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新书 第374章 铜马帝

第374章 铜马帝

    最新网址:www.wx.l</p>半月前,四月初,河北冀州和成郡、下曲阳城。

    王莽将汉时巨鹿一分为二,南边还是巨鹿,北面的郡叫和成。

    和成太守名叫邳彤,字伟君,河北信都人,亦是汉时二千石世家,新末大乱之际,邳彤和大姓耿氏合作,保全了全郡,后又归顺北汉朝廷,在乱世里稍得安定。

    可如今,这份虚幻的安宁已被铜马军击破,短短一个月,有了刘子舆做招牌后,和成郡各县尽为铜马攻占。连郡中第一大姓耿氏所在的宋子也已沦陷,亏得耿氏族人大多陆续转移到魏郡去了,稍稍保全。

    剩下的豪族要么退守坞堡,或者直奔郡治下曲阳而来,这是一座坚城,他们希望能得到太守邳彤的保护。

    现在邳彤只觉得,自己成了洪流中的一颗石头,放眼城下,无边无际,都是衣衫褴褛的铜马流寇,将城池团团围住。

    有多少人?三万、五万?而邳彤手下只有两千郡兵,就算将男丁全聚集起来上城墙,也不过数千。

    铜马也不欲强攻,自有位手持旌节的使者来叫门,坐着吊篮上了城池。

    “邳太守,陛下令我来传诏,望你打开下曲阳城门,迎接王师,此月以来各县的负隅顽抗,陛下可既往不咎。”

    作为“刘子舆”最信任的大臣、使者,自从两个月前在信都与铜马合流后,这已经是杜威持皇命劝降的第七个城池了。

    “看来传言是真的,陛下当真东狩铜马。”

    邳彤一直拒绝相信刘子舆跑到了铜马军中,如今看来,这确实是事实,难怪他的老朋友,信都太守李忠归服得那么快?

    但邳彤没有乖乖就范,而是带着不解与愤懑,反问杜威:“陛下当真知道,自己在做何事?”

    邳彤虽与耿纯家有交情不假,但乱世之初,他也曾是一个坚定的复汉派。

    “想当初,天下人对王莽暴政深恶痛疾,深受其害。是故燕赵吏民歌吟思汉久矣,孝成皇帝遗腹子之事在本地多有散播,是故嗣兴皇帝登基即位,举尊号而河北响应,官吏清宫,百姓除道以迎之。一夫荷戟大呼,则新莽残余无不捐城遁逃,虏伏请降。旬月之内,幽冀二十余郡皆尊诏令,自上古以来,从未见感物动民到此种程度者。”

    要说邳彤没有丝毫触动,那是不可能的,后来即便耿纯暗暗写信拉拢,告诉他,刘子舆,不过是冒名顶替之辈。

    但邳彤还是将信将疑,只对“北汉”的期望却越来越低,河北三刘争权夺利,最后更闹出了皇帝失踪,诸王内战的笑话来。

    如今真定王率兵围困襄国城,而耿纯则将魏兵围邯郸。

    邳彤等太守顿时凌乱了,只能暂保中立,不太想卷进去。

    但最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还是过去被认为是”傀儡“的刘子舆,他挣脱了束缚,竟引铜马入室。

    邳彤并未因此感到惊喜,反而陷入了深深的惧意,因为刘子舆这一下,就站到河北大姓的对立面去了。

    此刻面对“诏书”,邳彤依然十分硬气:“臣没有看到王师,只见铜马流寇。”

    “铜马就是王师。”杜威强调道:“岂不闻近来到处都传唱童谣。铜马帝,扫河北,定天下!”

    王郎发挥了老本行,主要靠各种谶纬迷信来让铜马为他所用,比如预言下雨,或者搞点神神叨叨的汉代列祖列宗上身,童谣谶纬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贼成了王师,那吾等郡兵又算什么?”但邳彤却不吃这一套,杜威只好祭出了威胁来。

    “邳太守家在信都,如今信都李忠已成了丞相,君家父弟及妻子皆平安无恙。”

    这是在用邳彤家人性命,胁迫他投降了,邳彤更是愤懑,有这样的皇帝么?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至此,邳彤对刘子舆最后的那点“君臣之义”也耗尽了,顺带也放弃了“汉臣”的自我认同。

    当阶级利益受到侵犯,昔日的汉家忠臣,也立刻变了心,邳彤暗道:“看来当真如耿纯所言,刘子舆,不过是个出身微贱的假号之贼,以谎言欺骗百姓、蒙蔽天下人的耳目罢了!他虽然看上去势力很大,其实不过是小人得志、纠集了一帮乌合之众,看起来气势汹汹,实际上外强中干!若是魏兵东来,迟早要被讨平。”

    但如今形势所迫,万余人岂能抵挡十多万铜马的围攻?邳彤躬身认怂:“众人畏惧铜马劫掠杀戮,是故城池万不敢开,我知陛下与铜马欲继续西击真定,愿效仿信都,出粮食一万石。如此,既能尽臣子之忠,也可保全满城黎庶!”

