈哈,这是我的底牌。”池桥松没告诉她这是三昧真火。

    而是把桃奴新喊过来:“来,小蛤蟆,拿起你的落宝金钱,向我狠狠的砸,记住,不要留力气,施展全力!”

    如果说银针是普通法器,那么落宝金钱就是伴生灵宝。

    他想试一试,类似的灵宝攻击,绿葫芦三昧真火到底能不能顶得住,毕竟这种路数似乎已经不能归于邪祟。

    那么绿葫芦的辟邪属性,能不能起效果,就很难说了。

    “老板,你没傻吧?”桃奴新歪着头,很是不理解,“老龙王要我帮它剔骨头,老板你要我拿钱砸你。”

    “别废话,赶紧砸。”

    “好,砸就砸!”桃奴新可不懂什么叫谦让,扬手就将落宝金钱砸过来。

    这枚金色铜钱好似一道金光,准确砸在池桥松的脑袋上,瞬间金光与火焰一起绽放,没感觉到疼痛,也没觉得神魂震动。

    只是被落宝金钱上的沛然大力,将他砸得头一歪,栽倒在地上。

    “老板?”任琼丹喊道。

    “无妨!”

    池桥松伸出手,示意自己没事,一个鲤鱼打挺便站起来。

    摸了摸别无异常的脑门,不自觉的笑道:“力气还真不小,不过,威力太弱。对了,小蛤蟆,你的落宝金钱有没有异常?”

    桃奴新已经把落宝金钱收回手中,闻言不解:“没有呀,老板。”

    “好吧,去玩吧。”

    他已经确定,绿葫芦三昧真火,可以挡住落宝金钱中震动神魂的力量,但是并不能造成反噬,所以桃奴新依然可以正常驭使。

    这三昧真火,针对邪祟之气最有效果。

    灵宝一类,顶多可以抵消神魂伤害,并不能进行反制。

    不过即便如此,这绿葫芦的妙用,也让他大喜过望,与黄葫芦配合,他现在敢跟大师巨擘、法师巨擘正面一战。

    至少能多撑几十回合。

    “下士三境我无敌,而且再遇到敖嵴这种根脚不凡的邪祟,我杀它手起刀落!”池桥松实验一番三昧真火后,甚为满意。

    随即。

    又伸出右手,掌心有闪电生成,但这闪电太小,放出去就立刻熄灭:“雷霆霹雳,三昧真火当中可以生成雷霆,这几乎是法师巨擘才能掌握的掌中雷……只可惜绿葫芦的掌中雷,太过于弱小,拿来战斗意义不大。”

    这一点,与黄葫芦差不多。

    黄葫芦内附太白庚金,不仅可以幻化黄金战衣防身,也能幻化成飞剑战斗,只可惜离体之后就软绵绵的散开。

    导致无法发挥更强战斗力,只能用于被动防身。

    “归根结底,七彩葫芦藤只是上古遗种,所结的灵宝葫芦品级不高,所以神通大打折扣,效果被勐砍一刀。”

    本该飞剑拿人首级的黄葫芦,成了一套黄金紧身衣。

    本该神火孕育掌中雷的绿葫芦,也成了一套火焰保护膜。

    摇摇头,他自我安慰:“有比没有强,就算这么低级的灵宝,拿出去卖,绝对能让上师三境的巨擘们抢破头。”

    …

    …

    …

    翌日清早,池桥松便带上任琼丹,前往千里翠陇陵。

    涂山孑已经画了一幅地图,指引金光岭在哪,并且详细描述过金光岭的地形。

    两道金光。

    一道是运财童子,上面踩着池桥松,一道是善财龙女,上面踩着任琼丹——可惜善财龙女速度不够快,行进速度有些慢。

    “算了,你回松园吧,我一个人先找到金光岭,再落下门户,喊你出来。”池桥松如今可以带着松园小世界满地跑。

    所以路途中并不在乎有没有人陪同。

    任琼丹幽怨的说道:“老板,我也不想拖后腿,但我没有驭物……之前来池家山时,还是骑着小直赶路。”

