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退婚当天,未婚夫他喜当爹 第9章 只是偏心了些

第9章 只是偏心了些

    第9章只是偏心了些

    “外头多少双眼睛望着呢,都盯着五爷那块香饽饽,但凡他勾勾手指头,前赴后继的多的是。

    她说没有就没有?她怎么证明?

    你也看到了她那个样子,毫无规矩目中无人,还不知道是仗的谁的势呢?”

    白婉卿越说越气,更是越说越觉得自己分析的对。

    顾朝明和顾朝旭也在一边接话,都是被顾朝阳刚才那嚣张的模样气得不轻。

    “爹,您看她目无尊长,哪有把您和娘放在眼里,当做长辈!”

    “她别不是在外头的靠山不要她了,这才急着回来靠王府吧?

    要是这样的话,被王府知晓了,岂不是我们都要被她连累?”

    妻儿说的话每一句都像刺一样扎在顾展源的心上,每多一句就扎得更深。

    “砰。”

    又是一拳砸在案几上,顾展源脸色铁青,气的呼呼的喘着气。

    “先不说这些,总要给王府一个交代。

    纸包不住火,与其等王府知道了来治罪,不去我们自己去说。

    这两天你先探探那丫头的话,问清楚了才好给王府交代。”

    “我去?你也看到了她那个态度,哪有一点儿把我这个继母放在眼里的?”

    白婉卿当即就急了,她可不想去看那野丫头的脸色,还想多活两年呢。

    打小那丫头看人的眼神都阴恻恻的,恨她也不是一天两天。

    “那丫头野的很,别说是我去问了,就是您去问了她也不一定能老实交代。

    相公,为了咱们顾家的,您可不能心软。

    祸是她闯出来的,她就得负责。

    这事儿啊,我觉得还是早些解决早些省事,免得夜长梦多。

    本来我们一家子过得好好的,她一回来就喊打喊杀闹的家里鸡犬不宁。”

    “是啊爹,她还纵容丫头打我的人,我这就带人去让她老实交代,看她嘴走多硬。”

    顾朝明一双纤纤玉手捏成了拳头,咬牙切齿的说。

    “你个姑娘家掺和这些做甚,有爹娘在哪要你去?

    带你弟弟回后面去,也是该说人家的年纪了还不回去读书绣花。

    再这么大大咧咧的,看谁家要你。”

    自己的孩子白婉卿还是心疼的,这种毁名声的事儿她哪里能让自己的孩子去做?

    看母亲神色严厉是真的生气,顾朝明纵然是再有不服气也只得拉着弟弟回去。

    在他们姐弟心中,母亲的威严可是比父亲更甚。

    一想到大女儿的混账样子,顾展源脑袋疼,也觉得妻子说的有道理,确实是该严厉教训才是。

    “我这还有些事要处理,等晚些回来再叫她来问清楚。”

    若她再不老实,也不能怪他这个做爹的心狠。

    说罢,顾展源起身拂了拂衣袍走了,他今日约了生意上的朋友,现在已经是有些晚。

    “嗯,相公早些回来,别太辛苦。”

    白婉卿站起来亲自送他出门,还体贴的关心着。

    平时白婉卿对自己男人还是体贴的,当年就是她先看上的这个男人,又足足等了两年才如愿。

    这些年男人待她也是体贴关爱,夫妻两倒也算得上琴瑟和鸣。

    家中有两个妾氏,但也都在她手心里捏着,连个庶子庶女都没有,顾展源还没有与她分心,可见她有些手段。

    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还是与她向来都是仇敌的继女,怎么想白婉卿都觉得隔应。

    哼,那院子慌了十年,她愿意去住就去住,左右是住不了多久。

    她自个儿有丫头伺候,也用不着府上的人自作多情。

    说句不好听的,如今这顾家的富贵,有一半都是靠她娘家帮衬,她一个野丫头能翻个什么浪?

    白婉卿也回了后院,刚进去就被女儿挽住胳膊,“娘,爹出门了么?

    您就让我去教训教训那贱丫头,她竟然打我的人。”

    爹不在家,下人嘴巴严,不会传出去的。

    “你也知道那是个贱丫头,你与她置气做甚,等她嫁进了王府也是个不得宠的,一辈子就那样了。

    到时候有的是苦日子等她,你现在急吼吼的去做这个恶人干什么?

    别想那么多了,去好好练练你那女红。”

    白婉卿可不像让她的女儿去跟那贱人的女儿凑合,她的女儿高贵精贵,是那贱丫头能比的?

    “哼哼……人家已经在练了,您就别催我了吧。”

    再次恳求之后还是没有如愿,顾朝明只得接受。

    娘说的对,现在让她得意两天,等进了王府还不是守一辈子活寡。

    敢打她的人,哼,她就等着看她的好戏。

    “就你那个还得好好的练,快去快去,吵得我头疼,我去躺会儿。”

    “哦,那娘您歇歇吧,我回去了。”

    白婉卿将女儿打发了,自己回房去歇歇,她是心头憋闷。

    当年又不是她害的那贱人,是她自个儿身子弱短命。

    她堂堂白家嫡女,就算是再喜欢顾展源也不可能给他做妾,是她自己要死的,关自己什么事?

    之后她有了自己的孩子,偏心些自己的孩子有什么不对,手指头还不一样长呢。

    况且,她一直把自己当仇人,自己还能上赶着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

    要回乡下去给她娘守孝也是她自己提出来的,途中遇匪寇还不是她自己运气不好,怪得了谁!

    只是偏心了些?府里哪个不是看眼色捧高踩低的,一个才几岁的孩子她能如何?

    顾家晴雅院内,蔓蔓已经请了人回来收拾。

    “小姐,我就只找到这些人,咱们在雍城的铺子竟然只有五家,太少了些,能用的人也少。

    您要嫁给王府五爷,咱们是不是在雍城多开几家铺子啊,这样也方便。”

    蔓蔓看着院子里忙活的众人,小嘴嘟着明显的不太满意。

    她知道小姐要找的人就是刚才送小姐的那位公子,还是小姐的未婚夫,蔓蔓这位姑爷还有些满意。

    虽然有些瘦弱,但长得还是不错的,跟山外的小白脸都不一样,有几分他们寨子里汉子的风范。

    小姐说暂时不回去,他们在这边的人确实太少了些,还是跟族长爷爷说说,再多派些人来才好。

    对蔓蔓的提议顾朝阳也在琢磨,来的时候她哪里能想到要找的人就是单鸣凤。

    现在他们要成婚,成婚之后自己肯定是要长期住在王府的,以男人保守的性格态度,他能让自己回去?

    顾家这里,她还要亲眼看着他们还债呢。

    是以,蔓蔓的提议她觉得可以。

    “让人跟族长传信,这几年先把重心往雍城来。

    得空了出去转转,雍城可比咱们那乡下地方大多了。”

    小姐也这么说,蔓蔓立马喜笑颜开,随手捏一颗葡萄丢进嘴。

    然后就皱了眉头,一张可爱的小脸儿也皱起来,“就是这果子没咱们自己种的香甜,不好吃。”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离婚后我怀了残疾大佬的崽龙门狂婿江枫宫映雪老婆是星主大人从灵笼开始穿越诸天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