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退婚当天,未婚夫他喜当爹 第27章 等他来问

第27章 等他来问

    第27章等他来问

    “那我就走了。”单鸣凤在清雅院门口与小未婚妻告别。

    微微低着头看着来送自己的小未婚妻,单鸣凤真恨不得把婚期再调近些才好。

    若是成了亲,今晚他那里还用与她告别?

    “好,路上注意安全。”

    顾朝阳下意识的叮嘱着,完全就是句再平常不过的客气话。

    可是她站在门口昏黄的灯光下,仰着小脸儿笑盈盈的望着男人,还温柔贴心的说着这话。

    在单鸣凤眼里就是贤惠贴心的小媳妇儿模样,轻柔的声音软了单鸣凤的耳朵,也软在了单鸣凤的心尖儿上。

    小未婚妻向来都乖巧听话,但单鸣凤就怕她太单纯再被欺负。

    是以,又一次叮嘱她,“你也早些休息,有事跟常嬷嬷说。”

    像今天这种事,明明有江平他们就能轻松解决的,蔓蔓事贴身保护她的,她就不知道用人。

    必须让她知道,自己的人就是她的人,她可以随意用。

    “嗯,我知道了。”

    顾朝阳爽快的应下,还给男人送了个格外灿烂的笑容。

    这话男人都说了几回了,顾朝阳就是想记不住也不行。

    用就用呗,也不要她费银子养的,不用白不用。

    从顾府上出来的时候单鸣凤还在琢磨着明天再给小未婚妻送什么吃食好,因为他的小未婚妻着实是能吃。

    而且他发现了,在她吃的时候眼角眉梢都是带着欢喜满足的。

    既然她这么喜欢,那就满足她。

    只要于身体无碍,怎么吃都行。

    想到这里单鸣凤不由在心底叹一声气,这个世界的吃食属实是少,而他们岭南就更是贫瘠。

    也就是水果和海鲜多,倒也能换着口味吃。

    但也不能换来换去总还是老几样吧,海鲜吃多了也上火。

    想到在船上经常吃的豆芽花生芽,要不就让人发些新鲜的给她送来吧。

    也是因为在船上能吃的蔬菜实在太少,新鲜的就更不可能了,单鸣凤才想起来以前吃过的豆芽。

    还是经过无数次实验之后才发出来的呢,后来又琢磨出了花生芽,这才终于是能够在船上也能吃到新鲜的蔬菜。

    豆子相对来说价格低一些,发芽的过程也要简单一些,平常人家也能偶尔发来吃。

    但花生芽就不同了,平常人家一般不会舍得。

    也不知道她在南昆吃过没有?

    她说家里种田了的,想来是有吃过的。

    也没关系,就当是给她换换口味了。

    刚出门就看到韩实,“你怎么来了?”

    “送蔓蔓姑娘回来,在门口见到府上的马车就猜到您在里面了。

    小的让老肖先回去了,咱们现在也回去吗?”

    韩实看了自家主子好几眼,心里有事。

    但他的主子现在满心里琢磨着给小未婚妻准备吃食,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只说了一个字。

    “回。”

    路上,韩实驾着马车慢悠悠的走着,心头憋着有话让他十分难受。

    “五爷。”

    终于还是忍不住唤了主子一声,他得让主子知道。

    等了等,才听到主子问他,“有事?”

    “是,下午您让小的跟蔓蔓姑娘去回礼,您猜夫人的同乡是做什么生意的?”

    不是韩实不老实说,实在是他震惊着呢。

    “什么铺子?”

    单鸣凤对这个兴趣不是太大,也就是因为与小未婚妻有关,这才要知晓而已。

    但听韩实那语气,恐怕是有些名堂。

    听着主子不以为然的语调,韩实真是迫不及待想看主子被惊到的样子。

    “药铺,平安药铺。”

    平安两个字韩实咬得尤其重,不是他眼皮子浅啊,实在是这平安药铺属实不能小觑。

    马车之内,单鸣凤确实也惊讶。

    “前几年才开那家?”

    “是,就是那家,五年前开的。”

    平安药铺这几年在邕城可是倍受百姓推崇,铺子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里头卖的药材那都是上等货,价格还比别的药铺低。

    一开始的时候自然是遭到同行的排挤打压,但耐不住人家货真价实摆在那里,很快就在邕城站住了根。

    “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还不能允许发家致富?”

    单鸣凤是这样想的,英雄不问出处嘛。

    人家发达了还不忘照应同乡,这人的品性实在难得。

    “不只是这个啊,我问了蔓蔓姑娘,夫人的同乡不只是开了平安药铺。

    还有彩云绸缎铺,满仓米铺,美味糕点铺,原香果脯铺。”

    后面两个做糕点果脯的铺子也就罢了,并没有听过,但是绸缎铺和米铺,这两家也是邕城数一数二的商户啊。

    只一家还能说得过去,五家铺子里有三家都是在邕城数得上号的,这就有些名堂了。

    “都是那个春叔开的?”

    “听蔓蔓姑娘的意思,是。

    但那几个铺子都不是春叔自己出面,请了掌柜的,也都是南昆的人。”

    看来这个春叔真是做生意的好手,家业做的可算是大了。

    而且,他是真的重情义,自己发达了还不忘同乡。

    还是那句话,英雄不问出处,人家有真本事。

    “这人好生相处着,自己发达了还不忘帮衬同乡,可见其人品。”

    “是,小的记下了。”

    顿了顿,韩实有些不确定的说。

    “五爷,小的觉得吧,那春叔对蔓蔓姑娘还好,就是当自家晚辈差不多。

    但是他对夫人的态度,就是提起夫人的时候神色语气中都像是带着敬意。”

    那种感觉韩实说不好,反正肯定是尊敬了。

    他也想过是因为夫人现在是五爷的夫人了,一般百姓对掌权着都是带着敬畏之心的吧。

    而且,他又是商人,商人逐利,表现得明显些也能说得过去。

    但就是,那种感觉吧,又好像不完全是。

    单鸣凤与他想的差不多,平常百姓提起王府来,哪个不是带着敬畏的。

    更何况,还是王府的人找上门去,他们会这样也正常。

    这个事单鸣凤并没有听过就忘了,并没有放在心上,但对做生意有一套的那个春叔他是记下了。

    他照扶自己的小未婚妻,自己总不能平白得他的情。

    以后看有机会的话,可以找他合作也不一定。

    顾府里,顾朝阳听了蔓蔓说的那些,心想这回单鸣凤对她的印象该是有改变了吧?

    而且,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派人去查了呢,自己就等着他来问好了。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离婚后我怀了残疾大佬的崽龙门狂婿江枫宫映雪老婆是星主大人从灵笼开始穿越诸天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