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退婚当天,未婚夫他喜当爹 第35章 她可以柔弱不能自理

第35章 她可以柔弱不能自理

    第35章她可以柔弱不能自理

    “我身体没问题的,不用调养。”

    明明是在说种地和做生意的事呢,她才说道在山里挖参卖的话,单鸣凤就突然来这么一句。

    顾朝阳不明白他是从哪里听出来自己身体不好了,还病根?

    难道他就没有听出来自己粮食多吗?就不感叹一下,再顺便夸奖一下她能干吗?

    正在暗自嘀咕的顾朝阳猛然想到,他一个古人,还是个对自己不熟悉的古人,自己就算是跟他说了自己有山有地有粮食,他也不可能想到自己会有那么多的吧?

    主要,在他的认知里,自己一个小小女孩子,就算是与族人们辛苦打拼五年十年,大不了也就是他家里一个庄子那么些家业。

    他以为自己说的深山老林,是她意义里的深山老林吗?

    再一个,祖祖辈辈定居与山林里的族人,在他们看来都是还没有开化的蛮夷吧?

    虽然,这一点确实是这样。

    他们现在能出山做生意,能与山下百姓相处得来的族人确实不多。

    也就是这些年慢慢习惯过来,放在前几年的时候他们与百姓发生口角再导致出手的情况着实是不少。

    习惯和语言上的差异,还有百姓们对他们的歧视轻视,这让单纯直接的山里汉子们怎么能忍受?

    顾朝阳也觉得自己这是终于找到了根本原因,这个还真是说也说不清楚,只能日久见家底了。

    她在琢磨这个,单鸣凤琢磨的依旧是小未婚妻的身体,他可还记得她说身体不适。

    “那日,究竟是怎么了?”

    单鸣凤是不想与她争辩,所以直接问到实处。

    “啊?哦,那日大概是落了水有些着凉,回去喝了姜茶水,躺几天就好了。”

    转来转去,原来他还是惦记着这个事,顾朝阳无法与他说实话,只能随口诌一个看似合理的说法。

    “上次大夫看了也说没事啊,你别多想,山里人没那么多娇气。”

    小未婚妻越是这么说,单鸣凤越是心疼她,她本就该是娇气的。

    是没有人能让她娇气,她才不得不坚强。

    “就当是请平安脉吧,防患于未然。”

    这么个小事,没必要与他争辩,瞧就瞧呗,也不费事,好歹是他的心意。

    “好。”

    顾朝阳觉得,在男人面前她真是越来越能随性了,他要怎样都随他,反正与自己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不仅如此,她还能省事不少。

    她就发现了,做个柔弱不能自理的小娇妻的体验很不错。

    既然他是这么想的,那她为什么不能躺平了享受呢?

    这么想着,顾朝阳又在男人腿上翻了个身。

    “不舒服吗?”男人温润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他这时候是真放松了下来。

    顾朝阳嘟囔着,答非所问,“你掌着我些,我怕滚出去。”

    翻了身就不能再牵着男人的手了,那就得从别的地方弥补。

    稍微等了等,男人的大手落在她后背上,又烫又热。

    顾朝阳这个视角只能看到男人腰侧的衣服,看不到男人之前被她握着的那只手,现在正一握一松不断重复。

    是手指关节麻木不灵活了吗?

    是单鸣凤的心不灵活了。

    过了一阵,顾朝阳都以为他不会说话了,两人一直这么到庄子上。

    他又开口了,像是想这半天又才想起来一般。

    “庄子上你打算怎么用?可是要种粮食瓜果?”

    “种啊,先看看庄子上的具体情况吧,看过之后才好规划。”

    现在要她确定要种什么,顾朝阳还真不能跟他说。

    好在男人不是那种不理俗物的人,不会开口就来:你们种地的不就是种哪几种吗?还有什么不一样的?

    身在王府金枝玉叶的单鸣凤先是轻轻嗯一声表示赞同,又道:“确实要先看看庄子上的情况,这几年田地里都种的什么还不知道。

    就是这个时节田里还有什么没收成的,也得等这一季收了才能种。

    最难的莫过于看天吃饭了,也不知今年的粮食收成如何?”

    别处如何顾朝阳不知,他们每年的收成都不错。

    “等到了庄子上一看就知道了。”

    一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马车行到庄子门口停下,先下来的是顾朝阳。

    韩实放了凳子,蔓蔓也过来扶她。

    然后,顾朝阳回身向车厢口的人伸手。

    “不用。”

    单鸣凤哪能让怀了孕的小未婚妻来扶他?

    韩实惊疑的看着自家主子,这是怎么了?竟然下不来车了?

    虽然满心的惊讶疑惑,还是赶紧上前去扶着主子下车。

    单鸣凤下不来车还能有什么原因呢,无非就是腿麻了而已。

    看着男人一瘸一拐的进门,顾朝阳内心里感到深深的愧疚,就连对新环境都没有心情看了。

    “你慢点儿,进去我给你揉揉。”

    男人不让她扶,她只能亦步亦趋的跟在男人身边,她也是真忘了,就不应该枕那么久。

    单鸣凤除了说不碍事外也没有别的话说了,等进了房他也缓得差不多,能自己走动。

    “蔓蔓,你跟韩实去瞧瞧庄子上情况。”

    顾朝阳心安理得的把事儿安排给蔓蔓,然后自个儿去搬椅子。

    “放下。”单鸣凤不要她动,椅子可不轻。

    但顾朝阳不听,直搬到单鸣凤对面坐下。

    “我给你揉揉。”

    “不用,一会儿就好了。”单鸣凤严词拒绝。

    就算要揉也不用她,又不是没得仆人。

    但顾朝阳就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已经捞了他一条腿放在自己腿上,而且还用手压着他脚腕子不让他退缩。

    就在单鸣凤失神的那一刹,他就失去了一条腿的主动权。

    本来只是还有一些些的麻而已,现在好了,直接又麻又木一点儿知觉都没有了。

    “别动。”

    小未婚妻微微低着头,抬着眼警告的看他那一眼,让单鸣凤一动不敢动。

    见他终于老实,顾朝阳才放开他的脚腕子,两只手慢慢给他揉着,再运一丝丝的异能。

    小未婚妻白生生的手指看起来娇嫩,却是有些力气,单鸣凤感觉一开始有些酸痛,然后酸痛的感觉慢慢减轻舒爽轻松的感觉不断袭来。

    他的小未婚妻不但娇柔乖巧,还尤其的体贴入微。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离婚后我怀了残疾大佬的崽龙门狂婿江枫宫映雪老婆是星主大人从灵笼开始穿越诸天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