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退婚当天,未婚夫他喜当爹 第30章 加更求票

第30章 加更求票

    第30章加更求票

    果脯铺子没有多大,一眼就能看尽,陈设装饰上与别的铺子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区别在于果脯的味道和装果脯的器具上。

    果脯不是什么难做的吃食,各家在味道上都会有些微的不同,但大致也都差不多。

    因为腌制的手法时间和添加糖的分量和品类不同,做出来的果脯口味上也有不同,但大多都是甜的

    而且也会过多的失去原本果子的味道,但这家叫原香的果脯做出来真的有果子原有的味道。

    她们连着尝了几个品种都能够吃出来果脯的原味,也不会过于的酸或者过于的甜,对得起原香这个招牌。

    别家装果脯的都是用的油纸,这家却是用的罐子,好看实用不说,看着就比别家的精致。

    看到的越多,两人越是疑惑,这真的是乡下地方做出来的?

    五爷平日没有吃零嘴的习惯,又长期都不在府里,她们也买这些买得少,不知道邕城什么时候开了这么个果脯铺子。

    不然,她们早就买了。

    这边顾朝阳吃着蜜桃果脯就果茶,随意的打量着铺子里,并没有什么想提的意见。

    那边蔓蔓丫头已经跟掌柜的一起装了好几个匣子的果脯,还有花茶果茶。

    蔓蔓一边清点一边念叨,“这两个匣子给姑爷,你们一会儿去送一趟。

    嗯,这三个匣子就送到顾家吧,记得从后面门去,免得被别的不相干的人给吃了去。”

    别的不相干的人,说的不就是顾展源么。

    如今顾家里的主子,也就只剩他一个了。

    出了果脯铺子的时候桃枝和桃叶已经是吃了半饱,又灌了一杯的花茶。

    不得不说,这家铺子的东西都很不错,花茶和果茶也是她们没有吃过的精致。

    花儿在水中是完整的一顿,花瓣散开来就像是还在枝头上盛开一般,着实是好看得紧。

    “既然是吃了果脯,那我们再去吃些糕点吧,好不好?小姐?”

    顾朝阳觑她一眼,笑道:“你这典型的吃着碗里还惦记着锅里。”

    蔓蔓却是一点儿不脸红,嘻嘻笑着,“去嘛去嘛,就当是先去找到地方,之后想吃的时候也好来不是?”

    那天就去了平安药铺,这几个铺子都还没有去过呢。

    “走吧,瞧瞧去。”

    反正就是出来转的,转哪儿不是转呢。

    正如蔓蔓说的,自家的铺子还是得去认个地儿。

    蔓蔓欢呼一声,直道:“小姐最好了。”

    无意间,顾朝阳看到右手边一个酒楼的招牌,祥福记酒楼,引起她注意的是那几个字下面,在右下角的地方有一个白字。

    “桃枝,这个祥福记,是白家的?”

    被点着名的桃枝赶紧顺着夫人说的那出看去,一看那个白字就明白了夫人的意思。

    “是白家的。”

    不用顾朝阳再问她又解释道:“白家在邕城的商户里还算是排得上名的,像这种招牌下面标注了白字的,都是白家的生意。”

    在顾朝阳的记忆里白家确实是生意做得大,不然她爹也不会跟白婉卿搞到一起。

    只是,她不清楚白家究竟是做的什么生意。

    见夫人还微皱着眉头,桃枝立马会意。

    “白家是做酒楼生意起家的,邕城除了醉香楼就是他们祥福记了。

    白家也做别的生意,其中做得最好的就是首饰和胭脂水粉了。”

    听完顾朝阳淡淡的应一声,表示她知道了。

    夫人不说话,桃枝也识趣的闭嘴。

    她心里也在衡量,夫人在南昆的娘家,跟白家相比起来有没有胜算。

    而他们又愿不愿意为了夫人,去得罪白家?

    不过啊也都无所谓,在整个岭南哪还有他们王爷办不了的人和事儿?

    美味糕点坊里,蔓蔓丫头又拉着桃枝姐妹一起挑糕点吃,各种口味颜色形状的,看着好看闻着香,蔓蔓那架势恨不得每一种都要尝过。

    “你们也吃啊,别客气,都是自己家的。”

    “你吃吧,我们真的吃不下了。”

    好吃的东西谁不想吃呢,可是她们真的吃不下了,而且顾及晚饭也吃不下了。

    明明是说出来转转消食儿的,可是出来一路吃了一路,这到底是消食儿来的还是积食来的。

    两人齐齐去看夫人,幸好夫人没有再吃了。

    跟蔓蔓比起来顾朝阳可以算是胃口小口,这时她也是吃得差不多,虽然不至于撑,但也知道不能再吃。

    吃多了对孩子不好,七八分饱就成,回去还得吃晚饭呢,她可记得常嬷嬷说晚上吃肚包鸡。

    除了这个,顾朝阳还在琢磨别的事。

    白家酒楼对面连着的那几处铺子,不知道主家愿不愿意出手?

    家中什么食材没有,就是生鲜也能养,开个酒楼就再合适不过了。

    前两年在山里发现个银矿,一直搁置着也没有开采,正好也能活动活动。

    这个时代的所有矿都不是属于个人,但凡是发现都要上报,谁要是敢私吞,别说是一般的百姓就是官员也是要砍头的。

    就算如今处于藩王割据兵荒马乱之中,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制度,但在岭南这地界儿里发现的矿,都属于岭南王。

    现在,她开出来用,也不算是私人了吧?

    其实,他们深山里的族人都不人山下的统治者,在他们心中,族长说话可比岭南王管用。

    往后要在邕城常住,该准备的也该准备起来了。

    顾朝阳已经琢磨起聘礼里的那两处庄子和土地,种地是她拿手的,也是他们发家的本,就算是到了邕城也不能荒废。

    这边山里的族人还要春叔去联系,这回可是如了他们的愿,自己不再是长期待在南昆,他们不用每次都跑去南昆见自己。

    她也是凡人,人都是有感情的嘛,会分亲疏远近。

    她当初是在南昆那边的山脉里遇上蔓蔓他们都部族,与他们相处的时间也长,自然是更乐意待在南昆。

    就算他们没有当着自己的面儿说,但顾朝阳也知道,他们私下里可没少欺负老族长,从他那里压榨走不少的东西。

    这回,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

    突然想起来,离婚期只有五天的时间了,也不知道老族长他们准备的嫁妆能不能赶上?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离婚后我怀了残疾大佬的崽龙门狂婿江枫宫映雪老婆是星主大人从灵笼开始穿越诸天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