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种田习武平天下 第三百零九章 绝世天才

第三百零九章 绝世天才

    “我爸说话真难听。”

    周今瑶在场外吐槽:“天天学别人打捶丸,也没见熏陶出什么文化底蕴,真该给他报一个函授夜大补补课。”

    田姨在一旁调侃道:“等你跟小松结婚了,你就明白,你爸说话其实话糙理不糙。”

    周今瑶羞得脸通红。

    蒋琴无奈翻白眼:“小田。”

    田姨举手:“好好,大姐,我再不乱说了。”

    女人们闲聊,并未影响到场中战斗,有周力这样的活靶子,池桥松百般武学再无保留,连这段时间还在苦练的几门武学都施展出来。

    又杂又乱。

    但在他刻意的释放气势下,明劲、暗劲爆发越来越勐烈。

    似乎有新的劲力即将破体而出。

    周力原本想要皱眉,呵斥池桥松学得太杂,耽误修炼,但是见到池桥松不断攀高的气势,他顿时心生期待。

    鬼头剑横噼,彷佛化作一根棍子。

    这是池桥松在借机修炼《缠蛇棍,他这门武功练得最快,一来只是勇士大门槛功夫,二来有崩将军对战。

    进度已经达到99%之多。

    下一刻,周力伸手,丹劲喷薄而出,化作苍鹰搏击。

    苍鹰捕蛇为食。

    《缠蛇棍在周力面前,像个玩具一样浅白。

    但在苍鹰即将抓住缠蛇棍的身影时,池桥松只觉得一点灵光在脑海中绽放,化作棍棒的鬼头剑,竟然软绵绵的避开苍鹰。

    电光火石之间,苍鹰扑空,鬼头剑反手就是一道银光缠上去。

    好似从一条蛇变成一个套索,直接将周力丹劲所化的苍鹰束缚住,这是招式上的胜利,但不是交手上的胜利。

    因为丹劲更强大,鬼头剑噼上去,纹丝不动。

    当然周力不会以大欺小,见到招式被迫,立刻散去苍鹰,然后目光灼灼的看向池桥松:“这招像点样子!”

    池桥松退后一步,鬼头剑横在身前。

    就在刚刚一刹那,他感觉到自己对《缠蛇棍的理解,达到了新的境界,彷佛一招一式完全洞悉。

    这是大成境界。

    等回去吃完果实就能圆满。

    微微一笑,池桥松觉得时机已经到来,他闭上眼睛,足足三秒钟后才睁开,鬼头剑又一次扬起,然后一招白虹贯日施展。

    人剑合一。

    化作一道光刺向周力。

    人在半空中,身后已经悬浮起一道剑形道影,并在他的心意指挥下,与自己一左一右形成夹击之势。

    化劲喷涌,不再藏拙。

    “这是!”周力见到剑形道影,惊讶地都忘记拦截了,“道影心随意动,武士境标志!”

    轰!

    等到人剑合一与剑影一起到来,他才仓促抬手,丹劲喷薄而出,不过终究有些仓促,身体再无法稳住,被硬生生轰退三米远。

    他并不恼怒,反而哈哈大笑:“好,好,好!”

    随即右手并指如剑,丹劲肆意轰出,让池桥松疲于奔命,明劲、暗劲、化劲一起施展,再加上心随意动的道影,才勉强抗住。

    不过这也坐实了池桥松,在考较战斗中,突破武士境的事实。

    轰!

    最后一道丹劲剑气击中草皮,并未将草皮轰烂,而是如消融一般散去,竟然没有伤害到草皮上的一根小草。

    池桥松微微喘息。

    周力背负起双手,脸上挂着孺子可教的表情:“果然已经到了临界点,不枉费我给你压力,逼一逼你的潜力。”

    如此云澹风轻的态度,彷佛池桥松能进阶武士境,有他三分之二功劳。

    周今瑶直接扑过来:“松松,你晋级武士了?”