    池桥松落下松园大门。

    一边示意任琼丹进去,一边随口应道:“等我找到新的驭物,便会交给你驭使代步。”

    “那我多谢老板。”任琼丹道个万福,迈着轻盈步伐走进松园小世界。

    收起门户。

    池桥松召回善财龙女,自己驾驭运财童子,按照地图一路飞驰。冬日的阳光十分温和,千里翠陇陵的积雪都无法融化。

    对照地图,走了大半天,终于来到金光岭附近。

    毕竟是涂山孑凭借记忆所化,有些不是很精确,他在附近转到天黑,终于在夕阳落山时,见到一座有缺口的山头。

    余晖从缺口位置照射过来,好似一道金光般笔直。

    “金光岭,就是这里了!”他迅速按下金光,落在半山腰位置,掏出橙葫芦拨动,滴熘熘转一圈并未停止。

    反复几次,都没法给出确定的方向。

    “没有邪祟之气?应该不是,大概是距离超过了一公里。”他向四周看去,昏暗中的金光岭显得宽阔、绵延。

    之所以称呼为岭,而不是峰,是因为金光岭不是很高,山头有些平整。

    他没有立刻放下门户,让任琼丹出来,而是自己一个人驾驭金光,绕着金光岭四处飞行,时不时落下来转动橙葫芦。

    不得不说,橙葫芦妙用无穷。

    在他第十一次落下时,终于,橙葫芦不再是漫无目的的转动,而是牢牢锁定一处方向,指向金光岭背阴处的陡坡。

    这里岩石裸露,还有一些积雪覆盖在上面。

    等到他转悠一圈后,便利用橙葫芦,锁定住一面岩石墙壁,不过似乎整面墙壁都有邪祟之气,橙葫芦没法具体给出位置。

    他用手电光一寸一寸照射,也没有找到什么洞穴:“六面洞在这面岩石背后,还是找到里面藏身的其它邪祟?”

    因为天已经黑了,池桥松没法细找。

    施展《小道望气术同样没有发现——《小道望气术效果有限,很多邪祟之气,并不能通过这门法术看穿。

    当然。

    两包肥料就能大成的旁门左道之术,也不能指望更多。

    “算了,大晚上的不适合工作,先回松园睡一觉再说。”池桥松打个哈欠,找处平坦地,立下松园小世界大门,钻了进去。

    松园比外面暖和不少。

    可惜的是池府别墅一直停留在图纸上,没有时间来盖,现在只能躲进木棚里将就一二。

    翌日清早。

    小青还在吞吐紫气,池桥松已经带着任琼丹,离开松园,走到橙葫芦所指引的岩石墙壁前:“分头找一找有没有洞穴入口。”

    任琼丹找了一会,忽然说道:“老板,这面墙壁被人施展了障眼法!”

    “哦,能破吗?”

    “我们狐狸,天生就擅长此道。”

    任琼丹自信一笑,背后一直用幻术遮掩的尾巴显现出来,只见她挥动蓬松的大尾巴,向岩石墙壁轻轻一抚。

    岩石墙壁便如同水波一般泛起皱纹。

    片刻后,皱纹一圈一圈荡漾,到了极致形同气泡碎裂,障眼法已然解除。岩石墙壁依然还是岩石墙壁,但当中露出一扇石门。

    石门上还有砍削过的印子。

    这是昨晚池桥松用鬼头剑试探岩石墙壁时所留。

    “看来,这里就是刘长远心心念念的老巢六面洞了,且待我将它大门砍碎。”池桥松握紧鬼头剑。

    一道剑芒轰然噼出。

    厚重的石门瞬间从中裂开,露出黑黢黢的洞穴。

    收剑。

    池桥松招手:“走吧,入内一探!”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