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退婚当天,未婚夫他喜当爹 第19章 有点浪漫的味儿

第19章 有点浪漫的味儿

    第19章有点浪漫的味儿

    收了常嬷嬷送回来的条子,单鸣凤薄唇抿了几抿,转头吩咐韩实。

    “把冻库里那只大虾给夫人送去,让常嬷嬷琢磨着做。

    还有那几条鱼,也都送去。”

    顿了顿,单鸣凤又说,“还是别一起送,每天送一些。”

    既然她喜欢吃,那就都给她,醉仙楼里有个做汤的厨子手艺不错,做面点那个也不错,都让她尝尝。

    这半个月先委屈着吃着,等成了亲就带她去醉仙楼吃,新鲜的味道更好。

    韩实人如其名,在主子面前尤其老实。

    “您说那些是专门给王爷王妃的,深海里才有的好东西,咱们这边的海里可捞不着。”

    得了主子好一个白眼,“大哥大嫂又不急着吃这一口,跟船上说一声,再送些回来就是。”

    “是,小的这就去。”

    韩实再不敢多问,麻溜下去开冻库,给夫人送鱼虾。

    他是看出来了,从前五爷心里头一份儿是王爷王妃,如今五爷心里头一份儿是夫人。

    当然,他觉得还是夫人肚子里的小主子。

    开了冻库的门,一股子寒凉之气扑面而来,让韩实打了个冷颤。

    也就是自家五爷才有天纵之才,竟然能想到用硝石制冰来冻东西,夏天里也能纳凉。

    带着东西出门的时候,正好撞上从外头回来的岭南王。

    “盒子里装的甚?着急忙慌的。”

    因为韩实是老五贴身的人岭南王这才随口问一句。

    “回王爷话,五爷吩咐小的给夫人送鱼虾,刚从冻库里去的,小的要不跑快点儿冰就该化了。”

    手里抱着装了冰块和鱼虾的大盒子,韩实差点儿都看不到王爷。

    闻言,岭南王伸着打算去掀盖子的手顿了顿,挥手让他赶紧去。

    “那还愣着做甚,赶紧去?

    问问老五媳妇儿还想吃什么,都紧着给她送去。”

    亏了谁不能亏了她肚子里的那个。

    “唉,小的明白,小的告退。”

    得了王爷的准,韩实抱着盒子麻溜出门,跑得脚下生风,门口已经有马车等着。

    岭南王回后院找到媳妇儿,“你有经验,你寻摸些怀孕妇人能吃的给老五媳妇儿送去。

    老五那身体情况,这个孩子得从根儿上补着,出不得岔子。”

    王妃一想觉得丈夫这个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立马就跟身边的王嬷嬷商议起来,突然想到一些孕妇禁忌。

    “只是血燕怎么够,你先清点着库房里有些什么,再着人去请徐大夫来问问。

    这可是咱们王府里顶天的大事,万不能出一丝差错。

    现在谁都可以不顾,老五媳妇儿那必须顾紧了。”

    于是,顾朝阳每天都能收到来自王府的物件。

    从吃的到用的,就连枕头都是王妃身边的王嬷嬷她老人家亲自做的,里头填了荞麦给她安神用。

    头一天吃到龙虾的时候,顾朝阳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要知道以前这玩意儿多贵?她可舍不得吃。

    后来末世里倒不用花钱,但海里的生物大多都发生异变,根本不知道海里头都是些什么怪物,可不敢靠近海。

    王府送来的龙虾和石斑竟然还是用冰块冻着来的,她早就听闻有大户人家会在冬天的时候藏了冰在地窖里,就是为了夏天的时候用。

    但现在还不是夏天,岭南王府也不是用冰来解暑。

    他们一直在乡下住着,热的时候就进山里避暑,倒也没有觉得有多热,但人家有冰啊。

    岭南临海,海鲜自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这是深海海鲜啊。

    果然是岭南王府,财大气粗的程度不是平常人家能比的。

    “小姐,这个虾好好吃,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虾呢,一口咬下去好满足。”

    有好吃的能吃对于蔓蔓来说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都吃过了还忍不住的回味。

    桃枝作势有话要说,被桃叶拉了拉袖子,又冲她摇头。

    最后桃枝不服气的翻了个白眼,心中更是忿忿不平。

    那些海鲜是五爷给夫人的,就连王爷和王妃都没有吃到,最后却是大多都进了蔓蔓的肚子,她如何能服气。

    常嬷嬷使眼色指使两个女儿赶紧收拾了东西出去,别在这儿挤眉弄眼的再被夫人看到。

    夫人又不是没有让给他们留,在这儿争什么争?

    人家蔓蔓是夫人贴身的丫头,情分不同,娇宠也是正常。

    顾朝阳也吃得满意,已经很久没有一次性吃到这么美味又满足的食物了。

    食材固然是好,但王府厨子的手艺更好,两厢加起来才得这般享受。

    只是,这深海海鲜可不容易得,尤其是在这个时代。

    蔓蔓比她着急,也是吃饱了有闲想这些问题。

    “常嬷嬷,你们王府真是好厉害,我们也打渔,但从来没有打到这么大这么好吃的鱼虾。”

    小丫头还是单纯,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关键。

    常嬷嬷一脸慈爱,笑着解释。

    “咱们这边的海里可捞不到这些,得出海去深海里捞才行?”

    “哇!原来是这样!那就更厉害了。”

    蔓蔓两眼放光看着常嬷嬷,好似捧哏一般。

    常嬷嬷又是好笑又是骄傲,“也不是谁去了都能捞到,还是得咱们五爷法子多。

    咱们五爷时常出海,经验多法子也多,那海上的好多东西都是五爷带回来的。

    也就是五爷有大船,在船上就跟在家里一样,一应物品俱全,能在海上漂一年半载的。

    一般的船上了海可不敢漂这么久,也就是咱们五爷了。”

    句句都是咱们五爷,顾朝阳能从常嬷嬷说的每个字里听出来她对自家主子的崇敬。

    就算是有偏心的嫌疑在里面,但顾朝阳还是认为她家男人是有值得被夸奖的地方。

    比如,大船,出海,一年半载。

    这十年她都窝在南昆了,在山里的时候更是多,还没有出过海呢。

    两辈子加起来,也没有坐过大船。

    第二天,她就收到了一个有她人高的珊瑚摆件。

    常嬷嬷是这么解释的,“五爷说给您看个乐儿,也好打发些时间。”

    所以,她这边有个什么情况,男人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看着面前的珊瑚摆件,顾朝阳笑得眉目如画。

    “东西很漂亮,我很喜欢。

    你跟他说,我想吃蟹。”

    既然是都知道了,还每天都会汇报,那她提点小要求不过份吧?

    反正他有大船,反正他很本事,反正他每天都要送。

    封建古板老直男的浪漫,她好像有些能体会了。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离婚后我怀了残疾大佬的崽龙门狂婿江枫宫映雪老婆是星主大人从灵笼开始穿越诸天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