    池桥松半搂住软玉温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在感情方面始终有些放不开,对于大庭广众下秀恩爱有点抵抗。

    周力见状。

    想要呵斥几句,但又忍了下来,默念一声“女生外向”,然后将目光转向远处。

    当然池桥松还是很给面子的抬了一下未来岳父,故作感激道:“多亏了周叔给足我压力,我才能突破临门一脚,晋升武士。”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见到池桥松懂事,周力将目光转回,语气不自觉的柔和几分:“主要是小松你积累足够,我再加以点拨,这便水到渠成。”

    蒋琴喜道:“今天是个好日子,小松留着吃完午饭再回去。”

    几位姨太太,忙不迭的夸赞池桥松——在周府,蒋琴这位大房地位极高,不完全因为她是正妻,更因为她是羽士。

    武道实力,就是一切。

    在家庭当中也是同样如此。

    周力换身衣服出门,临行前又把池桥松喊过来:“你师父想去金钻矿业公司,这事运作不难,你呢,想不想动一动?”

    池桥松是墨坎县清淤办主任,一级副职。

    现在他晋升武士境,一级副职便屈才了,稍微立点战功就能升到一级正职——或许不会有好岗位,但待遇肯定增加。

    “我至今没立寸功,怕是不好挪动。”

    “弋阳市都被打烂了,到处都是萝卜坑,你想动的话我帮你安排。”周力说着,又透露一些信息,“江右可能会有一段稳定时期,我准备脱离部队,去地方上走一趟任期,下一站可能去弋阳市。”

    周力下地方,肯定是担任弋阳市政公。

    池桥松想了想:“我寸功未立,暂时不想走后门,想先把武道夯实,顺便能抓一些邪修换取战功。”

    周力也不强求池桥松来弋阳市。

    他沉吟一下说道:“武道就该有对应的待遇,升职是你应得的,不用那么清高。不如这样,你也去金钻矿业公司,那边要进驻千里翠陇陵,你去做安防,若有邪修来攻,你正好跟着你师父挣点战功。”

    “周叔看着安排。”

    有郝伯昭当总经理,他去了金钻矿业公司,基本可以横着走,不会有太多掣肘。而且离家近,进山又方便。

    “等消息吧,另外,抓紧去国考局将武士证考了。”

    墨坎县有国考办,但国考办只能考力士、勇士,武士考核只能去市区的国考局进行考核;此外居士、道士可以在星子观考,但羽士必须去嗣汉天师府考。

    不过。

    等大武校建立,恐怕考核权力又要有一番争夺。

    …

    …

    …

    周力前脚走,池桥松后脚就去了浮梁市国考局,陈副官陪同他前来考核。等到池桥松将资料交上去,立刻就引起了国考局的震动。

    “十八岁不满,考核武士,你们基层办事员,逗你大爷开心呢?”当值的副局长,一位武士境壮汉骂道。

    工作人员赶紧解释道:“局长,真没有弄错,对方提交的资料的确是未满十八岁,而且是周力指挥的副官陪同过来。”

    “周指挥的副官陪同?”副局长这才正视起来,接过表格看起来,“池桥松……咦,这个名字我在那听过?”

    他稍作回想,便立刻想到:“池桥松,墨坎雏虎,被周指挥看重的那个穷家小子!”

    周力指挥乃是浮梁市官场大人物,关于他的家庭情况,自然被很多人打听清楚,连带着也知道了池桥松这位墨坎雏虎。

    不过。

    与墨坎县本地人把池桥松吹得山响不同,外地人并不以为然,不少人都在背后,称呼池桥松是穷家小子想要抱大腿吃软饭。

    但是此刻,副局长却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他看向池桥松的出生日期,黄帝纪元四六六二年三月十六日。

    今天是帝元四六八零年一月十七日。

    “还欠两个月满十八,也就是说,他现在十七岁!”副局长心头瞬间火热起来,“十七岁的武士,这是天才,不,这是……这是绝世天才!”

    想到一位绝世天才,要在自己的见证下考证,副局长哪里还坐得住。

    直接喊冲秘书道:“去,去把所有考核员都通知一遍,半个小时后去考核室集合,另外再加一句,不想错过历史可以不用来。”

    在国考局挂名的考核员很多,但是并非每一次考核都要全员集合,只要满足五位考核员同时在场即可。

    ——————

    求票票啦


同类推荐: 四合院的何大爷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授徒暴击返还:振兴道门靠你们了鉴宝狂少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我的老婆是顶流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