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退婚当天,未婚夫他喜当爹 第25章 留下一起吃饭啊

第25章 留下一起吃饭啊

    第25章留下一起吃饭啊

    坐这么久了顾朝阳才想起来只顾着自己吃,竟然都没有问一声单鸣凤吃不吃。

    桃枝也是吓傻了吗,自个儿主子来了都不知道伺候到位,统共就给上了杯茶水。

    看看被自己吃得只剩下半盘子的香瓜,而且只得一根竹叉子。

    她是不介意,就是不知道男人介意不介意?

    管他呢,心意到了就成。

    于是,顾朝阳叉起一块看起来就很香甜的香瓜送到男人面前,这块可是她特意挑过的。

    “吃吗?”

    果然,单鸣凤触不及防愣了,紧紧的盯着已经送到嘴边的香瓜。

    顾朝阳又笑着追加了一句,“很好吃。”

    香甜的气息直往鼻腔里窜,瓜确实很新鲜,看起来也很好吃。

    只是现在在单鸣凤眼里,捏着竹叉子的那两根粉嫩中透着些红的手指头,看起来更好吃。

    他好像又闻到了那天晚上的清冷香气,下意识的动了动喉咙。

    看着男人咽口水的样子,顾朝阳心想男人果然是自持,明明是想吃的,都咽口水了,还得端着忍着。

    累不累啊你!

    单鸣凤艰难的把视线从那只白嫩嫩的手上移开,一抬眼就看到小未婚妻眼神中的不赞同。

    不等他问,香瓜已经怼上了他的唇。

    听小未婚妻说,“尝尝吧,真的好吃。”

    香瓜入口,果然很香甜可口,绝对是他俩辈子加起来吃过最好吃的香瓜。

    在小未婚妻亮晶晶期待的眼神下,单鸣凤不吝夸奖,“很好吃。”

    有一就有二,他吃都吃了还能介意什么?

    那就再来一块儿吧。

    蔓蔓迈着欢快步伐进门,看到的就是自家小姐笑眯眯给姑爷喂香瓜。

    短暂的惊讶之后蔓蔓又释然了,小姐都有姑爷的骨肉了,更羞人的事都做过了呢,如今只是喂个香瓜算什么?

    嗯……阿山哥也给她喂过,没什么大惊小怪。

    在他们山里,亲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不都是这样么,也就是他们山下的人才那么多的规矩。

    “蔓蔓回来了,来。”

    随意的放下叉子,转头淡定的招呼人。

    “小姐,姑爷。”

    “你姑爷不信你能猎老虎,你给他展示一下,好让他心服口服。”

    顾朝阳真不是争强好胜,就是想让男人知道,他们真不是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

    不过是几个下人而已,下回真的不用他劳师动众亲自跑这一趟。

    “我现在去逮一头回来?”说这话蔓蔓就已经作势要转身,就等着小姐点头了。

    “胡闹。”单鸣凤瞧一眼明显不太机灵的蔓蔓,在小未婚妻之前开口阻止。

    看慢慢那跃跃欲试的样子,他真怕小未婚妻点头让她这就去。

    又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仆人,这话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蔓蔓一脸的失落,眼神中也失去了神采,她都多久没有回过山里了,想念山里的味道,山里就连空气都是甜的。

    “那就借你的守卫用一次,江平吧,他稍微壮些。”

    顾朝阳今天一定要让男人知道,现在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结果男人又教训人,“我的人就是你的人,什么叫借?”

    面对男人严肃的眼神,顾朝阳十分没有骨气的点头,“好。”

    这可不是她开口要的哦,是他主动给的。

    就在他俩互相看着对方,感受对方所作所为都挺满意的时候,蔓蔓已经迫不及待跑出去找江平。

    江平是哥哥,身型看起来是要比弟弟江川要壮士一些。

    蔓蔓跟他说的时候他是懵的,好好的为什么要他跟蔓蔓比试?

    “随便切磋切磋,点到为止。”

    廊下,单鸣凤站着跟江平这么说的。

    顾朝阳却是坐着,身边还有桃枝为她捧着果盘。

    她对已经开始活动手指关节的蔓蔓叮嘱,“收着些,不是外人。”

    这话于单鸣凤主仆来说无疑是挑衅,还是毫不掩饰的。

    更是激起了江平的争斗欲,五爷没见过蔓蔓姑娘的本事,他可是亲眼见了的。

    自己要不拿出真功夫来,恐怕还真要丢人。

    对于小未婚妻的话单鸣凤依旧不太以为意,只当她小姑娘好面子,轻言道:“那就开始吧。”

    江平是从小跟着师傅学的功夫么,一招一式都很板正,也看得出来他是真下功夫练的。

    与他的正统比起来,蔓蔓的招式就只能用杂乱无章来形容。

    本身力气大身体灵活是她先天的优势,再加上顾朝阳手把手教她的杀招,每一招一式都是冲着要害去,才对上就让江平惊骇。

    明明是小小的拳头,从他耳朵边擦过的时候他都能听到风声。

    幸得是他反应快,这一拳要是挨实了,他绝对要掉两颗牙。

    五爷啊,您怎么就不信呢?

    眼看着江平应付得越发吃力,顾朝阳确定男人也已经信服,满意的让蔓蔓停手。

    她笑眯眯的看向男人,“如何?”

    单鸣凤看着小未婚妻,江平看着蔓蔓,这主仆俩如出一辙的骄傲。

    抛开蔓蔓丫头那与其身板子不符的能力的惊叹,确实应该夸赞。

    “多谢蔓蔓姑娘手下留情。”江平抱拳作揖,真的心服口服,肩膀好痛。

    “好说。”打赢了的蔓蔓心情好,“我那里有治跌打损伤的药酒,效果好得很。”

    “那就多谢姑娘了。”虽然是输了,对这么可爱的姑娘家江平可恨不起来。

    得了主子的示意两人就说着话走了,没有打这一场之前还没这般熟络。

    “你这丫头不错,这样就不怕吃亏了。”

    对蔓蔓的肯定是真的,惊讶也不假。

    正如他说的这样,好歹能安心一些,不用总担心她被欺负。

    只是这样一来就显得江平他们兄弟俩没什么用,那就还是守门吧。

    抬头看一眼天色,他该离开了。

    “今日也不早了,我就先回了,你好生休息。”

    顾朝阳也跟着他看一眼天,确实不早了,该吃晚饭了。

    “不如,吃了饭再走?”

    人家跑这一趟来看自己,总不能让人家饿着肚子走吧,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

    闻言,单鸣凤想说这样于理不合,转念又想。

    他跑来见她已经事于理不合了,再吃个饭也差不到哪里去。

    于是,在小未婚妻期待的眼神下,他愉快的答应。

    “那就吃饭。”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离婚后我怀了残疾大佬的崽龙门狂婿江枫宫映雪老婆是星主大人从灵笼开始穿越诸天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