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退婚当天,未婚夫他喜当爹 第12章 老男人的心声

第12章 老男人的心声

    第12章老男人的心声

    好好的?呵呵……

    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带过了这整整十年?

    如果不是她重生在这具身体里,他的女儿早就化做了白骨。

    也是了,那些年在他眼皮子底下也能吃不饱穿不暖,还遭受他那好夫人的虐待,更是连随便那个仆人都能踩上一脚。

    如今她还活着,可不就是好好的么。

    当年一个小姑娘是如何在这个家里苟延残喘到八岁,又是怀着怎样的绝望主动提出来要回乡下去给母亲守孝?

    她母亲都逝世六年了,这个理由竟也能得到亲爹的同意?

    若不是为了活命,她哪里至于小小年纪想到那么多?

    去投奔王府?她一个小姑娘连家门都出不去,哪里知道王府的大门朝哪里开?

    也就是到了这个世界,若还在末世里,顾朝阳哪会跟他们废话?

    感受着体内异能又开始躁动,顾朝阳深呼吸两口气,不再去想那些。

    好不容易重活一次,为了那些不想干的人动气,不值当。

    她有孩子了,她要她的孩子健康快乐。

    那人说明日要来下聘,想想还有些激动,她来这个世界十年,前五年在深山里窝着,后五年在忙着种地挣银子。

    不是没有见过别人娶妻嫁人,但这不是论到她自己了吗?

    两辈子加起来头一遭,新媳妇上花轿,就是她了。

    她是不在乎那些繁文缛节,甚至觉得有证就算成了,但有人愿意给她,这种感觉可不同。

    被她惦记着单鸣凤从顾家门口回去之后就忙得脚不沾地。

    刚一会去就又被大哥逮了,看他那样子分明是等着自己的。

    “回来了,过来。”

    岭南王撩着眼皮睨一眼进门的亲弟弟,沉着个大黑。

    这哪里是哥,分明是爹。

    想想这是打小将自己拉扯大,亦兄亦父的老大哥,单鸣凤老实过去。

    今年三十的他,来到这个世界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大哥。

    那时候他还是个奶娃娃,裹着襁褓躺在摇篮里,大哥凑着个大脑袋杵在他眼前咧着嘴乐。

    “娘,弟弟看我了。”

    许是太过激动,唾沫星子洒到了他脸上,之后像这种情况多得数不胜数。

    母亲体弱,生了他没几年便去世,父亲征战多年一身的旧伤,也在他十五岁的时候逝世了。

    父亲公务繁忙,哪有时间顾及得了他,都是将他交给嬷嬷仆人照顾。

    可以说他是被年长他二十岁的大哥一手带大的,大哥于他来说既是大哥也是长辈。

    这些年,为了岭南为了他,才五十出头的大哥已经生了白发,脸上褶子也多了。

    “你跟你媳妇儿究竟是怎么个情况,给我说清楚。

    之前我让你娶妻,嘴皮子都磨破了,你嫂子就差把整个岭南的姑娘都打听了遍,你死活不点头。

    这回怎么就把人肚子搞大的?亏得我跟你嫂子觉都睡不着。”

    岭南王越说越气,尤其是想到自己这些年白担心,这小子还瞒着他们,气得是牙根痒痒。

    看着他还能端坐着一本正经,岭南王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这样子明明是他一手带大的,怎么性子上就不像他?

    三棍子打不出来一个屁,跟他说话急都急死个人。

    单鸣凤早就习惯了大哥一上火就口无遮拦,但关系到他身上,还是有些不太自在,话太糙了。

    “大哥喝口茶歇歇,您别上火。

    我也没想瞒你,就是上个月的事,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被大哥黑着脸盯着,单鸣凤只得再继续交代。

    “回来的时候经过南昆,朝阳她落了水。

    嗯……就是那次了。

    是我情不自禁没控制住,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好了。”

    那种私密的话,就算是当着亲大哥也不是能随便说的。

    “完了?”

    等半天没等到下文,岭南王疑惑的质问,不问他就不说,就是这么个臭德行。

    他不想知道过程,但这也太简单了吧。

    “所以,回来之后你三番五次的提顾家,就是为了她?”

    单鸣凤抿着薄唇轻点头,“我并不知是她,也寻了,寻不到。”

    “所以,睡了你之后她没留个话儿就跑了?”

    顿了顿,岭南王眉头皱起,语气也生硬了几分。

    “既然是跑了,怎的等怀了孩子又来找你?

    真是你的种?”

    关乎到他兄弟的血脉,岭南王不得不谨慎。

    “嗯。”

    单鸣凤也不由皱了眉头,但应得却是笃定。

    热情却又生涩,还有留下的痕迹,她那双眼睛里有光。

    若不是因为有了孩子,她恐怕不会找他。

    想要再问,岭南王也知道多半儿是问不出什么来了,既然老五确定是他的,那就先这样。

    到底是不是,等孩子出来自见分晓。

    “我已经着人去叫你嫂子回来,聘礼那玩意儿我也不懂。

    媒人也请了,明天一早就去。”

    “辛苦大哥嫂子。”

    闻言,单鸣凤松了一口气,有嫂子在就好了。

    下聘成婚他也是头一次,什么都不知道,还得靠嫂子才行。

    突然岭南王又说,“趁你嫂子还没有回来,闲着也是闲着,你自己去开了库房看看,有什么看得上的挑出来,也能省些事。”

    也是他之前太激动了,张口就定了这么紧的时间,着实是太紧了些。

    “还是等嫂子回来吧,我那里还有些物件,我先回去挑挑。”

    不是他瞧不起府里的东西,他是真不懂,怕万一哪一样不合适。

    他私库里却是收着一些,挑个几件作为定情之物送与她,应该是合适的。

    小姑娘么,不管是哪个时代的都喜欢这种浪漫。

    嗯…最好是实用还有意义的东西。

    他的小未婚妻才十八,放在从前也才刚成年的年纪,自己比她大了一轮,也不知道她对自己这个年纪的老男人是个什么想法。

    他也不懂这个年岁的小姑娘喜欢什么,要不去问问雯雯,她们年岁差不多,应该喜好也差不多吧。

    雯雯是三哥家的小女儿,今年十七,正在相看夫家,问她正正合适。

    岭南王摆摆手让他自己去,他也不懂,还是等他媳妇儿回来吧。

    单鸣凤直接就奔着三房去,一刻也不能等。

    见着五叔上门来,单雯雯有些惊讶。

    她这五叔性子清冷,一般可不会主动找谁,除非有事。

    “五叔,您找我有事?”

    单鸣凤本就是有事才登三宝殿,当即就直接问她,“你喜欢什么定情物?”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离婚后我怀了残疾大佬的崽龙门狂婿江枫宫映雪老婆是星主大人从灵笼开始穿越诸天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