    ……

    等杜威回到位于下曲阳南方的宋子县时,他的皇帝刘子舆,也带着东拼西凑的“羽林卫”数千人,与铜马三位大渠帅在此会面。

    若说两个月前,铜马三位渠帅东山荒秃、上淮况、孙登对刘子舆尚无敬意,只是打着“用他骗开几座城池就杀掉”的心思,到了四月份,他们发现,这刘子舆已经杀不了了……

    只因王郎太会演戏,也明白底层铜马贼寇的精神需求,开始发挥特产,大搞迷信,这不,眼下与三位大帅见面时,就玩了一出请祖宗上身来助威。

    “太祖高皇帝上我!”

    随着复杂仪式,鸡血洒下,刘子舆整个人竟能腾空而起,然后在地上不断抽出,口吐白沫,等他再站起来时,简直像换了一个人。

    平素颇有天子仪容的的刘子舆,此刻竟一副老痞子作态,眼神中豪气万丈,先让人找铜镜来一照,而后哈哈大笑:“不愧是朕的子孙,像朕!”

    这把戏新鲜,铜马没见过,只能一群群地下拜。

    “刘邦”又在众人面前箕踞而坐,抚着根本不存在的浓髯道:“朕起于草莽,提三尺剑,斩白蛇举事,三年灭秦,五年诛楚,打下了汉家江山,后来曾刑白马为盟,说非刘姓不得为王……”

    “可如今汉室天下为贼寇所篡,河北诸王竟不听子舆诏令,可恨!”

    他点着东山荒秃、上淮况、孙登三人道:“还是汝等忠勇,若能拥护子舆,光复汉室,纵然是异姓,也可封王!”

    说罢抬起头叹了口气:“时辰已到,朕要回九天之上去了。”

    末了对众人狠狠一瞪:“有敢不奉子舆者,朕必以天雷诛灭之!”

    言罢眼睛一闭,直愣愣向后倒去,半响后复睁开眼睛,恢复了往日的文质神采,大渠帅们被这一幕搞得面面相觑,又不好直说不信,普通的铜马众则对刘子舆更加敬若神明,更有托儿说,刚才高皇帝附身时,在刘子舆身上看到了龙的影子!

    “高皇帝说了。”王郎起身,点着东山荒秃等三人道:“等打下真定,朕就封汝等为王!使河如带,泰山若厉,国以永宁,爰及苗裔!”

    “而各路小渠帅为侯,各有封邑!往后汝等就有自己的地盘,不必再流离失所了!”

    众人纷纷欢呼起来,大渠帅们也只能垂首应诺,铜马军已经有些依赖刘子舆了,打着他的旗号,真能骗得不少坚固的城池开门,任由他们进去吃粮。

    如今青黄不接,饥荒正在席卷冀州,河北东部各郡尤甚。铜马和各路义军被逼无奈,只能往西部的诸王领地、豪强地盘走,而刘子舆是能够将几十支武装团结起来,奔个活头的唯一人物!

    这种情况下杀他?铜马自己就要起内讧啊!也罢也罢,再忍一忍吧。

    杜威心服口服,没想到皇帝还会玩这一招,只过去禀明自己在下曲阳的见闻。

    “邳太守对朕很失望啊,他与和成大姓们不信任铜马,也连带对朕离心离德了。”

    王郎只如此叹息,其实连杜威都觉得,全然偏向铜马,会让大量豪右及郡守背离刘子舆,他们为了保全自家,往后宁可投靠能带来秩序的魏军……

    “但是,朕有得选么?”

    王郎也曾对大族、宗室抱有希望,但在发现他们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继续依附只会一起覆灭后,便决意投向更容易被他的预言、神术诓骗,为自己卖命的一方。

    “《论语》有言,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事多无兼得者,这是朕不得不做的抉择。”

    多学习确实是有用的,后一句则是:“假得真失,假失真得,其别微矣。”

    他现在已经越来越把自己当成刘子舆,而非王郎了。

    “下曲阳不开城门也无妨,能提供一批军粮足矣。”

    王郎的目标,还在更西方,在真定王的地盘上,他家的粮仓,才是冀州最大的!自己没来得及娶的“皇后”,还在那等着呢!

    “河北大饥,百万灾民加入了铜马、尤来诸寇,只想奔个活路。”

    “世道混乱已久,天干物燥,更无甘霖降雨。彼辈就像是被点燃的森林,薪不尽,火不灭。”

    “而那些大族、著姓、诸王,不过是在火场中,惊恐奔逃的麋鹿野兽。”

    刘玄能靠绿林军成事,第五伦能靠流民兵灭新,他刘子舆,为何就不能?

    “朕宁可与百万流寇一起燃烧,还有机会烧遍河北,也不愿做火中被烤焦的禽鹿!”

    王郎在篝火前举起双手,他还要请孝文皇帝附身,利用这位皇帝的好名声,承诺铜马军到了真定,人人都能吃上饭,以后轻徭薄赋,至于能不能兑现?孝文许的诺,他刘子舆怎么知道。

    扮刘子舆也是扮,汉高、汉文又有何难呢?

    “只要置身这熊熊烈火中,朕便不是在赵地的伪帝、傀儡帝!”

    “而是铜马帝!”

    ……

    饥民不止在河北有,一如开春时第五伦与他的大臣们预料,进入四月份,陈米吃尽,新麦未熟,青黄不接之际。一场席卷天下的大饥荒,如期而至!

    “是岁关东旱,豫州人食人!”


同类推荐: 三国之楚王崛起三国之巅峰召唤桑田人家扛着AK闯大明篮坛第一外挂潜行1933辛亥大军阀临高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