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退婚当天,未婚夫他喜当爹 第83章 味儿实在太大了

第83章 味儿实在太大了

    第83章味儿实在太大了

    “您就争着这口气,您也不想想,您是能带兵打仗还是能治理岭南?

    这些年您都干了些什么?词曲作画?养鱼喂鸟?

    明明是心里有数,非要跟着二伯三伯去凑那个热闹干什么?

    您就别指望我了,您看我是能做的?”

    单铎越说越是没好气,还没有忍住给了亲爹一个白眼,气得单四爷脱了鞋砸他。

    “你个没上进的玩意儿,你还有脸了,敢说老子的不是。”

    四夫人怕他再气上头,赶紧过去给他顺气拍背,又给儿子使眼色,让他少气他爹,好好说说。

    单铎没躲,肩膀上挨了亲爹的鞋,那一瞬间飘洒出来的酸臭味儿,直窜上头。

    再看一眼落在地上的鞋,还弹了两弹,躬身捡的时候单铎长出一口气。

    过去蹲在他爹跟前给他穿上,期间单铎没敢说话,他爹这个脚实在味儿太大。

    但儿子这般低头,单四爷好歹算是消了气。

    回去坐下,单铎才又语重心长的说。

    “不管谁掌了权,咱们不还是王府里的四房,咱们该干正事干正事,您该养鱼养鱼。

    只要王府还在,咱们的好日子就还在。

    正要说来,要不是五叔那些年身患顽疾,您几位也没得那些心思,不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吗?

    到如今,不过是一切回到正轨上了而已。

    您和我娘,该享福就享福,等着抱孙子就是。

    儿子我,现在跟五婶婶与正事,银子是不缺你们的。

    我觉得吧,五婶婶挺不错个人,待咱们也是真不错。

    您啊,就安心养鸟,我娘呢,就静心养身子。

    往后还有儿子孝顺你们的时候,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单铎最近天天都忙进忙出的,四夫人问了金氏,知道他是在跟着老五媳妇儿合伙做个什么生意,但也没有太在意。

    那老五媳妇儿又不是憨的,真有那挣钱的好点子,能拉着她儿子做?

    她也才进门多久?给那什么新作物也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现在儿子又提起来这茬儿,四夫人与相公对视一眼,便上了心来。

    “你说说,你跟你五婶子是做得什么挣钱的买卖?”

    单四爷虽然是没有说话,也同样拿询问的眼神看着儿子。

    “金铺。”单铎老实回答。

    “开业的时候让你们去瞧,你们说没空,现在又来问我是什么,到底是有没有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

    “你还好意思说了,你从前跟那些个牛鬼蛇神的做生意还做少了?

    哪回不是说的好好的,没过几天就散了的。

    最好的时候,挣了那百把十两的,那叫做的什么生意?”

    一说起儿子做生意这话,单四爷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二哥三哥家的孩子要么进了兵营操练,要么就是读书,再不济也是能给叔伯跑跑腿儿做些事了。

    到了他家这来,两个儿子,大的这个成天里游手好闲吃酒走马。

    小的那个,跟着老三出去了。

    当他是去做什么的?早就想出门去,一直没放,这回还不是借着这个由头,死缠烂打要去。

    现下这个不争气的在跟前儿,还怼了他,单四爷这个气。

    见状不对,单铎赶紧转了语气神色。

    “真,这回是真的来着,儿子还能骗你们么。

    明天的,明天您们上铺子里去瞧,保准是让您二老开了眼。”

    单四爷不听他这么些,只问他,“挣了多少?”

    单铎嘿嘿一笑,冲着几人竖了个食指,还摇晃了晃。

    “一百两?”

    才几天的功夫就赚了一百两,比对起他往日的成绩,确实算是不错了。

    单四爷对此还算满意,他这儿子也算是正经做了回事。

    单铎脸一落,不高兴了。

    “什么就一百两,是每天流水至少一千两。

    而且,本钱是不算的,就除个铺子和工钱,这才多少?”

    “什么玩意儿?你跟老子再说一遍?”

    单四爷不是没有见过一千两银子,他更惊讶的是他儿子一天挣一千两的。

    四夫人也是惊讶不不已,也就只有金氏还算淡定,她是早就知道的。

    一千两倒也不足以她去巴结顾朝阳,就算知道她是给单鸣凤戴了绿帽子也要与她交好。

    但是,每天进账一千两啊!

    就算他们只得两成,那也是一月就六千,就算是之后没有开业这么好,生意会清淡一些,这可是长久的买卖,不是一天两天。

    她嫁了单铎也一年多了,日子过得淡淡的,因为她嫁妆丰厚,又是身靠王府,倒不是多在乎单铎上进不上进,反正是不愁吃喝的。

    话又说话来,相公上进有本事,她又如何不欢喜?

    等到父亲生辰的时候回去,被姐姐妹妹们一问,她也有脸面仰着脖子说话。

    这边单四爷再次跟儿子确定,“你没诓老子。”

    “没有,儿子哪敢?”单铎不敢嬉笑了,严肃了脸保证。

    单四爷一想也是,儿子不敢骗他。

    “你说不出本钱,那金子从哪儿来,师傅从哪儿来?”

    他虽是不做这生意,但这些浅显的东西他还是晓得。

    “五婶婶没说,但货她有。”

    说这一句的时候单铎的神色就更是严肃起来,看得单四爷和夫人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四爷说话。

    “她不说就不问,你先跟着她做生意吧。”

    四夫人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别的。

    这个五弟妹,他们从来没有看明白过。

    但也正如儿子说的,她嫁来了王府这些日子,确实是待他们不错。

    王府正院里,岭南王回来之后就听王妃说了,一听说孩子的话他就忍不住笑眯了眼睛。

    “那边几个没出什么幺蛾子?”

    “都回来了,就是还没动静,怕是都等着您呢。”

    王妃去梧桐院那边的目的就是给老五两口子撑腰去的,让各人都看到他们的态度。

    回来之后也在等着人来找她,竟就没有一个来,她还有些不习惯了。

    “哪是等着我,怕是等着老五媳妇儿那些作物出来。

    也是在等着老五媳妇儿肚子里的出来。

    明里暗里的较劲这些年,眼看着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心头多少是要有不甘心。”

    岭南王对那几个兄弟哪就没有兄弟情,他忌惮的,也是那几个忌惮的。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离婚后我怀了残疾大佬的崽龙门狂婿江枫宫映雪老婆是星主大人从灵笼开始穿越诸天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生活