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退婚当天,未婚夫他喜当爹 第2章 我怀了你的孩子

第2章 我怀了你的孩子

    第2章我怀了你的孩子

    这事儿吧,还真不怪岭南王会如此动怒,换了谁都跟他差不多,甚至更甚。

    她这事儿做得也不地道,也着实是落了岭南王府的脸面。

    但她这不是亲自上门来了么,赔偿什么的都好商量。

    “王爷你先息怒,关于这次退亲,我会尽量补偿五公子。

    对外的话,就说是我的过错,我对不住五公子,具体你们定都行。

    这样,你觉得呢?”

    明明他也是看不上自己的,而且她跟那单鸣凤连面都没见过,感情什么的就更谈不上了。

    既然如此,也没有成婚的必要嘛。

    顾朝阳觉得自己这样说已经是很有诚意了,也是给了岭南王台阶下。

    但凡这事儿不是她不占理,她也不会在这儿隐忍。

    事实却是这话如同火上浇油,在原本就处于盛怒中的岭南王头上,狠狠的浇下。

    “砰!”

    上好的描金茶盏从岭南王手里砸出,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茶水也溅了几滴在顾朝阳今早才换的新绣花鞋上。

    好好的浅青色,被晕染了黄。

    瞧一眼脏了的鞋面,顾朝阳不由蹙起了修眉,为这双新鞋惋惜,也不知道能不能洗得出来?

    “好你个顾家,一次不够,还要三番两次的羞辱。

    哈哈哈……补偿?你能拿出什么来补偿?

    就你们顾家?以死谢罪?”

    怒极反笑,说的就是现在的岭南王了。

    但凡顾朝阳胆子小点儿,都要被他那气势吓得魂不附体。

    顾朝阳刚松缓的秀眉皱得更紧,他这意思就是没得商量了?

    真要撕破脸,也是让顾朝阳头疼,太麻烦了。

    “明明你也没看上我,我也说退婚了,你这又是何必?

    补偿就是侮辱?那就不说补偿了,婚事直接作废吧。”

    怎么就跟他说不通呢?

    名头让他定,补偿她也愿给。

    这老头简直是冥顽不灵顽固不化,没法儿跟他说。

    表达了自己的意思,顾朝阳也不想再与正在气头上脑子不清醒的岭南王纠缠,转身就走。

    “我不同意!”

    就在顾朝阳转身之际,门口传来一个略带沙哑暗含怒意的声音。

    下一刻,一个身穿墨色长袍,丰神俊朗的男人出现在门口。

    这张脸,这个声音,她记得清楚,正是那晚的男人……

    他怎么会在这里!

    被男人一双带着怒火的瑞凤眼看着,顾朝阳莫名的开始心虚。

    “顾家嫡女?未婚妻?退婚?”

    男人那两片薄薄的唇瓣里每吐出一个字,顾朝阳就越加心虚一分,男人一步步向她逼近,她站立在原处挪不动退。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有从男人的眼神和语气中,听出委屈的意味。

    明明,他是生气的。

    身后岭南王仍旧怒火熊熊,又带了些不赞同的喊了一声,“老五。”

    是不赞同他的话,也是疑惑他明明之前就有意退婚,怎么现在又说不同意了?

    顾朝阳脑子有些懵,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转折弄得脑子不太清醒。

    怎么会是他?这也太扯了。

    岭南王叫他老五,那他岂不就是自己那便宜未婚夫?

    那晚的男人就正好是她……未婚夫?

    世间竟有这样巧的事?

    但还得回应男人的话,她看着男人满是质问的眼睛,硬着头皮应声。

    “嗯。”

    她哪能想到,来退个婚,竟然就跟他撞了个正着,还被当场逮住。

    早知道是这样,她又何苦来的这一趟,还平白被未来大伯子指着鼻子骂一顿。

    “为什么要退婚?”

    男人正是单鸣凤,岭南王胞弟,顾朝阳的未婚夫。

    也是她,今天来要退婚的另一个当事人。

    为什么要退婚,这个问题问得好。

    “如果我说,是为了你,你信不信?”

    不是如果,就是这个原因。

    她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她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但,现在这情况,她说这种话,多少有点牵强。

    不过,听了她的话后,男人一直崩着的神色好像是有那么点儿缓和。

    那双好看的瑞凤眼里渐渐平稳了怒气,更多的是疑惑,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居高临下,带着审视。

    岭南王府的基因很强,单鸣凤跟他大哥差不多高,只身形单单比岭南王单薄一些。

    五官也是硬朗,面皮稍微比岭南王白些,但也称不上白。

    不过,她觉得看起来顺眼,还是挺耐看的。

    他现在立在自己面前,仅与她隔了半米不到。

    顾朝阳仔细的比了比,她最多也就只到男人胸口。

    现在的这个身高,她都恨死了,最多一米五八,还得仰头看人脖子都酸死了,她无数次怀念曾经的大长腿。

    单鸣凤看着面前一脸无辜的小女人,内心的火气一压再压。

    要不是大哥在场,他真要质问这个用完就丢翻脸无情的女人。

    前头才来勾引了他,现在又跑上门来要退婚。

    她当自己是什么?耍猴呢?

    现在她又当着自己的面,说是为了他。

    可恶的女人,嘴里究竟有没有真话。

    这一个多月他一直在查,岭南都要让他翻了遍,一直没有她的消息。

    他甚至要跟顾家退婚,还愧疚得很。

    结果她倒是好,明明就是顾家嫡女,就是他的未婚妻,竟然还藏着躲着,现在竟然在来退婚。

    “为了我,所以来退婚?”

    今天她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自己倒要听听,她是怎么为他的。

    听着男人略带讽刺的话,看着男人薄薄的两片唇,顾朝阳突然就想起来以前听过的一句话。

    嘴唇薄的人,生性凉薄。

    凉不凉薄她不知道,这两片唇有多软她清楚得很。

    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清楚,顾朝阳不是拖泥带水的人,误会得从源头解开。

    “我说,那时候我不知道是你,你信不信?

    就在刚刚我才知道是你,真的。”

    顾朝阳的神色语气绝对称得上是很诚恳,这辈子她都没觉得自己这么认真过。

    “所以,为了我,才来退婚?”男人再次确定一次。

    “是。”顾朝阳再点头,比真金还真。

    就在顾朝阳点头说是的时候,她清楚的看到男人神色的变化,之前的怒气疑惑通通消失,转而就换上了一副看似温和的神情。

    就是嘴角上,也挂上了淡淡笑意。

    要不是亲眼看到,顾朝阳绝对不会想到男人竟然变脸比变天还快。

    看来他是信了自己这个理由,那就再说说正事吧。

    “还有个事要跟你说一下。”

    “你说。”单鸣凤心情不错,应得也轻快。

    想到自己之前也不知道是她,没认出来,自然也相信她不认得自己的理由。

    又想到她为了自己做的事,之前再多的郁闷也散了干净,反而是觉得有些亏待她了。

    听着他就连声音都清朗了,男人果然是善变的物种。

    不过,他这样的表现倒是让顾朝阳有些喜欢,不妨碍她自恋一下先。

    又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对这个孩子爹,又多了分好感。

    于是,她仰起头笑着看向孩子爹。

    “我怀了你的孩子。”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离婚后我怀了残疾大佬的崽龙门狂婿江枫宫映雪老婆是星主大人从灵笼开始穿越诸天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